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的倒掉,不是“老实人”、“事后诸葛亮”和“民族英雄”的故事

来自:钛媒体 2020-04-05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航通社微信:lifeissohappy,微博|@航通社

昨天晚上我们又一次见证了历史。你见过对一支股票同时做多和做空都可以赚钱的奇观么?区别只在于你是赚140%还是赚几十倍。

其实过去这两三个月,我们几乎每天都在见证历史。但是现在大盘已经在慢慢的消化疫情冲击了,也凸显出瑞幸此事的惊天动地。有一个事实:瑞幸自爆22亿人民币的伪造销售额,创下了中概股财务数据造假的规模之最。

瑞幸暴雷,你怎么看?

自2月浑水发布匿名做空报告以来,再经过国内的解读,在部分中国人心中似乎形成了这么一些看法:

美股总有一些人听信瑞幸公开财报,根本不了解中国市场就投资,这些都是“ 老实人 ”;

除少数觉醒了的媒体作者之外,大多数人装看不见瑞幸有什么问题,都是“ 事后诸葛亮 ”;

瑞幸本体则是“薅资本主义羊毛”,用美国“老实人”的钱请中国人民喝咖啡的“ 民族英雄 ”。

事情不是这样的,真的。

“老实人”:为什么有人愿意投资瑞幸股票

瑞幸到现在都一直是烧钱的,这毫无疑问。纯粹的烧钱是不符合商业逻辑的。任何不符合常识、逻辑的行为,最终都将回到受商业规律支配的轨道上,这也是真理。

但是,这等于说所有一开始是烧钱的企业最终都会倒塌吗?这就不一定了,不然美股跟 A 股一样不允许亏损上市不就简单了?那些愿意下血本赌一把的大小投资人,其实赌的就是这个“不一定”。

毕竟,烧完钱还能存活下来的公司还是有的。它们最终都通过某些方式,把原本不符合商业逻辑而付出的成本都补偿回来了,从而回到了常识的轨道上。

以下我们就看看, 仅凭瑞幸官方公开数据 ——这些数据已经于昨天的声明中被确认是一条都不可信——它有什么合乎逻辑的办法“逆风翻盘”,扭亏为盈。

(a)开源:推出即使涨价也能复购的主打商品

最简单的是打价格战,打垮市场其他对手并实现行业垄断,但这种简单的玩法在中美等市场都受到反垄断法的限制。它的“进阶版”不要求消灭对手,而只需要制造出一种 即使大幅涨价,也有人愿意持续消费 的主打商品即可。

孙正义的愿景基金过去长期做的一件事,就是把某个细分行业中排名靠前的玩家尽量整合,有时候顺序入股第二名往下一连串小公司并推动大家合并,然后把行业老大也投了,再撮合大家都合并到一起。一切顺利的话,一整条赛道都是软银的了。

这种战略被执行最为彻底的就是网约车。非常幸运的是,中国网约车市场赶在“大众创业”热潮和热钱过去之前就及时完成了市场兼并。此后共享单车就相对惨一点,当它大体上尘埃落定的时候,付出了行业老二“人间蒸发”的代价,错过了和平停战的最佳时机,导致有些价值和资产是浪费掉的。

但是你可以发现,这两个都算成功上岸的烧钱大户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最终创造出了就算涨价(降低体验),用户也不得不经常复购(复用)的产品。这就是大多数烧钱补贴的商业模式一个理想的归宿。

视频网站、本地生活、网约车、共享单车、充电宝都在尽力贴近这个目标。未来看, 网盘、远程协作、视频会议 及各种  XaaS 产品也属于这种类型。它们有的一开始甚至不需要烧很多钱,其回本和盈利的关键仅在于维持和扩大正向现金流。

瑞幸有这种产品吗?哪怕是从我们作为消费者的实际体验来看,它覆盖宽广的餐饮品类当中,没有一种是真能吸引一小批忠实用户持续购买的,也不能吸引一大批人哪怕只是 自费 尝试一次。后者对茶饮行业其实更重要——喜茶、奈雪的茶、一点点、茶颜悦色都在开业初期吸引了大量人流,排队是我们对它们的第一印象。

(你们都知道当时人比这个多得多,只是这个图可以免费使用而已。)

