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YO 中国持续震荡:首位中国高管、CFO 李维离职

来自:全天候科技 07月12日

OYO 中国高管团队已经分崩离析,它在中国还有多大机会?

作者 | 张吉龙 编辑 | 罗丽娟

7 月 7 日,全天候科技独家获悉,OYO 中国 CFO 李维已于昨日(7 月 6 日)从 OYO 中国离职。

据了解,7 月 6 日 OYO 酒店中国法人 Anuj Tejpal 发布了关于李维离职的内部邮件,全天候科技获得了邮件部分截图," 李维先生(Wilson)已决定离开 OYO 中国,寻求其他的职业抱负,迎接新的挑战。作为真正的合作伙伴,我们尊重他的决定并全力支持他。"

" 他在过去的近两年中做出了宝贵的贡献,这些贡献将一直根植于 OYO 中国。" 在邮件中,Anuj Tejpal 这样评价李维。

OYO 内部邮件截图

对于离职的消息,李维本人向全天候科技证实,消息属实。不过对于下一步的打算,他表示," 目前还没到说的时候 "。

对于李维的离职,一些 OYO 前员工并没有感到意外," 他应该不负责业务有一段时间了 ",一位 OYO 离职员工表示,在朋友圈中,李维最后一次转发 OYO 中国的内容是在三个月前,当时 OYO 被报道获得软银领投的 8.07 亿美元 F 轮融资。

1

最早加入 OYO 的中国高管

据了解,李维于 2018 年 9 月加入 OYO 中国担任 CFO,当时 OYO 中国刚刚成立,李维是最早加入的中国高管,在此之前,他分别在 GE、恒信金融租赁以及神州租车任职。

李维曾经表示,其与 OYO 结缘得益于 GE 前同事的引荐,出于对 OYO 创始人李泰熙 ( Ritesh Agarwal ) 的好奇,当时就职于神州租车、在北京办公的李维飞到上海与 Ritesh 见了面,两人聊到凌晨三点。之后,Ritesh 与 OYO 的另一位联合创始人 Anuj Tejpal 飞到北京,与李维再次见面长谈。这些会面促成了李维加入 OYO。

2018 年 9 月李维加入 OYO

2018 年 9 月,OYO 酒店对外宣布李维出任 CFO 一职,李维成为中国团队的首位 CXO 级别高管。

在李维之后,OYO 酒店密集引进了来自中国本土的高管团队,包括首席人力资源官(CHO)凌震文、首席运营官(COO)施振康、首席技术官(CTO)邹嘉、首席收益官(CRO)朱磊等等。

在 OYO 任职期间,李维在一些员工中口碑颇佳," 人很 Gentleman,毕竟外企待的时间长 很有素质。" 有离职员工表示,李维对属下员工很有耐心," 比如说他下面的的人,有人不适应 OYO,有的领导可能就是直接让员工走人了,他会去和员工聊,换个岗位什么的。"

上述 OYO 员工还表示,在刚刚进入 OYO 的时候,李维 " 比较意气风发 ",虽然职位是 CFO,但是在早期,李维也曾经作为 OYO 负责人和发言人的形象出现在媒体面前,接受媒体的采访," 他进来还是想在 OYO 做事情的。"

因此当时李维颇受重用,是 OYO 酒店最有话语权的本地高管,线下团队一度也需要向其汇报。此外,按照另外一位 OYO 离职员工的说法,OYO 的中国高管中只有两个人是合伙人,一个是 CFO 李维,另外一个是前 COO 施振康。

不过,在 OYO 中国吸纳了更多高管之后,李维的权力似乎受到了一些削弱,他本人甚至从公众视野消失了较长一段时间。" 自从朱磊(首席收益官 CRO)上任之后,他(李维)几乎被冷藏了半年 "。某 OYO 员工称," 可能是印度人对他不太信任了。"

该离职员工认为,李维在 OYO 中国时犯下的一个错误是收购千屿酒店。2019 年 3 月,OYO 中国完成了对住宿品牌 " 千屿 " 母公司北京贝壳友家科技有限公司 100% 股权收购。

据了解,该项目是由李维主导的,在收购后李维出任后者执行董事," 他是想高举高打的 "。不过后来千屿也爆出了很多问题,核心高管离职、不少员工被解散。

2

困境中的 OYO

在李维离职前,OYO 中国的高管团队已经分崩离析。

2020 年春节前,OYO 中国 COO 施振康离职,此后,CHO 凌震文、CDO 胡宇沸、直营业务 COO 兼 EGM 总负责人徐一峰也先后离任。

一位离职员工表示,在李维离开后,CXO 们组成的决策委员会仅剩 CRO 朱磊、CSO 王平、CTO 邹嘉三位中国高管。

另外据财联社报道,大股东软银派驻中国区的部分高管已集中离职,软银正在考虑转变对其投资。

在中国高管离开的同时,OYO 却在增加印度高管,除了 OYO 酒店中国法人 Anuj Tejpal 外,今年 5 月 OYO 中国迎来了一位来自印度的 CEO Gautam Swaroop 结束了 OYO 中国区长达 3 年无 CEO 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高管变动,今年 OYO 中国也进行了两轮大裁员。

即便公司处于动荡之中,OYO 的市场活动依然没有停止。在端午节期间,OYO 中国举办了新的营销活动:只要在端午节三天住 OYO 酒店,房费以鸥币的形式全额返还(鸥币下次入住时可以抵扣现金)。

" 我觉得 OYO 在刮骨疗伤 ",一位 OYO 离职员工表示。

在更多人看来,这是一场 OYO 的 " 绝地求生 "。

印度、美国、中国是 OYO 三大市场,但在疫情下如今都面临巨大的挑战。

在印度,OYO 的入住率依旧低迷,OYO 首席运营官 Abhinav Sinha 近期透露,印度国内的酒店入住率已开始从低谷的 6%-7% 开始上升,4 月下旬,OYO 已将其印度所有员工薪水削减 25%。

而在美国,OYO 称,鉴于目前疫情防控情况,公司决定将裁掉大部分此前宣布停薪休假的美国员工,这些员工会得到股票期权作为补偿。

今年 4 月初,OYO 创始人兼 CEO 李泰熙曾表示,疫情已经导致 OYO 营收和入住率下降 50% 至 60%。

目前来看情况变得更加严重,近日 OYO 首席运营官 Abhinav Sinha 在邮件中表示,OYO 的全球业务产生的收入仅占疫情前收入的 30% 左右。其中美国的 OYO 收入比 1 月减少 25%,酒店入住率仅有 30% 左右。

OYO 方面表示,由于疫情的影响,预计 OYO 的全球业务到 2020 年下半年才能恢复。

不过除了疫情,OYO 中国还面临着其他的挑战。近期印度传出 "3000 家酒店拒绝中国人入住 ",而在中国社交媒体上,也有用户表示要抵制 OYO。

接下来 OYO 如何走,外界将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