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互联网落地案例:慧聪集团“垂直赛道”模式

来自:中关村在线 2020-01-16

很多公司战略声量大,在落地时却不算顺利,给人感觉是重拳砸在了棉花上。

一方面,在降本增效的经营需求下,越来越多企业将数字化作为一把手工程大力推进,找数据要效率,用科技做增量;另一方面消费市场红利越来越少,B 端成为科技行业的新增量。

腾讯在 2018 年底提出产业互联网战略后正在深入推进,腾讯云 2019 年营收破千亿全员奖励新 iPhone;百度将 AI 产业化作为 AI 战略的核心方向,百度智能云正在发力;阿里不断强化商业操作系统概念,积极助力各行各业数智化;京东数科将自己定位为 " 产业数字化操作系统 ",在智能城市等行业落地。虽然 BATJ 的 B 端战略名字各有不同,但本质都是在做产业互联网

01 2020,产业互联网玩家踌躇满志

2020 年,5G 全面走向商用,AI 产业化进入深水区,企业数字化转型换挡提速……产业互联网将加速爆发,巨头们踌躇满志准备大干一场。

想、小米等科技巨头的 CEO 新年发布的内部信均强调 B 端战略。联想集团董事长兼 CEO 杨元庆在年底内部信表示:联想新成立了商用物联网事业部 ( CIoT ) ,与 2019 年 6 月成立的数据智能业务 ( DIBG ) 密切协作,强化联想在智能化变革大潮中的引领地位。小米 CEO 雷军在 1 月 2 日的内部信中宣布 2020 年重大战略升级:将 2019 年年初提出 5 年 "AIoT"100 亿元的战略,加码升级为 5 年投入 "5G+AIoT"500 亿元,雷军表示希望将 AIoT、智能生活的持续优势转化为智能全场景的绝对胜势,彻底确立小米智能时代的王者地位。

阿里在 2020 年第一天进行架构调整,天猫精灵升级为独立事业部,由阿里云 IoT 负责人库伟负责,实现 IoT 的云 / 端和 B/C 协同;天猫精灵原业务负责人陈丽娟将带领人工智能实验室其余业务加入云智能,并负责产品解决方案和大网站事业部,推动并建立云智能 to B 产品体系。两个调整均与 to B 业务息息相关。

在消费端崛起的科技巨头外,像慧聪、金蝶这样的扎根 B 端多年的玩家,也在积极拥抱产业互联网实现跨越式发展。12 月 30 日,产业互联网先行者慧聪董事会主席刘军发布全员内部信,这是在年初组织架构调整发布内部信后,刘军一年内第二次发布全员内部信,在信中刘军回顾了慧聪集团产业互联网转型 23 个月以来的成绩,慧聪集团一级火箭已初具规模,依托产业互联网,慧聪将实现从百亿到千亿的跨越。财报显示,慧聪集团 2019 上半年公司实现营收 69.64 亿元,同比增长高达 84.3%。

2020 年,各路玩家都对产业互联网信心十足、踌躇满志。然而,跟消费互联网不同,产业互联网具有 " 慢 "、" 重 "、" 杂 " 诸多特征,虽然科技公司提出 B 端战略的多,然而在落地上,却有不少头重脚轻的现象,很多公司战略声量大,在落地时却不算顺利,给人感觉是重拳砸在了棉花上。产业互联网应该如何落地?

02 产业互联网落地,方法论正在形成

经过两年左右时间的发展,行业对产业互联网概念本身的理解已经不存在分歧,与互联网 + 只是存量改善和物理叠加不同,产业互联网更强调重构产业,跟零售、贸易、金融、制造、娱乐等等行业结合,通过化学反应创造增量市场,帮助产业转型升级。传统产业的有识之士均已意识到产业互联网的价值,开始积极利用第三方产业互联网平台提供的工具、能力、方案和服务实现转型升级。

在如何落地上,主流产业互联网玩家形成了各自的方法论,出现了不同的 " 流派 "。

第一类是腾讯和百度 " 以点带面 " 的模式。百度产业端布局核心有且只有一个,就是 AI,百度不叫产业互联网,叫 AI 产业化,通过擅长的 AI 能力解决各行各业智能化需求;腾讯则以微信和腾讯云作为两大抓手,基于核心能力再面向 B 端企业提供更多服务,推动产业互联网落地。