第一印象“锚定”了品牌在人群心目中的定位,一个讨巧的定位在极长的时间里都能影响消费者的心智,比如星巴克、无印良品在中国就是高价小资B格,比如支付宝再怎么努力就是做不了社交。

瑞幸跟小米一样,主品牌刚开始是“性价比”标签,这个非常吃亏,所以它必须在合适的时机 脱掉标签 。其实小米在这方面做得就非常不错,先用“MIX”系列探路,然后把低价引导到Redmi上,加上物联网产品线,现在基本大家也都接受了它新的定位。

瑞幸如果不是纯投机,而是真想踏实做生意的话,它可以适当启动涨价与减少优惠券力度,可以收缩产品线砍掉费力不讨好的餐食之类,也可以从小鹿茶刚开始做就不走赠饮路线。前述的几个茶品牌已经证明了选用“真材实料”、打健康牌和注重新品研发,是可以有效提升国内茶类产品的价位段的。

实施这一切的最佳时机可能是发布上市后第一份财报的时候—— 第二就是“现在” 。众多中国概念股赴美上市之后马上“跌跌不休”,但只要让人相信你还是有诚意继续把生意做下去的话,总会有“老实人”愿意出于人与人之间最原始的信任对你“价值投资”。

(b)节流:极度压缩成本到收支相抵

当然也不是只有上面这一种办法,也可以把成本压缩到极端变态的程度,通过精细化运营,最终变成收支相抵。当然这样一来投资者获得回报的周期也就被拉的更长了。但这种办法毕竟可以为企业长期运营争取更多时间,从而让它有机会实行上面说到的研发主打商品。

如果瑞幸花出去大量赠饮的钱是来源于它做自提店省去的房租人力,原本做高端外卖所致亏损的下降,由于中间环节的减少,或者由于天降外星人什么的省下来的钱,那么投资者一样有机会认为这个解释合理。

问题往往出现在核算各种收支发现缺口太大的时候,做空报告往往就是需要证明这个缺口过大。而瑞幸自己讲的故事就是反过来,证明缺口正在缩小, 方法就是“天降外星人” ——采用无人零售、无人机等黑科技,终极压缩餐品送达客户的时间和金钱成本。

我们中国人都经历过无人货柜和无人货架一地鸡毛的结局,看到美帝快递员不打招呼直接把包裹放到院子里家门口就走了,房主也无所谓根本不怕贼,恐怕也是大摇其头。但另一个事实是外卖配送业务的确在中国比欧美等地发展得更好,这得益于其它购物方式不发达培养出的用户习惯,和相对便宜的人力。

从这个角度上讲,仅凭瑞幸官方公开数据判断的美帝投资者,仍然有机会相信它们讲出来的逻辑。

(c)嫁入豪门:成为巨头生态的一部分

历史上大量烧钱试图构造“生态”的努力,即使在流动性充裕的好时候也不多见,最终由巨头“接盘”倒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归宿。即使有能“造血”的产品,当流血量远大于造血量的时候,可能还是需要躲入爸爸的羽翼下,视频网站和共享单车都是如此。

瑞幸的创始人属于那种对自家创业项目没有执念的类型,和戴威不一样,所以什么时候瑞幸成为某个生态系统下的一部分也一点不奇怪。

瑞幸从股民手中借来的资金被大量用于门店扩张,这些网点地盘进可攻退可守,可以转型为便利店、前置仓、代收点、体验站等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而现在又恰好有那种比较缺乏线下布点的大企业——

就比如美团什么的。

“事后诸葛亮”:为什么很少人看得出瑞幸的问题

瑞幸现在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乐视,这两者都被“事前”和“事后诸葛亮”们批评为严重背离商业规律和常识的典型。同样地,在乐视倒塌之前,为什么很多人没有根据“简单的商业常识”判断出它的不靠谱,也是后人津津乐道的话题。

2015年,曾经用一篇600字的内参捅出“蓝田案”的刘姝威,又写了类似的研究来质疑乐视网烧钱的商业模式。当时我写过一篇评论: 《用 600 字短文搞垮一家上市公司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直到这一两年,一直有人到下面给我留言说,啪啪打脸,还洗地不?

