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上市或成全球最大规模 IPO,数字化能力还未完全显现

来自:猎云网 2020-09-04

【猎云网北京】8 月 26 日报道(文 / 黎曼)

8 月 25 日下午消息,蚂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蚂蚁集团)向上交所科创板递交上市招股说明书(申报稿),并同步向香港联交所递交 A1 招股申请文件 ( A1 Application Proof ) 。

招股书并未显示融资规模。这次发行新股,蚂蚁集团拟在 A 股和 H 股发行的新股数量合计不低于发行后总股本的 10%,发行后总股本不低于 300.3897 亿股(绿鞋机制前)。这意味着将发行不低于 30 亿股新股。本次 A 股发行可引入绿鞋机制,超额配售权最高不超过 15%。

" 绿鞋机制 " 也叫绿鞋期权,是指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数量在 4 亿股以上的,发行人及其主承销商可以在发行方案中采用超额配售选择权。这其中的 " 超额配售选择权 " 就是俗称绿鞋机制。该机制可以稳定大盘股上市后的股价走势,防止股价大起大落。

根据此前媒体报道,蚂蚁集团此次的融资金额将达到 200 亿美元,最多甚至会到达 300 亿美元。以此计算,估值会超过 2000 亿美元,成为全世界规模最大 IPO 之一。

关于何时上市,知名投行人士王骥跃预计这个时间将在 10 月 20 日前后。

最大利润业务:数字金融科技平台营收超六成

根据招股书公布的营收情况,蚂蚁集团在 2017 年度、2018 年度、2019 年度和 2020 年 1 至 6 月,分别实现营业收入 653.96 亿元、857.22 亿元、1206.18 亿元和 725.28 亿元,分别实现净利润 82.05 亿元、21.56 亿元、180.72 亿元和 219.23 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 69.51 亿元、6.67 亿元、169.57 亿元和 212.34 亿元。

《蚂蚁金服》作者、北京看懂研究院研研究员由曦表示,2019 年全年营收 1206 亿元,净利润为 180.7 亿元,这个水平基本上是一个股份制银行的水平。虽是股份制银行的水平,但是它的业务发展的潜力是巨大的,所以这是它估值高的一个主要基础之一。

与此同时,蚂蚁集团收入分为三大类:数字支付与商家服务、数字金融科技平台、创新业务及其他。

数据显示,数字金融科技平台营收超六成,是占比最大的业务。2019 年数字金融科技平台的营收规模为 677.84 亿元,比例高达 56.2%。2020 年 1-6 月的营业收入中 63.39% 来自于数字金融科技服务收入,营收规模直击 460 亿元,预计将成为公司未来增长的重要驱动因素。

具体来看,微贷科技平台指的是知名产品花呗和借呗。主要按照金融机构等合作伙伴相应获得利息收入的一定百分比收取技术服务费,因此收入与公司平台促成的消费信贷及小微经营者信贷余额相关。今年上半年收入 285.86 亿元,占总营收的 39.41%;

理财科技平台,也就是余额宝一类基金股票信托理财,主要按照公司平台促成金融机构合作伙伴实现资产管理规模的一定百分比收取技术服务费。上半年收入 112.83 亿元,占比 15.56%。

保险科技平台,主要产品是相互宝、保险。主要按照公司平台促成金融机构合作伙伴相应收取保费的一定百分比获得技术服务费,或按照相互宝项目参与用户支付的分摊金额的一定百分比获得技术服务费。上半年收入 61.04 亿元,占比 8.42%。

紧随其后营收业务是数字支付与商家服务板块,2020 年 1~6 月营收 260 亿元,占比 35.86%;创新业务的营业收入占比较小,仅为 0.75%。

数字支付与商家服务板块指的是公司在国内商业交易中,按照交易规模的一定百分比向商家和交易平台收取的交易服务费。公司也就跨境商业交易收、金融交易及个人交易收取费用、产生收入。

招股书显示,截止 2020 年 6 月 30 日的 12 个月内,蚂蚁集团支付宝的月度活跃用户由 2017 年 12 月的 4.99 亿名增加至 2020 年 6 月的 7.11 亿名,年度活跃 10 亿 +,月度活跃商家 8000 万,截至 2020 年 6 月 30 日止年 12 个月,支付宝数字支付交易规模高达 118 万亿。

