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灾难下的呼吁2:请别再传播谣言,仅腾讯就辟谣超100条

来自:粥左罗 2020-02-02

粥左罗的第   403  期分享

作者 l 粥左罗

来源 l 粥左罗的好奇心(ID:fangdushe007)

转载请联系授权(微信 ID: shoujirym8754

疫情之下,谣言有无数篇10W+,

相比之下,辟谣的总是少人问津。

谣言,世界最古老的传媒。

谣言,一种通过中间人所犯下的罪行。

一种完美的罪行,

因为它没有任何痕迹,

不用任何武器,

时,谣言确实能杀人。

谣言是一封匿名信,

人皆可写而不必受到任何惩罚。

疫情之下,粥左罗带你看看 《谣言: 世界最古老的传媒》

01   谣言就像所有的新鲜产品一样,必须立即消费,否则的话,产品就不那么值得消费,迅速传播谣言,就是要保持谣言的“价值”。

1月31日晚上10多,我发表了文章《 疫情灾难下: 请保持理性,不要再加入乌合之众的狂欢 》,万万没想到,一个小时后,迎来了更大的狂欢,简直太魔幻了。

整个2月1日的凌晨,全网都在讨论双黄连。

惊慌失措的大众连夜抢空了网上所有的库存。

这还不够,不少人直接戴上口罩出门,彻夜排队抢双黄连。

微博热搜从凌晨的 #双黄连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

到半天过去后的 #请勿抢购自行服用双黄连口服液#

自己辟谣说,目前只是初步发现,对病人如何有效还要做大量的实验,而且抑制并不等于预防和治疗,按世界卫生组织,目前为止,还没有用于预防和治疗新型冠状病毒的药物。

可惜已经晚了,双黄连被抢购一空。

甚至双黄莲蓉月饼都被抢了!

为什么这么快?

1963年11月22日12时30分,美国总统肯尼迪在得克萨斯州的达拉斯城遇刺。1点钟时,他不治身亡。在这个时刻,68%的美国人已经得到了这一消息,到下午2点钟时,获悉这一消息的美国人已经达到92%。

也就是说,在两个小时都不到的时间内,几乎整个国家都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

重要信息必须立即消费,

否则你就落伍了。

如此灾难下,

某药可抑制病毒就是最重要的信息。

它会瞬间传遍全国,

深入到每一个村庄。

可惜,这只是未经证实的信息。

02   谣言是集体的作品,由每个人的参与而成,所有参与者又划分为不同角色,大家各司其职。

谣言传播中的角色分配:

——“挑唆者”发出谣言;

——“代言人”紧接着给出一个具有说服力的解释;

——“舆论引导者”做出判断然后打开群体传播的大门;

——“普及者”跟谣言合二为一四处宣传谣言;

——“推进者”并不一定相信谣言但传播谣言对其有利;

——“调情者”不相信谣言但津津有味的玩赏谣言;

......

1月28日,有一条谣言是:北京超市、菜市场要关门一周。

28日当天以及前面几天,不少居民涌入超市抢购生鲜果蔬、米面粮油、方便面和消毒液等生活用品,部分超市货架被抢空。

31日,我戴着口罩去小区附近的超市买菜,有个人说他家已经囤积了两个月的吃的,不过他是信了另一条谣言: 过几天返京高峰,大家会来超市疯抢,到时候肯定啥也没了。

可悲的是,我说的这个人正是超市卖菜的员工。记住这一点,后面有用。

信息流传是因为它有“价值”,因为它一言千金。在小区生活中,很多谣言都是从流传的机密以及多多少少是 “故意泄漏的秘密” 中诞生的。

一个大妈知道后,必然要先当成秘密,因为大家都知道就不好了,她可能首先告诉她的同一个家庭的亲人,然后告诉自己相处得好的邻居,类似于悄悄话那种,谣言特别擅长在私房话中传播,这样更显真实。

可以说,某一部分大妈成了 挑唆者 。他们会去超市打探,结果呢,超市卖菜的员工因为每天卖出大量的菜,每天看着大家抢,因为会给出大概“确实不容乐观”的解释,这就是 代言人

一旦有人反复购买大量的东西往家里屯,就被超市的其他人和小区的其他人看到,于是大家都成了 舆论引导者 普及者

而做超市生意的、各种卖货的,就会变成 推进者 ,他们未必相信,但谣言对他们有利。

谣言的传播模型,

太完美了,

它全部符合人性,

它是集体的作品,

每个人参与者都是最好的演员。

03 许多谣言之所以甚嚣尘上,并不是因为传播者对谣言坚信不疑,而是由于谣言内容很有趣,是令人好奇和惊讶的事情,传播它的人确信,在他向朋友圈子宣布这个新闻时,能制造很好的效果。

很多谣言的传播也是一种社交行为,大家觉得喜闻乐见。

呼吁大家:

千万不要因为一个谣言喜闻乐见就传播它,尤其在明知它很有可能是谣言的情况下,因为传着传着,谣言就变成真的了,你是传着玩,但明辨能力差的普通大众会真的相信。

否则为什么连月饼都去抢了?