但我描述的是刘姝威文章发布以后的实际情况——就像浑水报告发布之后一样,乐视和瑞幸的股价并未因为或短或长的研究报告,而立竿见影地暴跌。

我今天愿意 为该文的一处错误论述订正 :我当时认为“刘姝威当年的 600 字内参就属于当时做空的一种特殊形式”。不过,蓝田案中刘文的真正作用,在于以领导批示的内参形式,切断了蓝田股份赖以为生的银行贷款,正是这一点让刘受到了“死亡威胁”。

相比之下,乐视和瑞幸都处于更完全的私营部门,其资金来源多元,要想让投资者警惕起来,需要对企业的各种发展路径都进行足够简明、精确和前瞻的分析,还要堵上其它也许会把事情做起来的可能性——正如我上面提到的“老实人”可能会怎么想。

很多人认为,乐视当年的“生态”最终是倒在了造车这个无底洞上面。但其实到后来,造车本身更像是用来在账面抹平原本产生于其它部门的亏损,就像獐子岛的扇贝,以及浑水报告提到的瑞幸虚报广告投放费用(这一点未经核实)。

除去汽车,乐视生态的主要部分是内容(视频)和终端(手机、电视)。这两者应该是相互促进和风险对冲的关系:当视频网站成本上涨的时候,人们有更多机会在大屏和小屏收看节目,而与硬件捆绑的独占权益能促进硬件的销售。与此同时,当年手机市场的竞争尚未进化到近一两年这么激烈的程度,“二线品牌”总体也存在盈利空间。

但在乐视倒掉后的几年里,内容和终端两大行业各自都更难做了。视频网站自制、外购内容的军备竞赛严重升级,如果不是疫情关系,观众口味更趋挑剔和审美疲劳,导致大屏开机率下降等会在所难免;而手机在“全面屏”出现以后的技术进步其实也是相当惊人的,芯片、存储、相机、充电等多方面都在进化,逼死了“华米OV”之外一大批中小玩家。这两个一起看,乐视即使当年顺风顺水下来,现在过的恐怕也不会容易。

如今我们说起 上面这些,才算是真正的“事后诸葛亮” 。要说乐视烧钱速度太快,以及说所有烧钱的商业模式一律不可持续?这不算是。

说回瑞幸。当浑水在2月初发表做空报告,而瑞幸又照例反驳之后,大部分分析师和投资者,都还是按照他们 用公开资料 观测到的现象,认为瑞幸大概率是没有问题的。

比如说 彭博 早前的一篇分析 就非常有代表性,说封城措施让星巴克遭遇了比瑞幸更大的挑战,因为他们门店为主的经营模式反馈正向,且短时间不会改变。而且,星巴克杯子等周边产品的销情,也必须由门店的印象带动网购,或在门店直接完成购买。

瑞幸上市后的第一份财报显示,截止2019年6月30日它们共计开出2963家门店,其中 有2741家都是快取店 (pick-up store),占比达92.5%。快取店大多20~50平米左右、开在写字楼大堂、企业内部、学校等人流密集处。面积更大的“星巴克式”悠享店仅有4.2%,以及3.3%只做外送的外卖厨房店。

但是浑水报告提到,其线下实地调研一共 追踪了981家门店 ,其中必然有一些“快取店”小到基本不可能允许顾客一坐就是一天,或者根本就没有座位。这也成为了后续香椽、 中金公司和瑞信 质疑该报告数据不具备代表性的其中一个理由。

彭博的评论因而继续采信了瑞幸财报的说法,称快取店和外带为主的设置,在疫情期间确实对应了一些不得不由堂食改为外卖的需求,使它相对星巴克更能维持经营。

这是非常合乎商业逻辑的判断——直到瑞幸自己承认财务造假为止。

至于下面这种类型的评论:

“瑞幸快速扩张的本质是什么?不是烧钱,不是打广告。而是基于:组织能力平移,寻找增量市场,高密度,数字化。”

这时候只要微笑就可以了。

“民族英雄”:瑞幸的作为伤害了所有诚实守信的中国企业

以上提到的“老实人”和“事后诸葛亮”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 首先采信瑞幸给SEC递交的官方数据 ,对浑水、香椽等做空机构的报告,采取相对更为谨慎的态度。

