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致生活必备的加湿器,成了多少人的夺命加速器

来自:新周刊 2020-08-13

买加湿器之前,我没想过它这么难用。/ 图虫创意

加湿器也间接成了恶与危险的培养皿,它明明由人类亲手打造、操纵,我们却至今也没能好好 " 驯服 " 它。

韩国的一则旧案再次成为了新闻。

2011 年,首尔一家医院内,多名孕妇均因不明原因肺病而相继死亡,相似的病例仍不断增加。韩国社会陷入了恐慌,人们一度怀疑是某种致死率极高的传染病在首尔蔓延开来。

后经调查发现,死者生前都有一个共同的习惯——使用加湿器。加湿器杀菌剂中的聚六亚甲基胍盐酸盐(PHMG)成分,被认为是致死的元凶。

当年的官方登记数据写着," 加湿器杀人事件 " 的死亡人数为 1553 人。

图 / 微信翻译

可就在前几日,韩国社会灾难调查特别委员会终于在事件发生 9 年后,又公布了事件最新的调查结果,因为吸入加湿器杀菌剂后出现哮喘、肺部疾病等原因死亡的人数,或为原登记数量的 10 倍。

一名委员会成员更表示:" 我们谨慎估算致死人数为 1.4 万,但实际可能更多。"

这 1.4 万人,只不过是想过上更舒适的生活,却在不知不觉中都按下了自杀键。

1994-2020,悬而未决的 " 加湿器杀人事件 "

" 为了孩子健康成长才想到使用加湿器杀菌剂,结果 4 个月后孩子失去健康,我也失去了孩子。" 加湿器事件受害者遗属联合会负责人崔某告诉韩国记者,他的孩子去世时还不满两岁。

孕产妇、婴幼儿,这些最需要 " 加湿 " 的人群,恰恰成为了最先的受害者。此前的一项调查表明,受害者平均每年使用 4 个月左右的加湿器,每次加水时都添加杀菌剂,大概 1 个月就用掉 1 瓶杀菌剂。

事件发生后,相关杀菌剂纷纷下架。/ ARIRANG NEWS

据韩国环境部官员介绍,加湿器杀菌剂中的致命成分 PHMG,最初曾作为地毯杀菌剂这一用途接受审查,且被视为普通化学物质。

最初,它可能只是为防止加湿器水槽内部细菌滋生而被设计出来。但当这种化学物质溶于水中,经过雾化处理混进人类赖以生存的空气,人体吸收后,肺和支气管的上皮细胞都会受到刺激。细胞不断重复经历炎症和修复损伤,久而久之,肺纤维化的病症让许多生命就此画上了句号。

归根到底,导致悲剧发生的第一幕,正是有关人员的疏忽——当 PHMG 被用于加湿器杀菌剂时,实际用途发生了变化,但它的有害性并没有得到重新审查。

在被禁用之前,韩国人已经使用了 17 年放了杀菌剂的加湿器。

在最近对 15472 名年龄在 19 岁 -69 岁间的成年人进行调查之后,韩国社会灾难调查特别委员会估算,从 1994 年投入市场到 2011 年正式下架,韩国大约 630 万人使用过这类加湿器杀菌剂。

也有在杀菌剂的毒害中幸运存活下来的人,其中患病人数据估算高达 67 万人。最新调查结果显示,55 万人曾因相关病情接受过治疗,34.2 万人都成为了鼻炎患者,20.3 万人得了肺部疾病,还有 16.6 万人和 13.9 万人深受皮肤病及哮喘的折磨。

有毒的化学物质通过加湿器进入人体,留下各种病痛和潜在的后遗症。可由于凶器无影无形,证据更难以捉摸,事件还一度被受贿了 2.5 亿韩元科研经费的韩国权威专家判定为 " 因果关系难以确定 ",受害者家属的申诉困难重重。

直到杀人事件曝光后的第 5 年,杀菌剂生产商英国利洁时公司才第一次正式公开道歉,称将在以往承诺的 50 亿韩元的支援金以外再拿出 50 亿韩元(共约 585 万元人民币)来赔偿受害者及家属。公司的韩国高管因意外杀人罪和虚假宣传致命产品,被法院以最高刑期判处 7 年徒刑。

赔偿并不能让受害者家庭感到满意。/ ARIRANG NEWS

事件发生后,韩国通过了一则 " 灭菌法案 "。条例规定凡是生产含有防腐剂、消毒剂的公司,必须先针对产品所含活性物质进行风险评估,才能获得上市资格。但也有业内人士对监管的有效性表示怀疑," 如果罚款金额是目前的 10 倍,那企业估计不会冒这个风险 ",韩国记者曾得到这样一个回答。

迄今为止,由于除了接触过有毒的加湿器消毒剂,受害者还可能会因为吸烟、职业病、饮食习惯、家族病史和自然衰老等原因出现同类疾病,无法证明自身健康受到消毒剂的损害。

今年 3 月,终于有一则新的修订法出炉。法案要求,由厂商一方来证明其产品与消费者的各种疾病间没有相关性。这将使患者们来到诉讼中更有利的地位。

姗姗而来的种种补救,始终无法赔这几十万人一副健康的身体。

民间驯服加湿器野办法一览

事实证明,杀菌剂并非唯一被添入加湿器的 " 有毒物质 "。" 加湿 " 的同时,人们总喜欢再加点儿想象力。

往加湿器里倒板蓝根的,意图防治感冒,可连专业的医生都没听过板蓝根还能通过呼吸道被人体吸收。还有加花露水的,乍听之下可以全屋灭蚊吧,没准一会还能把人也给熏晕了。

《庆余年》中男主角穿越到古代,也自制了一款加湿器。

新闻上不乏因为使用加湿器时," 骚操作 " 了一番,然后住进医院的案例。

武汉晚报 2013 年报道,一名女士想让患感冒的女儿早点恢复,在加湿器里添了点醋,本以为能有杀菌效果,没想到女儿睡到半夜出现了胸闷、喘气的症状。医院检查结果是 " 被醋熏成了支气管哮喘 "。稀释后的醋失去了杀菌的作用,但一直熏着,对人体咽部黏膜来说倒是很刺激。