文件还进一步披露了股权结构。君瀚、君澳作为蚂蚁的员工持股平台,分别持有蚂蚁 29.8% 和 20.6% 的股份,为控股股东。发行完成后,君瀚、君澳合计持股将不低于 40%。

同时,马云个人持股比例不超过 8.8%,他还宣布捐出 6.1 亿股蚂蚁股份做公益,相当于蚂蚁发行后总股本的 2%。此外,外部股东中占股最大的是全国社保基金,为 2.9%。阿里巴巴集团持有蚂蚁集团 33% 的股份。

据招股文件披露数据,蚂蚁集团 IPO 募集的资金将主要用来做三件大事:最大的比例即 40% 将用于创新和科技的投入,其次是助力商家发展和数字经济升级,以及加强全球合作并助力全球可持续发展。

数字化能力是最大价值,社会使命感是最大不同

分析其最大的数字金融业务营收业务,其最大的亮点展示了蚂蚁集团作为一个数字科技平台的巨大价值。

这个价值概括起来有 " 四大 ":中国最大的数字支付提供商和领先的数字金融平台、中国最大的线上消费信贷和小微经营者的信贷服务平台、中国最大的线上理财平台、中国最大的线上保险服务平台。

从中,我们可以捋出蚂蚁集团业务的核心经营逻辑。

蚂蚁集团发展到现在,它的数据能力和开放能力是利润的主要来源。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数字金融科技服务和传统的银行的放贷赚利差具有本质不同。

过去,在银行和金融科技公司合作的过程中,很多银行会要求金融科技公司进行兜底,这是出于对该金融科技公司的资产质量的怀疑。如果这时候金融科技公司进行兜底的话,就是一笔金融服务,赚的是信用风险利差。

反观蚂蚁的业务,它是在开放平台的联合放贷模式下,银行提供资金,然后由金融科技公司提供流量和数据分析服务。收取的是科技服务费科技服务费,而不对风险进行兜底。

因此,这也是现在金融科技平台科技化和单纯的金融业务最重要的区别,也是蚂蚁集团此前为了凸显去金融化,将 " 蚂蚁金服 " 更名为 " 蚂蚁科技 " 的本质意义。

数据作为生产资料,曾卷起了互联网信贷领域的崛起,让金融科技行业一度成为 2015 年最大风口。将数据取代传统的抵押品信贷,蚂蚁集团本质上也是吃了这个实体经济数字化的红利。

金融牌照一直是金融业的命脉,但蚂蚁的价值却与它是否有金融牌照无关。它的价值在于它的科技能力,尤其是科技背后解决社会问题的能力。蚂蚁集团始终在不断地解决社会问题,比如疫情爆发期间,支付宝推出的健康二维码,快速解决了人员流动问题,这就是科技的力量。

由曦认为,从这个角度看,蚂蚁集团在上市之后能不能走得更好,就看这个公司能否继续保持解决问题的初心,是否依然能把用户价值放在首位,他的组织能力支不支撑他去做这样的一个持续的进化。

市面上,公司可以分为两类组织,一种是优秀的组织,一种是伟大的组织。优秀的组织,它可能是在一段时间内,走完一波红利并成功实现商业化。但伟大的组织是能在做业务的同时,锤炼出一个强大的组织能力,不断地进行创新,持续地进行创新。

毋庸置疑,蚂蚁集团是后者。从蚂蚁过往的发展上看的话,蚂蚁经历过很多的不断迭代的过程,做出了非常多的创新。归根结底,蚂蚁是具备解决问题能力的公司,是一个有使命愿景驱动的公司,这是它和其他公司最大的不同。

由曦表示,蚂蚁集团在未来依然有很大的价值,它的巨大价值还未完全显现。

一方面,蚂蚁集团在国内的消费升级以及实体经济数字化的大潮中依然有广阔的空间。

中国马上就要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的消费市场。中国消费市场本身的数字化升级的需求还没有结束,所以,今年 3 月,蚂蚁全力发力要做数字生活平台,也是基于这样的战略背景。

另一方面,是全球化的机会。科技出海就是将便捷的移动支付全球化,解决很多发展中国家的这个移动支付问题,并帮助它们进行数据化、数字化。蚂蚁集团把中国的发展路径移植到其他发展中国家,同样具备长远的巨大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