多数人只是能就瑞幸财报里面“惊天地泣鬼神”的财务技巧吐槽一下,比如他们的盈利统计口径扣除了营销费用……但压根就没有往营业额都能虚增这个奇葩的方向上去想。

在2020年的美国股市,谁会想到有人胆子大到财务造假这种程度?还是几亿美刀(起)? 这是对规则、共识、常识和法律的公开挑衅 ,自安然之后,罕有亡命之徒敢这么做。

美国对上市公司财务造假的处罚之严格是出了名的,对内控的详细规定都写在《萨班斯法案》里面。除了高管本人的市场禁入和可能的判刑之外,瑞幸还需要处理纷至沓来的股民集体诉讼,很大概率会把公司直接罚到破产。

我想,也许这能解释为什么会有如此之多的“事后诸葛亮”在瑞幸暴雷之前迟疑不定。

很多吃瓜群众会本能地质疑中国公司发布的官方数据,根据自己和“我一个朋友”的各种经验将官方数据“挤掉水分”,一看到阴谋论就欣喜不已。最重要的是,会千方百计检查说话人的过去背景,和说话的背后动机。这可能也算是,经验之谈吧。

信任是第一步,对陌生人假定你是诚实守信的,但反过来,一旦失信,将承担巨大代价。这是一个正常的市场环境本来该有的样子。

昨天晚上,一大堆人跑去瑞幸的微博下留言祝它不要倒掉,自己的免费咖啡券还没用完。大家毕竟操作不了美股,大多数都是喝咖啡这种形式的“利益相关方”。甚至在用心、认真地批判瑞幸造假的微博下面,还会看到真的有人留言说,怎么能对赚“丑国人”钱的“民族英雄”如此苛刻?

实际上,这次暴雷带来的深远影响,恐怕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作为一支成长迅速的,代表性的中国概念股,瑞幸丑闻将不可避免造成对所有中概股的共同打击。在当前反全球化论、脱钩论甚嚣尘上的严峻局面下,很难说美国监管部门会不会专门针对中概股,出台一些更严格的应激性政策。

受到刺激的美股“ 老实人 ”难免会增加对中国企业和中国人的偏见与隔阂;

包括瑞幸审计机构安永在内,一大批“ 事后诸葛亮 ”对中概股萌生更高的警惕心,为中国企业全球化增加有形和无形的门槛;

而所谓“薅资本主义羊毛”的“ 民族英雄 ”伤害了所有想踏踏实实做生意,尊重商业规律的中国企业,特别是参与全球化分工的企业。

——这恐怕才是我们需要面对的真实情况。

“人无信则不立”,我们就必须重视规则,坚守诚信,树立起我们同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诚实、正直的形象,成为世界人民可以信赖的伙伴。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91人已赞赏 >

91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钛粉06838 赞赏了

直播带货,罗永浩、抖音、快手都输不起

昨天

百灵鸟 赞赏了

有了这件神器,赶走家里的搅屎棍|钛空好物推荐

约2天以前

钛粉63994 赞赏了

华裔教授AI解码脑电波,上演现实版“读脑术”

约2天以前

钛粉63039 赞赏了

华裔教授AI解码脑电波,上演现实版“读脑术”

约2天以前

钛粉90660 赞赏了

京东数科并购金融IT服务商,填补固收版图

约3天以前

钛粉74150 赞赏了

韩国总统宣布向七成家庭发钱;全球新冠肺炎死亡病例超...

约4天以前

钛粉03414 赞赏了

韩国总统宣布向七成家庭发钱;全球新冠肺炎死亡病例超...

约4天以前

钛粉37732 赞赏了

年初悬疑剧再集结,IP宇宙试水、女性向、题材创新成...

约4天以前

钛粉47422 赞赏了

马斯克卫星事业最强对手倒下:上周六还在发卫星,这周...

约5天以前

百灵鸟 赞赏了

当人造肉上了中国餐桌 | 消研所盘点

约6天以前

钛粉58360 赞赏了

当人造肉上了中国餐桌 | 消研所盘点

约6天以前

钛粉39859 赞赏了

56年前,奥运如何“挽救”了日本国运?

上周

钛粉58105 赞赏了

用户变现能力弱,金山办公未来要去哪里寻增长?

