今天,北京一家创投机构决定:外迁部分团队

来自:投资界 2020-06-17

“很难过。”

在得知北京再次爆发疫情时,北京某VC机构副总裁赵杨博正在飞回北京的路上。自从4月底北京宣布解禁以来,他几乎每周都在出差,连续飞了9次,到过5个城市,见了一波又一波的创业者。

本以为一切向好,没想到北京的疫情突然又紧张起来了。 6月16日0时至24时,北京新增报告本地确诊病例31例,仅仅6天,北京新增确诊137例。 昨晚,北京应急响应级别重新提升至二级,成为国内唯一一个二级应急响应级别的地区。

猝不及防,不少北京投资人的出差安排,戛然而止。

“看来需要做好base迁徙到上海的准备了”,北京一家知名PE机构的投资人调侃。投资界获悉,北京一家投资机构今天上午紧急召开内部会议, 决定暂时将部分投资团队往外迁,已经开始在上海、深圳、杭州等地物色临时办公室。

临时叫停出差,北京投资人感叹:

“原来出差也是有窗口期的”

在报复性出差一个月后,赵杨博决定停下。

“我是上周六晚上9点的飞机,从深圳飞北京,那天广东马上有台风登陆,又恰好看到北京公布有新增确诊病例,心里五味杂陈。考虑到北京疫情有可能严重,于是抓紧赶回来了。”

5月初,在经历航班连续被取消了五次之后,赵杨博终于迎来春节后的首次出差,但没想到只持续了短短一个月。就在昨晚,北京将响应级别由三级提升至二级,宣布严格进出京管控,中高风险街乡、新发地市场相关人员禁止出京。非必要不出京,必须出京持核酸证明。

这让他彻底放弃了犹疑不决的出差计划。“还挺耽误事的。最近portfolio有一些重要业务进展需要沟通, 疫情可能会拖延公司后续融资及业务进展 ;除了基金直投业务外,还有一些企业相关的重要业务也得拖时间。”

此前,北京的防控工作一直十分严格。直到4月末,北京宣布国内低风险地区返京不再隔离14天之后,赵杨博基本每周都在出差。但疫情反复,他颇为无奈,“重要的事情看情况,如果不是很急的事情就先留守北京观察一下。”

“确实有一些正在推进的项目进展会受影响,比如我们最近在江西有个项目特别想投,但是还得看当地政策,估计暂时去不了。”梅花创投创始 合伙人 吴世春坦言,过去一个月他大半时间都在出差路上,已经出手5个项目, 但眼下,一些需要现场做DD的业务投资节奏不得不再次放缓

北京专注于医美投资的銘丰资本合伙人宫成宇也对投资界表示,“我们创始合伙人最近本来计划要去重庆,但是因为北京疫情,需要向当地和酒店反复确认相关政策,同时观望两三天内北京疫情的发展,才能决定重庆之行能不能成行。”

而在看到北京最新规定后,宫成宇称,“我们还是会观望一下各地政策,如果真的需要出差,同时地方政策不要求隔离的,还是会去。”

WinX Capital凯乘资本创始人邹国文也认为, 出差节奏肯定受限,但在充分了解出差目的地当天政策后,在可以的情况下还是能够克服困难 。“其实最近很多头部项目的份额大家都争着抢,一不留神机会就溜掉了。”他同时指出, 很多机构没有弹药,也是不出差的一个原因,不能全让疫情背锅 。对于在融资的企业来说,关键时刻,没有机会,也要主动去创造机会。

疫情二次袭来,各种担忧涌上北京VC/PE投资人的心头。在投资界访谈的近15家机构中,大多数投资人选择按兵不动、持观望态度,但也有人仍然启程,只不过各自的出差经历千奇百态——

有人下午从北京飞往南通,晚上突然被要求隔离,一次重要的会面因此泡汤;有人下午5点飞到长沙,当晚7点又飞回北京,愣是在机场半日游;有人收拾好行李,结果被通知航班临时取消。有机构3个投资人同时飞往不同城市看项目,而合伙人去了大凉山做慈善;也有机构已经把团队搬出北京,准备外地“长线作战”。

“从来没想过出差也是有窗口期的,而且是一闪而过。”北京一位VC投资人调侃,“越来越多城市,强制隔离北京过去的人,情况不太乐观。”

