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其天天吹“神药”,不如来看看它们究竟如何治病的

来自:PingWest品玩 2020-02-16

随着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以下简称新冠肺炎)确诊患者不断增长,医生、患者和公众对治疗药品的渴望也越发强烈。

然而,新冠肺炎还没有吃了就能药到病除的特效药。即便是治愈的病例越来越多,我们依然听到来自抗疫一线的医生不断在强调:一些病人在服用某种药物和配合其他治疗后情况好转,但这都和每个个体的具体情况有关,并不代表普遍有效。

疫苗的成功研发也遥遥无期。尽管中国疾控中心 1 月 24 日就成功分离了首株新型冠状病毒毒种,但疫苗的研发需要历经临床前研究、人体试验、正式应用这三个重要环节,往往耗费数年。

据第一财经 2 月 10 日的报道,中国疾控中心、上海同济大学医学院和上海生物技术公司斯微生物共同设计开发的疫苗,已经于 2 月 9 日在 100 多只健康小鼠上注射。中国疾控中心的官员强调:" 这还是非常早期的阶段,要用到人还有很多‘步’要走。"

特效药和疫苗双双缺位的情况,现阶段治疗用的都是已有药物,奥司他韦、磷酸氯喹和中药等药物的身影都出现在了一线治疗里。这其中,有三种药物备受关注:其一,克力芝(洛匹那韦和利托那韦片);其二,阿比朵尔、达芦那韦;其三,瑞德西韦。

克力芝

2020 年 1 月 23 日,曾作为专家组前往武汉,但自己不幸感染的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主任王广发,在自己微博中透露,他在治疗时使用了一种抗艾滋病的药物,服用后只用了一天体温就有好转。

2 月 2 日,泰国公共卫生部官网发布消息,一名新冠肺炎患者在泰国接受联合用药 48 小时后病情好转。泰国医疗团队的用药包括抗流感病毒药奥司他韦,和一种抗艾滋的药物。

他们所说的抗艾滋药物就是 " 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 ",合称克力芝。两者都是蛋白酶抑制剂,通常联合使用,用来治疗 HIV ( 艾滋病)病毒感染。

在病毒的复制过程中,某种特定的蛋白酶往往扮演非常关键的角色。同时,一种酶只催化一种物质发生一种反应,或者化学类似物质的相同反应,对其它物质和反应绝对不会有催化作用。因此,在对新型冠状病毒的了解尚浅时,找到与它在复制过程中所使用的类似的酶,是对新病毒用药时的一种方法。

研究发现,HIV 病毒和冠状病毒在实现病毒复制的过程中,都利用蛋白酶切割蛋白质。从上述的几个治愈或好转的病例来看,HIV 病毒和新冠病毒使用的蛋白酶有相似性。而克力芝的作用原理是与 HIV 病毒蛋白酶催化部位结合,干扰病毒的装配过程。因此克力芝被认为也可用于治疗新冠肺炎患者。

除了原理说得通,还有已知的 " 简易 " 试验也曾一定程度论证过药效。

在 SARS 病毒肆虐时期,曾经有过一个临床试验:41 名 SARS 病毒香港患者接受了三个星期治疗,用药方案是克力芝和利巴韦林(一种抗病毒药物)。

经过这种用药方案治疗后,患者死亡率只有 2.4%。而在进行临床试验的香港医院,在 2003 年 4 月 16 日之前,常规治疗过 111 个非典患者,死亡率为 28.8%。

遗憾的是,这次临床试验没有设置对照组,克力芝的治疗效果还没被真正证明。后来 SARS 病毒消失了,也就没有做进一步试验。

据中国科学家 1 月 24 日在《柳叶刀》上的文章,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已经启动了克力芝的随机对照试验。

2020 年 1 月 18 日,国家卫健委办公厅近日向各地卫健委下发《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二版)》,在 " 抗病毒治疗 " 一点中首次明确写到:" 目前尚无有效抗病毒药物。可试用……洛匹那韦 / 利托那韦每次 2 粒,一日二次。"

此方案目前更新到第五版,克力芝仍然在建议用药中。

但作为一种临时拉来的 " 救兵 ",也有专家对克力芝的效果表示质疑。质疑的焦点在于副作用与普遍适用性上。

2 月 4 日,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李兰娟表示,抗艾滋病药物克力芝对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效果不佳,且有毒副作用。

传染性疾病药物研发专家洪志在接受《南方人物周刊》采访时表示,药的副作用跟剂量、用药时间长短也有关。因为治疗艾滋病的这个药(如克力芝)患者要长期地吃,所以对药的副作用研究比较深入。新冠肺炎是一个突发病,服药时间相对较短,即便存在一定副作用,也可以试试看。但克力芝的有效性,现在也还只是个案。还需要临床进一步证实。服用必须谨慎小心。

泰国的医疗团队也强调,奥司他韦和克力芝这种用药方案可能并不适用于所有新冠肺炎感染者。有一名病人接受同样疗法,却出现过敏反应。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则提醒医生,要注意洛匹那韦 / 利托那韦相关腹泻、恶心、呕吐、肝功能损害等不良反应,同时要注意和其它药物的相互作用。

阿比朵儿、达芦那韦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李兰娟在否定克力芝的同时,提出阿比朵尔、达芦那韦能有效抑制冠状病毒 ,并且建议将以上两种药物加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

