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博弈下,中概股的命运何去何从?

来自:钛媒体 2天前

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文 | BT 财经

当资本市场不再只谈资本

5 月 21 日,美国 CNN 商业频道发布了一篇名为 "Here Comes the US Crackdown on China Stocks" 的文章。该报道指出,在当今紧张的中美关系中,中概股已被迫处在了一个一触即发的危险境地。

在过去一段时间里,美国立法、政府机构在计划如何限制中国企业触通美国资本市场:两党联立迅速通过了一条法案,禁止无法做到财务透明、配合审查的中国企业今后在美上市。即便是在美国两党对峙的今日局势下,在打压中国这一层面上,却做到了团结一致。

该报道还谈到,目前紧张的国际形势下,不排除在冠状病毒爆发期,触发新一轮全面中美贸易战的可能。法案出台后,阿里巴巴、京东、微博等中概股股价应声下跌 2%-3% 不等。

与此同时,纳斯达克发布三条新规,禁止小型企业在美挂牌上市,称其易受市场操控;同时要求欲在美上市中概股企业至少有一位执行官以上级别成员有在美上市公司工作的相关经验。

瑞幸咖啡财务丑闻无疑是引发这一场中概股风波的导火索。但是,中国企业在美上市后,长久以来未曾允许美国上市公司会计监管协会 ( PCAOB ) 对该群体进行审查的跨境监管问题,也成为了美国证监会的主要风险担忧。

由于两国之间延用不同会计准则、审查制度也有本质上的不同,不允许美国监管机构对其进行审查,造成了中国以外的投资者无法有效的对中概股进行投资决策分析。

另一层面,这一切的考量与批判,也来源于中美投资者在投资双方市场时的巨额差异:

早在 2019 年 10 月,《福布斯》杂志 ( Forbes ) 就曾报道,中国投资者在 2019 年前 10 个月中,共在美国股市投资了 540 万美金,折合 3900 万人民币,且中国投资者对美国对冲基金的投资更未成规模;而与此同时,仅 MSCI Emerging Markets Index 中的 A 股投资,就为中国股票市场从美国注入了 227 亿美元的资金。

由此可见,如今的美国资本市场对中概股的潜在打压,其实是由来已久且难以调和的。

一串串数字下,是大国博弈双方不断跟进的砝码。而上市企业,只是这一套游戏规则的跟随者。想在国际风向难以预测的今天仍然在境外资本市场如鱼得水,企业不得不开始各自筹谋后备选项。

中概股退市,会是谁的损失?

如今的在美中概股局势,像极了经营一段亲密关系的黄金定律——疼的总是后放手的那一方。

面对中概股所广泛面临的在美退市风险,投资者观点不一。

美国 Barron 网站 5 月 29 日发表了一篇名为 "How Investors Can Assess the U.S. Threat to Delist Chinese Stocks" 的文章。该报道指出,BMO 首席投资战略师认为,上市公司在美国退市后普遍会对其财务表现造成 5% 的负面影响。

但也有投资者认为,决定一家公司是否能够长远发展的是公司本身的市场发展潜力,至于其股票在哪里上市,并不会对自身发展造成影响。可这一切对美国资本市场来说,就不一样了。

6 月 9 日,美国 CNBC 电视台引用了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 Jesse Fried 的观点:通过迫使在美中概股退市的法案,也许并不会像预期的那样保护美国投资者,反而有可能将美国普通投资人置于上市公司私有化、低成本退市的风险中,事与愿违。

Fried 教授认为,中国不会对外开放在中国本土公司进行审计、财务调查的权限,而在美上市的中概股因无法做到信息完全公开透明,会面临股价下跌,而这也许正为中国企业蓄势,助其以极低的价格退市,再从香港或其他地区挂牌。

一旦这些企业在美退市,普通投资者将依然持有该公司股份,但缺少一个能够即时将该股份交易兑现的平台,无疑是退市后投资者需要面对的一个重大挑战。

而被迫在美退市,不仅将对普通投资者产生影响,像高盛、摩根斯坦利这样的顶级投行,也自然是少分了全球 IPO 市场的一杯羹。

长久来看,美国也将在一定程度上失去各国对其海外投资、上市等金融行为的吸引力。以标榜灵活、效率、信息透明著称的金融市场,如今以强监管、贸易打压的面目示人,恐怕对其闻风丧胆的也不只是中概股了吧。

迫使中国股票在美退市,并不是今年的新剧本。

早在 2019 年 9 月,路透社就曾报道川普政府拟计划迫使中国企业在美退市。消息一出,美国标普 500 下跌 0.53%,纳斯达克下跌 1.13%。彼时,阿里巴巴和京东占据了 70% 的中国电商市场。同年 9 月 27 日,阿里巴巴股价应声下跌 5.51%,而京东股价应声下跌 5.95%。

严峻的市场环境不仅让已经在美上市的中概股负重前行,也会让中国 IPO 在美挂牌变得难上加难。离开美股市场,回归 A 股、港股、或在伦敦二次上市,也因此成为了所有在美中概股如今不得不思考的问题。

然而,被动的选项里,却也不失为其正身、矫正估值、真实反应企业运营能力的机遇。

妙就妙在,在美国资本市场将中概股推身出局的同时,中概股却也为 " 回家 " 未雨绸缪了很久。

中概股在美退市后,香港或成最佳上市地点。

阿里巴巴就因中美贸易战的诸多不确定因素,曾于 2019 年考虑在港上市,但同年又因为香港社会因素等问题将这一计划暂时搁置。可如今在港交所的新规下二次上市,企业已经可以实现曾困扰 A 股市场的保留现行 VIE 结构、同股不同权。

而除了港股外,A 股市场也或为助力优质中概股回家而继续做出制度和流程上的创新和优化。国内资本市场对中概股回归的 " 欢迎回家 " 的温暖举动,也让这一困境,批上了机遇的光彩。

退市的路要怎么走?