还有网友用两片纯天然、无污染的柠檬,把自己 " 加湿 " 出了肺炎。

甚至连商店加湿器货柜旁必备的芳香精油,也不在推荐使用范畴内。从表面上看,精油和加湿器好似天生一对,带有大自然的气息随着水汽袅袅飘出,疲惫、难过、加班丧,百般负面情绪都将在这满室馨香中得到释放与解脱。

同时得到释放的,可能还有精油中的芳香剂、防腐剂等化学物质,以及被精油内化学物质所腐蚀的加湿器外壳。

这天,你特意打造了满屋子的精致气氛,大家却都呼吸进了一鼻子塑料。

加湿器内加精油,不是什么好法子。/ 图虫创意

排除掉多余选项,我们发现 " 加湿器能加什么?" 其实是个单选题。

正确答案是纯净水,自来水、矿泉水都不行。

美国犹他大学有研究报告记录了这样的案例,一个婴儿在使用水槽中含有 " 白色粉末 " 的加湿器后,出现了严重的肺损伤。而这些白色粉末,正是自来水中的钙、镁离子。美国 2005 年一份关于儿童哮喘的政府报告,也加入了提醒人们不要使用加湿器的内容。

在我国,气候相对干燥,对加湿器需求量更高的北方地区,这里的水管中流的也恰好是钙镁离子含量更高的硬水。而除金属物质之外,自来水中还有藻类、漂白剂、悬浮物等杂质 ……

抵抗力弱的孩子最容易成为加湿器的受害者。/ 图虫创意

不可否认,我们就是这么脆弱,不干净的水要烧开了才敢喝,肉眼不可见的病毒能撂倒一位成年大汉。与呼吸功能有关的细胞更是十分敏感,每天习惯性闻一闻臭袜子,都有可能患上真菌性肺炎。

早年反对人类中心主义的一些文章总喜欢引用这样的数据," 在细菌、真菌、蚯蚓和植物的大量存在面前,人类只占地球生物总量的 0.01% 。"

这句话后半句的其中一个版本是:" 但我们正在消灭剩下的人。"

杀菌剂、精油和醋,本是为了让生活更美好而存在的道具,结果都成了刺向我们自身的凶器。

加湿器也间接成了这些恶与危险的培养皿,它明明由人类亲手打造、操纵,我们却至今也没能好好 " 驯服 " 它。

有女生在豆瓣上分享自己被加湿器熏出 " 会呼吸的痛 "。

加湿器,最难用的电器

加湿器本身没毒。它只不过是用起来非常麻烦,你要付出许多成本,才能发挥出它本该有的效益。

有学者提出,我们或许可以用 " 成本效益分析 " 的方式,来判断自己是否适合买一台加湿器。

使用加湿器的时间成本,并不低。/ 图虫创意

电商平台上的加湿器造型五花八门,价格从几十到上千不等。中国家用电器研究院数据显示,2018 年加湿器零售量达到 1420 万台,零售额达到 38 亿元,平均下来 270 元一台。

内置一枚可以把水雾化成微粒的超声波转换器,不过 7 元;加一层简单的滤网,也才 10 元出头;接着机器开模批量生产出各式网红、可爱的塑料外壳,最低配置的加湿器不过如此了。

可当你选择以非常可爱的价格,购入一台造型也很可爱的加湿器后,不太可爱的问题便有可能会接踵而至。

《神秘博士》中反派角色 Cassandra 是最后的人类,她的口头禅是 " 帮我保湿,帮我保湿 "。

你得首先为它寻得一个合适的放置地点,离远了压根感觉不到湿度,近了又会小范围地迎接回南天。尤其是在干燥又寒冷的冬天,加湿器似乎总是不能让屋内的空气变得湿润,但汽化后又遇冷液化的水分子,准能让加湿器周围一圈的地板变得滑溜溜。

你还得给它每天一清洗,一周一大洗,以阻止菌类的大量繁殖。毕竟共处一室内,在适宜的湿度下,呼吸着同一片空气,你和细菌是一荣俱荣的局面。

接着,你还得时刻记着关它。" 加湿器肺炎 " 已经和 " 空调病 " 一样,成为呼吸内科公认的专有名词,长时间地不当使用加湿器,室内空气 " 湿过头 ",都有可能会导致患病。

换句话说,加湿器的购入成本偏低,可它的使用门槛颇高,你必须整天非常小心伺候着,才能让自己免于受伤害。

更多加湿器把成本放在了噱头上,图为地狱犬加湿器。

回到 " 成本效益分析 ",当我们已经投入了足够多的金钱与时间后,这台加湿器是否能达到我们最初预想中的效果呢?

《基于抗菌功能的家用加湿器的改造》

《规避使用误区,远离 " 加湿性肺炎 "》

《家用加湿器也杀人?!韩 1.4 万人按照说明书使用,却因此死亡》

New law to enhance protection of consumers from humidifier sanitizers

The Creepy Truth About Humidifi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