第二类是阿里的 " 商业操作系统 " 的底盘模式。阿里 B2B 跟慧聪一样属于中国最早一批 B2B 电商平台,起家于 B2B,发展出蚂蚁金服、阿里云、菜鸟、阿里妈妈等 to B 强势业务,形成独特的数字经济体,有 B 端客户资源,有服务 B 端的能力,有数据、技术和平台等底盘能力,因此在产业互联网落地上形成面面俱到的能力,不论什么行业的数智化,阿里都强调整合旗下各个 BU 的资源一起满足,这被阿里总结成 " 商业操作系统 "。

第三类是很多互联网公司采取的 " 单点模式 ",基于自身核心能力,只做特定产业的产业互联网,比如美团外卖提出 " 下一代门店 " 解决方案,专注于满足餐饮行业的产业互联网需求;再比如度小满金融基于自身在金融科技领域的积累,专注于解决金融机构的智能金融转型需求。" 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 ",对于垂直领域的互联网巨头来说,单点模式是明智的举措。

第四类则是慧聪摸索出来的 " 垂直赛道 " 模式。产业互联网市场太大了,各行各业再加上场景的叠加,需求庞大而复杂,什么都做就给人一种无处下牙的感觉。慧聪做产业互联网第一天就想清楚了策略:集中资源干好自己最擅长的少数产业,摸透了、做好了,再复制到更多产业规模化。京东数科等玩家也是瞄准少数行业猛攻,而慧聪模式的独特性在于孵化垂直产业互联网的领头羊。

最初,慧聪基于自身当时的积累瞄准了三大头部行业:千亿棉花市场,五千亿建筑装备领域和万亿化工领域,三大行业都不是慧聪网直接负责,而是分别交给了棉联、中模国际和买化塑。2015 年慧聪集团以内部创业的模式孵化出化塑产业供应链服务平台买化塑,2018 年 4 月出资 5000 万战略控股棉花全产业链电商综合服务平台棉联;2018 年 7 月控股定位于中国建筑模架物资银行的中模国际。

如今慧聪一共有六条 " 垂直跑道 ",在三大头部行业交易平台外,兆信则以产品身份标识为切入点给企业提供产品全生命周期管理解决方案,成为中国领先的制造业数字化转型解决方案服务商;估值 25 亿的中关村在线成功从科技媒体公司转型成科技新零售公司;2016 年上线的拿货商城定位于全国家电零售门店综合服务平台。

慧聪六大垂直赛道覆盖棉花、工业品、化塑、科技新零售、家电零售和制造业等行业的核心产业互联场景,已成为对应领域的领头羊。刘军在内部信中透露,2019 年慧聪六大垂直赛道公司进展都不错,中关村在线 2019 年再度融资;近期中模国际也以投前 10 亿人民币估值进行了新一轮融资;自 2016 年开始,棉联营收年复合增长率每年超过 100%,没有出现过一笔坏账;2019 年数字化解决方案在兆信的营收占比首次上升到 50% 以上;2019 年拿货商城营收增长预计超过 100%;买化塑在 2018 年就已实现年 50 亿元交易服务。

03 产业互联网落地,有没有最佳实践?

慧聪的 " 垂直赛道 " 模式好处很多:

1、B 端市场有 " 慢 " 的特性,每个产业的玩家都有时间的沉淀,后来者很难复制,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投资并购,花钱换时间和空间,垂直赛道非常适合投资并购孵化,这样垂直产业的客户资源、技术能力、解决方案和专业人才都会被快速纳入体系。

2、不同的垂直平台独立公司化运作,具有更高的自由度和灵活度,可以贴合产业特性制定战略和调整节奏,形成各自品牌和小生态。不同的垂直平台都将伴随着产业的壮大而成长,每一个都有巨大的想象空间,大家会更有战斗意愿,赛道公司你追我赶,这被慧聪总结成 " 蒙古军团作战方式 "。

3、产业互联网一定要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隔行如隔山,不同产业都有各自领域特性,慧聪垂直赛道模式本质就是集中优势兵力各个击破,将资源铺到核心行业,实现专业化发展。

4、不同垂直平台一起构成一个庞大的产业互联网服务生态,实现纵横交错的资源共享。产业分割明显,因此不同垂直平台与平行赛道的玩家只有协作空间而无竞争关系。慧聪六大垂直赛道公司可与慧聪网实现信息共享,共用底层的金融科技、IT 技术、产业数据等资源,垂直赛道战略是化整为零,而生态协作则是化零为整,构成慧聪产业互联网的整体。慧聪的垂直赛道模式不是纯投资模式,而是会提供平台 + 资源的支撑,利用孵化模式来加速企业发展,让一个个竹子一起构成一片竹林,竹林就是一个大生态。