上周

钛粉39889 赞赏了

56年前,奥运如何“挽救”了日本国运?

上周

钛粉39577 赞赏了

56年前,奥运如何“挽救”了日本国运?

上周

钛粉58180 赞赏了

武汉封城的第61—63天 |《非常日记》漫画连载

上周

钛粉58379 赞赏了

武汉封城的第61—63天 |《非常日记》漫画连载

上周

钛粉58569 赞赏了

武汉封城的第61—63天 |《非常日记》漫画连载

上周

钛粉63726 赞赏了

武汉封城的第61—63天 |《非常日记》漫画连载

上周

钛粉63154 赞赏了

武汉封城的第61—63天 |《非常日记》漫画连载

上周

百灵鸟 赞赏了

国际证监会组织发布稳定币报告,最强监管要来了?| ...

上周

百灵鸟 赞赏了

国际证监会组织发布稳定币报告,最强监管要来了?| ...

上周

百灵鸟 赞赏了

国际证监会组织发布稳定币报告,最强监管要来了?| ...

上周

钛粉58989 赞赏了

从地底到太空,超级高铁的前世与今生

上周

钛粉58929 赞赏了

从地底到太空,超级高铁的前世与今生

上周

百灵鸟 赞赏了

书店带货诞生“李佳琦”只是黄粱一梦

上周

百灵鸟 赞赏了

书店带货诞生“李佳琦”只是黄粱一梦

上周

百灵鸟 赞赏了

书店带货诞生“李佳琦”只是黄粱一梦

上周

钛粉38227 赞赏了

书店带货诞生“李佳琦”只是黄粱一梦

上周

百灵鸟 赞赏了

从地底到太空,超级高铁的前世与今生

上周

百灵鸟 赞赏了

从地底到太空,超级高铁的前世与今生

上周

钛粉58969 赞赏了

暴利废品回收行业不想被互联网改造?

上周

百灵鸟 赞赏了

暴利废品回收行业不想被互联网改造?

上周

钛粉38960 赞赏了

暴利废品回收行业不想被互联网改造?

上周

钛粉38851 赞赏了

暴利废品回收行业不想被互联网改造?

上周

钛粉56777 赞赏了

56年前,奥运如何“挽救”了日本国运?

上周

百灵鸟 赞赏了

钛媒体Pro创投日报:3月25日收录投融资项目7起

上周

钛粉94589 赞赏了

苏宁小店与盒马mini,走出了不同道路

2020-03-27 10:05

钛粉54485 赞赏了

放开“摊贩经济”刻不容缓

2020-03-27 09:40

钛粉24416 赞赏了

对话卢伟冰:在中国市场的终局会是小米与华为

2020-03-25 23:04

钛哥儿 赞赏了

“复活”马丁·路德·金,数字人时代已经被点亮 | ...

2020-03-25 15:15

钛粉62069 赞赏了

风险与收益并存的“耽改剧”

2020-03-23 12:49

钛粉77193 赞赏了

“习惯在线”,在线教育大潮下的微观故事 | 钛媒体...

2020-03-23 10:25

钛粉58499 赞赏了

华为发布新一代5G网络解决方案,加速5G生态发展

2020-03-20 12:03

钛粉50217 赞赏了

AI抗疫的冰与火

2020-03-19 16:26

钛粉51559 赞赏了

边练边放松,在家就能拥有好身材|钛空好物推荐

2020-03-19 16:20

钛粉16236 赞赏了

神州数码瞄准海外SaaS公司,推出SaaS Hos...

2020-03-18 15:55

百灵鸟 赞赏了

特朗普给自己应对疫情表现打满分;中国以外确诊超10...

2020-03-17 21:13

百灵鸟 赞赏了

特朗普给自己应对疫情表现打满分;中国以外确诊超10...

2020-03-17 21:12

钛粉84313 赞赏了

草脸识别,AI泡沫还是皇冠明珠?

2020-03-16 23:49

挺钛度,加点码!

¥ 5 ¥ 10 ¥ 20 ¥ 50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支付

支付金额:¥ 6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 2020.02.11 17:32

账户【未登录】提示!

个人中心将无法记录并同步您的赞赏记录,

是否进行登录

直接赞赏

立即登录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