多年来,我国的 A 股上市机制导致了大批中国优质企业海外上市。

由于很多企业并非在中国境内注册、未能在需要融资阶段实现连续三年净利润为正且累计超规定数额,再加上核准制的上市机制导致排队、审核期过长,很多中国企业在未能得到银行贷款的阶段,接受了海外风投。

可每一个在美敲钟挂牌上市的企业创立者,都不会在那一刻想到自家企业是否会在海外市场水土不服,有朝一日还是要衣锦还乡。

据新浪财经统计,早在 2015-2016 年间,从华尔街退市的中概股就占到了美国市场中概股总数的近五分之一。

而在国际环境复杂多变、资本市场生存日益艰难的今年,中概股大迁徙已演变成了一个所有企业必须思考的战略调整方向—— " 要不要 " 已经很好回答了,大家都在考虑 " 什么时候 " 和 " 怎么退 "。

上市公司在美退市,可分为自愿退市和非自愿退市两种。

若企业自愿退市,企业将需要向普通投资者支付股价以赎回全部股票,启动退市。退市后的中概股可以通过 IPO、借壳上市、或新三板挂牌等途径回归亚洲资本市场。

而非自愿退市,一般是因为企业破产、违法违规、并购、或股票表现不理想等因素造成的。一旦上述事件发生,普通投资者将不再拥有投资该公司的通道。

早在 2014 年,美国证监会就曾就终止股票交易向普通投资者做出声明。

美国证件会将在三种情况下终止股票交易:1 ) 企业未向证监会上交即时的、准确的财务报表;2 ) 企业经营、运营状况等公开信息准确性遭到质疑;3 ) 企业涉及内部人员交易、操控市场等违规交易状况。而当企业被迫停牌后,投资者所持有的股票价值将遭受严重损失,而只有启动个人法律程序才能够对该损失进行控诉或追回。

据统计,截至 2019 年 9 月末,共有 156 家中国企业在美上市,总市值在一万亿美元以上。

这些企业里有阿里巴巴、京东、拼多多这样的电商巨头,也有中国石油、中国人寿等老牌企业。

《财富》杂志认为,若限制中国企业在美上市或被迫退市的法案一旦正式通过,将大规模干扰市场,也会加剧两国之间在现有贸易、科技争端基础上的更多分歧。

但可以肯定的是,上市的流程漫长而复杂,退市的流程也绝非一朝一夕。留给中概股的时间虽然不多,但也足够这些中国企业全面评估手里的牌和能走的选项。

2020 年,中概股退市潮的开始?

据统计,赴美上市的中概股主要分布在金融、互联网和 IT 技术行业。在退市这一企业发展战略举措面前,那些涉及高尖端科技的前沿企业,无疑被打上了敏感的标签。

2016 年 3 月,因估值未能体现公司价值,奇虎 360 通过特别股东大会表决的方式通过了私有化方案。同年 7 月,360 以 93 亿美元市值从美国纽交所退市,并于同年 11 月确认以 404.16 亿元的价格借壳江南嘉捷于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完成当时规模最大的私有化交易案。

当时,中星微、展讯、澜起科技、珠海炬力等中国芯片企业已经纷纷从美国退市。

这些从美股市场退市的中概股企业中,有些是出于融资和成本的比例考量,有些是降级到场外交易,而有些则是居于国内外形势的长远战略调整。

2009 年,畅游有限公司作为中国在线游戏开发企业,以 16 美元的始发价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因其市值长期被美国资本市场低估,在 2017 年至 2019 年间,搜狐曾多次对畅游递交私有化要约。

2019 年第四季度,畅游总营收达 1.35 亿美元,净利润达 5900 万美元,同比增长 123%。而 2019 年全年,畅游总收入为 4.55 亿美元,较比 2018 年增长 10%。终于在今年 4 月完成私有化交易,成为搜狐全资子公司。同样是 4 月,聚美优品也正式从纽交所退市了。

5 月末,网易创始人、CEO 丁磊发布了致全体股东信,称公司准备在香港二次上市,将 " 网易 " 带回中国。如今,网易和京东已经完成赴港上市,创下了今年港交所 IPO 的纪录。与此同时,百度、携程等优质中概股也纷纷传出将赴港二次上市的消息。

此外,6 月 15 日,58 同城发布公告称其买方投资团将以每股 28 美元的价格购买 58 同城所有已发行普通股,以 617 亿人民币的价格实行私有化,也成为了在 2015 年奇虎 360 私有化之后今年来最大规模的中概股私有化交易。

公司私有化退市,一般是由于战略调整、收购、成本考量等因素。但 2020 年的这波优质中概股的集体退市,却和上述因素并无关联。这些企业大部分拥有健康的现金流,财务状况良好,维持上市形态的成本也就自然不是决定因素。

但也正是因为这些优质中概股良好的经营状况,让其长期低迷的股价显得扑朔迷离。再加上今年愈演愈烈的中概股信任危机,冠状病毒在全球肆虐,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可以说,2020 年的美股退市浪潮在意料和情理之中。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