慧聪的垂直赛道模式跟小米生态链模式很像,不同生态链公司负责一个类目,单点击穿,将产品做到极致,在各自领域做到头部,同时会在 IoT 等技术的支持下互相协作、互联互通,共享小米零售等资源,一起构成小米 IoT 生态。在 12 月 30 日的内部信中,刘军这样诠释慧聪的产业互联网方法论:" 在供应链有机会重塑的领域,在重服务的领域,在创新商业模式的领域,应用好互联网工具,’创业公司’有机会胜出!"

产业互联网的 " 垂直赛道 " 模式不一定适合每个公司,产业互联网落地,没有最好的方法论,只有最适合自己的实践,产业互联网玩家要选择适合自己的路,慧聪的 " 垂直赛道 " 模式不是生硬地造出来的,而是多年来在实际业务摸索中干出来的。

很多在 B 端深耕多年的玩家都在拥抱产业互联网,慧聪算是借助产业互联网实现 " 老树发新芽 " 的教科书案例。慧聪网成立于 1992 年,是中国最早的 B2B 电商公司,2003 年登陆香港创业板,比其劲敌阿里 B2B 公司早了四年。2017 年底,刘军出任 CEO 后对慧聪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对集团各项业务做减法,再聚焦到产业互联网战略,提出 " 致力于成为中国领先的产业互联网集团 " 的愿景,成为产业互联网的先行者。慧聪不只是最早战略布局产业互联网,而且摸索出了独特的 " 垂直赛道 " 模式。

2018 年,慧聪在投资并购中模国际等垂直玩家时,已经内部孵化出买化塑。买化塑前身是慧聪网化塑行业,市场大,在信息服务外延伸出强烈的交易、数据等服务需求,基于此才有了独立的买化塑,提供专业的化塑、新材料信息交互平台、一站式企业级商务服务,用科技为化塑产业链上下游企业提供互动营销、咨询研究、商品交易、供应链和金融服务,赋能化塑产业升级,服务覆盖中国化工橡塑产业链近 100 万家企业,成为化塑行业的产业互联网平台。

棉花、工业品、家电科技产品等等垂直赛道都是类似的逻辑:需求本身就存在于慧聪网,打造成垂直赛道专业化运作就可以快速做大做强。慧聪网已覆盖 63 个行业,未来都有诞生垂直赛道公司的可能。垂直赛道公司在各自产业深耕细作,慧聪网则向基础设施平台的方向发展,聚焦于中小企业经营服务平台,基于 27 年历史、63 个行业、2500 万注册用户的积累,做产业互联网的超级平台,通过 SaaS 等产业互联网工具输出连接服务,成为中小企业的经营服务工作台,给垂直赛道公司提供底层能力。在内部信中,刘军指出,慧聪网是慧聪集团的二级火箭,是实现百亿到千亿跨越的关键。如果说垂直赛道公司是小米生态链公司,慧聪网就是小米手机以及 MIUI 系统,是整个生态的基础和核心。

从刘军新年内部信透露的信息来看,慧聪不只是布局产业互联网早,而且摸索出了适合自己的方法论,使得各个垂直赛道公司并驾齐驱,整体产业互联网战略渐入佳境。2018 年是慧聪产业互联网战略转型的元年,这一年慧聪营收 105.8 亿 元,同比增长 185.8%;总资产规模 87.7 亿元,同 比增长 19.5%;权益持有人应占溢利 2.76 亿元,同比增长 2.9%。2019 年慧聪基于垂直赛道模式深入推进产业互联网落地,成绩单也十分值得期待。

产业互联网将是一个比消费互联网更大的市场,B 端市场成为互联网行业的新增量,对于 BATJ 等互联网巨头来说,B 端转型成功后将有一半甚至更高的市值来自于 B 端服务,联想等公司二次崛起的机会同样在于 B 端。在国外,微软等起家于消费端的公司正是靠 B 端转型实现二次崛起超越苹果成为市值最高公司,而 Salesforce 这样的扎根 B 端的 SaaS 巨头最新市值高达 1477 亿美元。起家于 B 端,战略布局产业互联网,摸索出独特的垂直赛道模式的慧聪正在迎来第二春,未来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