因此,呼吁越是知识文化水平高的人,越应该注意这一点,这时候要承担起你的责任,而不是因为好玩就转发。

04 谣言一定是一个我们愿意相信的信息。假如一个信息不能满足我们任何一个欲望,不能解答我们潜在担忧,不能为任何心里冲突提供一种发泄方法,那么不管我们怎样竭尽全力去传播,也不管这个信息的来源具有多么大的魅力,谣言也无法存在。

我们渴望什么,谣言制造者就会生产什么谣言。

数亿惊慌失措的人都在渴望出现“神药”,尤其是大家都能轻易买到的“神药”,于是这样的谣言辟谣都快辟不过来了:

05 大众传播媒介与谣言。大众传播媒介尽管没有制造谣言,但有时成为谣言强有力的中转站。

工具都有两面性。

社交媒体解放了每个人表达的权利,

但很多人没有承担好表达的责任。

于是新浪微博,朋友圈,微信群,抖音,今日头条,成了谣言强有力的中转站,数倍甚至数十倍的放大谣言的传播。

谣言在流传的过程中,变得越来越具有说服力,开始传播谣言时,可能只是出于好玩,可是后来就越传越真了。

每个谣言都有它自己的市场。

每个谣言都有它自己所涉及的群体, 谣言之存在,首先是因为它涉及一条新闻,这条新闻关系到一个群体:其结果并非局限于某个人,而是整个圈子里的人共享。

06  谣言总是被认为是从他人那儿得来的,是“有人说”,从而消除了人们的犯罪感。谣言是一封匿名信,人皆可写而不必受到任何惩罚。

公众自发地重复着大众传播媒介所传送着那些被冠以新闻的信息, 无恶意的发表未经证实的信息。

上面我们罗列了那么多谣言,参与传播者有多少? 有多少受到了惩罚?

大家无非是把自己也当成受害者而已,因为他有上线,他是从别人那里复制来的,所以最多删掉朋友圈删掉微博,并没有任何反思。

07  谣言之后的情形很少有人感兴趣,雨过天晴,一切都被遗忘,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于是谣言永远会卷土重来。

你有没有发现,上面有一条谣言,生命里特别顽强,总是能卷土重来。

它就是:大蒜。

姜完全败给它。

注意看时间,一直辟谣一直重生:

谣言的力量之一是它的不断重复, 说法不断变化,添油加醋,去粗取精,越传越像回事。

辟谣要想有效果, 也得翻来覆去地说。遗憾的是,辟谣内容不受欢迎,没有人愿意反复说。于是谣言总会卷土重来。

08  专家是谣言的一个古老的来源,他们以行家自居,自认掌握着破译一般凡夫俗子难以辨认的符号钥匙。专家善于做出判断并掌握征兆,传播预言,并拥有一间回音室:即那些信奉其为专家的人和以报道其言论为己任的媒体。

谣言不全来自民间,不全靠私房话以秘密的形式传播,它还经常从专家那里来,通过专家传播。

而这是更大力量的传播。

此时,某些专家在谣言传播的分工中可谓身兼多职,它们甚至可能同时扮演挑唆者、代言人、舆论引导者和普及者。

当然更可怕的是某些专家成为推进者,

即谣言传播对其有利。

如果这种情况发生,

那便是一场灾难,

因为专家往往掌握发声渠道。

而且人们愿意相信,

因为他们眼里,专家即权威。

权威所具有的强大力量会影响我们的行为,即使是独立思考的成年人,也会为了服从权威的命令做出一些丧失理智的事情来。

此次疫情中,有多少这种专家?

我不能罗列,号要活着。

不过如今跟“专家”起同样作用的是各种 机构媒体 自媒体人

他们受众巨大,掌握发声渠道,如果不加证实,为了流量,为了利益,他们也会成为身兼多职的谣言传播者。

作为一个自媒体人,我每天写文章诚惶诚恐,尤其是最近。前天我写北京的实地探访记录,那篇 写得并不困难,但写得很慢,因为得很小心,不是说怕文章有啥风险,而是写疫情相关的文章里谣言太多,不实信息太多,总是担心自己一不小心也不实了,所以就特别慢,比如春运数字那,我真怕搞错一个数字,所以搜好多个新闻互相印证,比如口罩是不是真买不到?我去一家711等超市不行,得跑好多家,光去711等超市也不行,还得去多家药店等,蔬菜供应这些也。

那天我戴着口罩在外面调查探访8个小时,只为求真求实,尽管比较耗时间。但我对得起 “作者” 这两个字。

如果大众缺乏信息验证的能力,那么坐拥几十万上百万用户的自媒体不应该没有这种能力,不要为了流量瞎写,因为你的力量太大了,更重要的,你的用户常常选择无条件相信你。

所以,做个真正的“作者”,别做“专家”,更不做“传播专家”。

09  谣言是一种通过中间人所犯下的罪行,一种完美的罪行,因为它没有任何痕迹,不用任何武器,有时,谣言确实能杀人。

这一点,不展开说,大家所有这些天的经历都是证据。

10  截止1月31日24时,腾讯的“较真查证平台”是目前比较权威的辟谣平台,从1月21日至今,抛去那些“尚无定论”、“有失实”、“分情况”、“存在争议”,腾讯辟谣平台已辟“谣言”和“伪科学”共计103条。

1月21日:辟谣4条

1月22日:辟谣8条

1月23日:辟谣7条

1月24日:辟谣8条

1月25日:辟谣15条

1月26日:辟谣20条

1月27日:辟谣10条

1月28日:辟谣9条

1月29日:辟谣7条

1月30日:辟谣7条

1月31日:辟谣8条

2月来了,这个数据能否少一些?

我们得到的真相越多,战胜疫情的速度越快。反之,谣言越是满天飞,控制局势的难度也就增至数倍。

严重呼吁,请别再传播谣言。辟谣团队的每一个人都是中国最聪明的头脑之一,疫情灾难下,请让聪明的大脑用在战胜病毒上,而不是用在战胜谣言上,别再浪费智力资源了。

Reference: 《谣言:世界最古老的传媒》,作者 法国作家让-诺埃尔·卡普费雷 ,郑若麟译。

推荐阅读: 疫情灾难下的呼吁:请保持理性,不要再加入乌合之众的狂欢

-END-

另外,欢迎关注我的小号

也当个备用号吧

强行比心

@粥左罗的好奇心

做一个永远让你有所期待的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