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系为什么被平安好医生“驱逐”?

来自:虎嗅APP 2020-05-23

出品丨虎嗅科技组

作者丨石三香

题图丨 IC photo

平安好医生换帅事件又有了新进展。

昨日晚间,平安好医生在补充公告中称,由于王涛履行管理职责未达到董事会预期,经董事会决定,自 2020 年 5 月 15 日起免去王涛董事会主席等职务。

这与王涛之前的自述是矛盾的。5 月 15 日深夜,王涛在其朋友圈中回应免职一事时表示:" 经本人提出,董事会批准,我将不再担任平安好医生董事长和 CEO 职务。"

据财新报道,平安好医生 COO 白雪(历任阿里巴巴人力资源总监、市场总监等)、CPO 吴宗逊(前淘宝商户平台事业部副总经理)、CTO 王齐(前阿里巴巴集团技术副总裁)也在王涛之后相继被免职,平安集团指派的新管理层已到岗接任。

还有一个细节是,平安好医生在此前 5 月 15 日发布的人事变动公告中并未如常感谢王涛为公司做出的贡献,即便平安好医生算得上是王涛一手打造的。王涛相对更顾及这层 " 面子 ",发表了感谢了马明哲、投资人、合作伙伴及同事们的离职感言。

细品这微妙的措辞,王涛,或者说王涛代表的平安好医生阿里系高管团队,与平安系的矛盾已经呼之欲出了。

从 0 到互联网医疗第一股

相比于微医、春雨医生、丁香园、好大夫在线等互联网医疗平台,成立于 2014 年 8 月的平安好医生其实是后来者。但到了 2018 年,这家公司却最先登陆了资本市场,成为首家上市的互联网医疗企业。

2013 年年底,移动互联网兴起,平安集团董事长马明哲看到了涉足医疗的契机。彼时,先后在阿里担任科技副总裁、高级副总裁等职务的王涛已经离职,被马明哲看中,带着一众阿里人加入平安。

王涛

之后的故事,就是王涛一手打造了平安好医生,并曾在多次公开场合提及为公司规划的四个成长阶段:完善用户场景、数据积累、爆发式收入增长及大规模盈利。

他选择从在线问诊、预约就诊切入,先实现用户与医院、医生之间的连接。在此基础上完成了家庭医生服务(在线问诊、挂号等)、消费型医疗(体检、医美等)、健康商城(电商)、健康管理及互动(主要是 App 内广告)四条业务线的布局。

从业务上来看,各家互联网医疗平台差别并不大。平安好医生跑得快,更像是富二代对草根的碾压。

作为平安集团全资子公司,平安好医生惯被认为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首先,其他平台发愁的流量问题,在平安好医生这儿不算太难,平安的导流给了平台廉价获客的机会。其次,平安集团的输血也让平安好医生能跑得更快,尤其是在医生资源上的跑马圈地(高薪引入知名医生),以及营收的高速增长方面。

结果便是,短短 4 年后,平安好医生在友商还不温不火时就完成了 IPO。可以说阿里系的技术和速度,加上平安系的生态和数据,催熟了这家年轻的企业。

王涛没做到什么?

那么现在王涛等陆续被免职,又是因为什么?

有互联网行业分析师认为,王涛和平安的矛盾可能来自于激励模式。" 王涛虽然年薪很高,但只有 0.46% 的股权,这对创始人、CEO 来说这很难接受。" 从平安好医生的财报数据中虎嗅发现,王涛的年薪已从 2018 年的 2059 万元降至 792 万元。

不过,也有接近平安好医生的人士告诉虎嗅,王涛被免职的原因主要与公司的经营业绩未达理想状态有关。

据上述人士介绍,平安集团在 2019 年年初时给平安好医生的电商业务(即健康商城)定下了营收 50 亿元的目标。但实际上,健康商城在去年贡献的 29.02 亿元收入,只完成了不到六成。全年总收入也不过 50.65 亿元,亏损也在意料之中。