阿比朵尔和达芦那韦均为广谱抗病毒药物。

所谓广谱,简单说就是基于不同病毒的共同特征来设计药物,从而可以用一种药物治疗多种有相似特征的病毒。广谱抗病毒制剂研究往往从病毒侵染或宿主细胞防御两个角度入手,也就是研究如何降低对手攻击力,或如何增强自己的防御力。

具体来说,阿比朵尔主要用于防治甲型及乙型流感病毒引发的流行性感冒,以及其他呼吸道病毒感染,作用原理是通过结合流感病毒的蛋白,抑制流感病毒和人体细胞膜的融合。达芦那韦则是一种治疗 HIV 感染的药物,在世界卫生组织的基本药物标准清单上,常与利托那韦一起使用。这两种药物都是通过 " 减弱对手攻击力 " 的方式来达到效果。

李兰娟团队表示,在体外细胞实验中发现: ( 1 ) 阿比朵尔在 10~30 微摩尔浓度下,与药物未处理的对照组比较,能有效抑制冠状病毒达到 60 倍,并且显著抑制病毒对细胞的病变效应。 ( 2 ) 达芦那韦在 300 微摩尔浓度下,能显著抑制病毒复制,与未用药物处理组比较,抑制效率达 280 倍。

据李兰娟院士团队成员、浙大一院副院长陈作兵介绍,现在这两种药物已经在浙江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中使用,下一步计划用这两种药物替代其他效果欠佳的药物。而武汉协和医院在 1 月 23 日发布的《协和解决方案》升级版中,也推荐使用阿比朵儿(品牌名:琦效)。

当然,围绕这两种药物的争议同样存在。

不少人对李兰娟团队实验的抑制浓度表示质疑。接受《南方人物周刊》采访时,传染性疾病药物研发专家洪志说:" 因为你在体外可以不断地增加药量,不受限制。但在体内的话,你不可能,每天吃药有一定剂量的限制。这涉及到药物代谢动力学和药效学这两个重要的学科。只有当药物在体内试验后的药物浓度,大于或远超于你在体外看到的抑制浓度,才有一定的药效可能性,起码才可以进行一些探索。"

瑞德西韦

1 月 31 日,《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了一篇论文。论文写到,一名在美国接受治疗的新冠肺炎患者,最初症状轻微,发病第 9 天进展为肺炎,使用瑞德西韦治疗后,结果显示治疗有效,但仍在住院观察。

瑞德西韦是美国吉利德公司研发的一种抗病毒药物,其作用原理是阻止病毒在体内进行 RNA(核糖核酸)复制。这款药物原本用于对抗埃博拉病毒,但在二期临床试验中疗效不理想,至今还没有在全球任何国家内获批上市。由于瑞德西韦的作用靶点 RNA 聚合酶 RdRp 也存在于新型冠状病毒上,所以也被认为可能治愈新冠肺炎患者。

这篇论文被翻译和转述成中文报道后,瑞德西韦在民间声名鹊起。甚至,关于瑞德西韦药效显著的传闻四起。

据《中国科学报》报道,复旦大学基础医学院研究员袁正宏如此解释瑞德西韦的走红:

它的作用靶点 —— RNA 聚合酶 RdRp 也存在于新型冠状病毒上,结构上非常相似,这是它的一大优势。

第二, 瑞德西韦在前期细胞和动物实验中,均显示对 SARS 冠状病毒和 MERS 冠状病毒有较好的抗病毒活性。

第三, 个别新冠肺炎病例使用瑞德西韦治疗后报道有效。

第四, 作为一种在研药物,它在人体上使用的安全性有一定数据支撑,可以加速开展临床研究。

目前,这是唯一一个同时具备以上四大优势的药物,它的 " 火 " 不足为奇。

但事实上,瑞德西韦成功改善病人症状只是个例,其疗效还需要更科学的临床试验。

在疫情爆发后,基于 " 同情用药 " 原则,中国药监局已经批准了瑞德西韦用于治疗新冠肺炎患者的临床试验申请。所谓 " 同情用药 ",即患者患上危及生命的疾病且无药可医时,医生可以申请使用在研药物。

吉利德在一份官方声明中称,他们已与中国卫生部门达成了协议,为两项临床试验无偿提供药物和支持,其中一项研究评估瑞德西韦用于确诊感染且已住院但未表现出显著临床症状(如,需要额外吸氧)的患者的治疗效果。另一项研究则评估瑞德西韦用于出现较严重临床症状(如,需要吸氧)的确诊病患的疗效。

2 月 4 日,首批 2843 盒瑞德西韦已经运抵北京。进口通关单显示,瑞德西韦每支(150 毫克)单价约 20 美元。

2 月 6 日,中日友好医院副院长、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曹彬牵头,在武汉金银潭医院启动瑞德西韦三期临床研究,预期 4 月 27 日结束。有 761 例患者(其中轻、中症患者 308 例,重症患者 435 例)进入测试,采用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方法。

图片来源:新华视点

2 月 7 日,湖北省医疗救治组专家、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赵建平表示,正在进行中的瑞德西韦随机双盲对照试验按 2:1 进行,约有 66% 的临床试验患者有机会用上瑞德西韦,同时其他标准治疗也在推进。

2 月 8 日,吉利德的声明称,公司预计临床试验的牵头研究单位将会在近期公布更多详细资料。同时,考虑到当前情况的紧迫性,吉利德已加快生产进度,增加供应。

值得读者注意的是,以上所有提到的药物都必须在医生指导下采用,且不可用于预防新型冠状病毒。如果怀疑自己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请前往定点医院寻求专业医生的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