北京一家知名PE的投资人也颇为无奈,“股权投资还真是一个需要线下实地‘望闻问切’,感性对人、理性对事的行当…… 看来需要做好base迁徙到上海的准备了 。”

无奈的外地投资人:

“刚从北京回来,我被集中隔离14天”

在北京投资人担心能不能到外地出差的同时,外地的朋友们也担心能不能来北京。

“这几天,有深圳、上海、长沙的朋友陆续打电话过来,询问是否合适来北京出差,在我的劝说下都打消了念头。”北京一家PE基金IR王琳(化名)说,“现在航班大面积取消不说,但凡回去就要核酸检测,还有可能被隔离。”

事实上,北京到达外地的落地政策很早就开始收紧。

“刚从北京回来,集中隔离14天,明天核酸检测……线上联系了大家,还在北京的同志们,干脆待到疫情结束吧。”三天前,苏州一位投资人在朋友圈这样写道。

江西一位投资人前不久刚来北京出差,回到当地做了核酸检测,之后再去任何地方都需要检测报告。“随身携带检测报告出差,这事儿也算稀奇”,他笑道。

长沙一位投资人在考虑是否返回当地时,提前给街道打了电话,得到的通知待遇“非常高”:下机后机场专人接待,全程跟随到隔离宾馆进行14天集中隔离(全程自费),然后再回家居家隔离14天,进行两次核酸检测后,阴性者可以取消隔离,回归自由。

于是,他果断取消了返湘计划,“因为我在北京有住处,就暂时待着多看看北京的项目,不给家乡人民添乱了。”

“最近应该都不去北京了。”易基金、观见餐饮小学发起人汪洁非常直接。“ 上海经济非常好,基本恢复了,但餐饮在北京还是太难了。本来我们还想收购一家,结果疫情没完没了,我们也没法继续 。”

一直以来,北京都是中国股权投资最活跃的城市、也是最重要的城市,也是VC/PE出差最密集的城市。但一时间,外地投资人似乎对北京避之不及。

“所谓霍乱时期的爱情,大抵是你去过北京出差,而我,要陪你一起做核酸检测”——网络上一段调侃的话映射出外地投资人的尴尬处境。

北京航班开始大面积取消

背水一战,但需警惕“过度防疫”

牵一发而动全身,那种紧张感又回来了。

昨天,北京又有5个地区升级为疫情中风险,至此北京已有1个高风险地区。北京已全面提升防控措施,应急响应级别由三级调至二级,中高风险街乡、新发地市场相关人员禁止离京,其他人员坚持“非必要不出京”,确需离京的须持7日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

随着北京疫情警报再次拉响,多省市接连发出提醒和排查公告,要求市民如非必要近期不要前往北京市。而从北京过来的旅客,也有被要求进行隔离或即刻返程。更为直接的影响是,北京进出港航班大面积取消。

最新数据显示, 截止到今日上午9点10分,北京两机场共取消航班达1255架次 ;其中已取消615架出港航班,取消率67.14%,取消进港航班640架,取消率68.38%。而两大机场各省际班线也暂缓开通、临时停运。16日晚间,中国国际航空、 南方航空 已对部分北京相关航班免收退票手续费。

背水一战,刻不容缓。北京市政府副秘书长陈蓓称, 只要一天没有取得疫情防控的最终胜利,北京就要时刻保持战时状态,时刻紧绷疫情防控这根弦。

但是,也不要过度担心。 上海复旦 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医生最近谈到,“很长一段时间,中国会持续处于‘接近零(本土)病例’的状态,而并非‘无病例’,对此我们要有清醒的认识,不要因此采取过度防疫,终止经济和民生的复苏。”

“今天北京所做的精准防控,及时处置,不影响全局的防控策略,应该是今后全国各地防控的常态。 让疫情在接近零病例的水平波动,让生活在接近常态化的水平继续,是近期的明智选择 。这次发生在北京的小规模疫情,后续发展虽有不确定性,但中国在第一阶段积累的经验,以及这次疫情的初发时间点应该是6月初,现在的积极和精准管控应能奏效。”张文宏表示。

将抗疫进行到底,惟愿疫情结束那天,我们能轻松上阵、徜徉在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