图源:平安好医生 2019 年财报

这还是持续依靠平安集团输血的结果。去年全年,仅平安寿险一家公司就向平安好医生采购了超过 14 亿的在线医疗等服务,其他平安子公司的贡献也并不小。

另一方面,平安好医生的业务增长正在放缓。根据公司历年财报及招股书数据来看,2019 年公司的整体营收增速为 51.8%,而 2018 年、2017 年这个数据分别是 78.7%、210.6%。2018 年实现同比增长 108.1% 的健康商城业务,在 2019 年的增速也只有 55.7%,毛利率也下降了 2.7%。

用户增长也表现出了一定程度的疲软。去年,平安好医生注册用户增幅为 18.9%,仅为 2018 年的一半;MAU(月活跃用户)、MPU(月付费用户)增速只有 20% 多,远低于 2018 年超过 85% 的数据。

虽然没法赚钱是整个互联网医疗行业的通病,但成立 7 年、上市 3 年后,平安集团可能等不及要亲自下手了。

最近平安好医生遭遇的抄袭指控,也被认为是人事震动的导火索之一。5 月 9 日,雪扬科技 CEO 马剑飞在微博控诉平安好医生的 " 健康卫士 " 产品恶意抄袭自家的 " 安顿 ",并已向法院提请诉讼,索赔 5000 万元。

虽然此事尚无法律定论,但这场风波显然给依靠 App 这一产品形态为生的平安好医生,以及技术出身的王涛都带来了很大的负面影响。

桩桩件件,都是业务负责人的锅。而如前文所述,平安好医生的 CXO 团队,全部来自阿里系。

即便如此,圈内人也无法忽视过去两个月间平安好医生市值的暴涨。

犹记得 2018 年平安好医生成为互联网医疗第一股时,高光并没有持续多久,上市后破发、股价腰斩令人大跌眼镜。此后,公司市久久在 600 亿港元左右徘徊。

直到今年 4 月,平安好医生在二级市场才完成了一次漂亮的翻身。4 月 15 日,公司股市值首次突破了千亿港元大关。据《财经》报道,王涛还在社交网站发表了 " 千亿梦想,真的实现了 "。

从 0 到上市,王涛用了 4 年;从上市到 1000 亿,王涛又用了 3 年。

不过遗憾的是,业内人士认为平安好医生股价暴涨更像是疫情催动的一场互联网医疗泡沫。在特殊时期,线上医疗的确收割了一波意料外的流量,无论是 BAT、还是微医、春雨医生们,都同样享受到了。但随着生活的恢复,有多少可以留存,也一直是业内讨论的焦点。

平安系深入业务一线,然后呢?

那么," 踢掉 " 阿里系之后,平安好医生会受到怎样的影响呢?对此,平安好医生回复虎嗅,公司一切经营如常。

诚然,如前文所述,平安集团指派的新管理层已到岗接任。短期内,公司按照既定管理制度和决策机制经营没有问题。但长期呢?

据平安好医生介绍,47 岁的方蔚豪在平安内分管了众多业务:创建平安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为中小公司提供设备租赁等服务),担任董事长兼 CEO;又是平安医疗健康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平安医保科技)的联席董事长兼 CEO、医健通医疗健康科技管理有限公司(医院管理等)董事、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

方蔚豪

其中,平安医保科技是平安集团全资子公司中的另一家独角兽。在 2018 年时也一度传出将赴港 IPO,但至今尚无进展。

可以见得,平安集团选中方蔚豪,既因为他是 " 自己人 ",又因为其在医疗科技领域已经有了经验。但方蔚豪是否具备带领平安好医生扭亏为盈的能力呢?至少目前来看,他并没有相关的经验。

不过,随着平安系高管深入平安好医生的业务,下一步很可能是将平安集团的医疗版图进一步打通、融合,甚至不排除拆分重组的可能,非 " 自己人 " 不能完成。当然,目前这还只是来自业内的推测。

肯定的是,走马上任的方蔚豪必将面临扭亏为盈的考验。今年 2 月,王涛 "2021 年实现盈利 " 的豪言犹在耳边,权看方蔚豪接不接得住了。

我是本文作者石晗旭,关于医疗我都想了解,微信:shx0427,欢迎行业人士聊天爆料(加微信备注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