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女性的不断选择,成就了现在的自己

来自:PingWest 2020-03-09

女性在职场上担任了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她们建立起的成就丝毫不亚于男性。

时值38国际妇女节,PingWest 品玩采访了几位职业女性,她们身处不同类型的职场,有的放弃了自己17年的工作,回归家庭;有的放弃了大企业的工作,选择了前途未卜的创业之路;有的几乎每天都在家庭和事业中做两难的选择。

这些冒险和选择,积累成现在的她们。

舞清影

阅文集团大神作家、云起书院现实主义题材代表作家,河南省作协会员、中国作协会员

在成为网文作家之前,我在银行工作了17年。一直到提出离职,我一直都在一线前台工作,非常忙碌。银行作为一个传统行业,历来晋升都是十分困难的,而且我作为一个女性,说实话想要取得进步就会更难一些。

后来会选择离开,也并不是因为工作上遇到了什么困难,正相反,我在那儿工作得很开心,能够获得很多的满足感和成就感,与同事之间相处也非常融洽。在我看来,这种同甘共苦是任何东西都换不来的人生财富。所以平心而论,对于当时的离开还是有些遗憾的,但终究是为了家庭,所以也不曾后悔。

当时我的女儿已经上四年级了,因为我和我爱人工作都很忙,所以一直都是我父母在带,那时觉得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所以最后才决定了离职,做一个全职的家庭主妇。

每天的生活很稳定,就是做饭,接送孩子、辅导孩子。但相对的就多出来了很多空闲的时间,因为一直都比较喜欢写作,就会在网上写一些东西,后来被编辑看上,顺水推舟地去了网站写了连载,一直就到了今天。

作为一个女性作家,我写的内容都偏现实一些,人物的职业也比较冷门,和其他女频作家的文章相比,我的作品的受众面肯定会更窄一些,但是就是因为我最初写作的时候不是为了钱也不是为了名,只是爱好,只是希望把我的文字写出来,让更多的人看到,所以就算有时候面对一些质疑,也自己坚持写下来了。

《明月度关山》,入选第十届茅盾文学奖参评作品,获第二届网络文学现实主义题材征文大赛一等奖

我在每次写作涉及到其他专业内容的时候都会提前做好功课,绝不会凭空想象,用心和专注地创作这个作品。就还是那句话,“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当然这期间,家人的支持也很重要。我爱人特别支持我写作,有时候会主动帮助我搜集素材。在他看来,我能做自己喜欢的事就很好,从来对我也没有什么经济上的要求。我在写《明月度关山》的时候,就是他陪着我去山区做了很多次实地采访。所以直到现在,我都很感激我的家人,是他们一直身体力行支持我的写作。

我从一个职场女性变成一个全职家庭主妇,又转变成为网文作家+家庭主妇。我以往在工作上要强好胜的精神现在全都用到写作上了。一定程度上,写作帮扶着我比较顺利地完成了社会身份的转换,使我还是之前那个充实的自己。

莫凡

青团社高级副总裁、2019年度福布斯Under 30精英榜

莫凡

2016年,我刚加入青团社的时候公司刚好A轮,规模不大,才60多个人,现在已经有200多人了,这其中不包括灵活用工的员工。去年2月,青团社获得了蚂蚁金服领投数亿元B+轮投资,现在青团社单日报名人次超60万,也与ZARA、肯德基、瑞幸咖啡等达成合作。

2015年刚毕业的时候我正式加入了蘑菇街,不久就成为蘑菇街的网红生态平台uni的项目负责人。之后受到青团社创始人邓建波的邀请,加入了青团社。

我选择青团社有几个原因,简单说,青团社和我在蘑菇街负责的业务是有相似性的,都是在做商家和人之间的双边平台;这个业务非常有价值,一开始青团社做的兼职业务,这是能帮助学生赚到钱,锻炼他们的能力的业务;再一个就是因为创始人邓建波,他是正儿八经在做这个事,想把它做好,而不像某些创业者是在算一笔账,能怎么估值,要上市还是卖掉,想要赚到多少钱。

蘑菇街是一个很稳妥的选择,但我想,这个年纪还有勇气去试试创业,而且等以后更有工作经验了,可能遇不到那么好的机会。

在大公司做一个业务负责人,更像是一个一亩三分田的职业经理人,更多考虑的是工作职责,但创业有很多边界都特别模糊,更多是一个责任,不可能很快会有收获,要长期地去看这整件事。到目前为止,加入青团社可以算是我最对也是最大的一个转折点,它让我得到了一些非常大的突破。

创业过程中,遇到的女性刻板印象还是有的,别人会默认带团队的人是男性,会觉得女性会不会不那么理性,以后会不会因为家庭的原因没办法坚持下去,会有一些自然而然的主观判断。明面上没有人会这样说我,有时候会拿这些来开玩笑,当然我也会开玩笑跟男性领导说,你看你,又要工作又要养家。

我不会把这些事当事,如果当事我早就爆炸一万次了。类似的事还是蛮多的。对于创业者来说,每天会起码遇到十个困难点,每天都会有各种各样的挑战,比如怎么做投放,比如怎么样做服务,很多困难都是要你来解决的。困难多了,习惯了困难,也就没什么了。现在的心理波动越来越小。

如果这些事跟我的事业没有关系的话,我就不太管这些。当然也不会因为我心态好,我就全盘接受,有过分的还是会发声,也会Say No。

创业每晚工作到晚上9点实在太正常了,全公司都是到10点,11点,这样的状态大概持续了2年时间。我不会觉得累,偶尔体力跟不上,但只要眼前这个事解决了,我就会好开心,有跟大家一起奋斗的感觉。

女性要在职场成功,我觉得最重要的品质是要雌雄同体。女性领导的优势是有同理心,很容易感知到团队每个人的需要,但也容易过度付出,有时候也要心大一些。

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想要成功,肯定要比任何人都付出更多的努力。

彭爽

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微软小冰产品负责人

选择不会同时出现,然后让你抽个签。选择都是一步步出现的,我先是选择了产品这条路,之后发现我很喜欢做产品,身上也有很适合做产品的地方,然后才有后面的机会,可以选择做一个什么样的产品。

我当时在国外呆了一段时间,八九年前那个环境,很多人选择出国,在国外定居下来。我选择回国是有一点逆潮流的,我觉得回来更适合我。一堆砝码放在那儿,有一个砝码可能重一点。

从结果上去看,最后都是选择了最恰当的选择,最早的时候内心就有了的选择。这个时代是有余量允许我们犯错的,哪怕我当时选错了,先去做了另外一个工作,我可能会非常不情愿,之后还是有调整的机会。

说到女性工作者,大家都会联想到“家庭和工作的平衡”,我也就想实验一下,当我们说到一个有成就的女性的家庭时,我们会谈什么?我想到了屠呦呦,就搜索了“屠呦呦”和“家庭”两个词,你知道蹦出来的结果是什么内容吗?

“屠呦呦背后的男人,如何在事业和家庭之间做另类选择”。

我觉得挺有意思的,如果搜索很成功的男性和“家庭”,很大可能不会关注他的妻子“另类选择”这个话题。大家不会说他老婆生病了,他没有去照顾,而是会强调他有多么专注,或者坚持不懈。

李蕾

电视节目主持人、制片人、作家,公众号“美的专业主义”创办人

李蕾

我在很年轻的时候就开始自食其力了,工作那么多年,有一件事挺明确的,如果你拿做事来养活自己,拿别人就做事的标准来要求你,如果你用做人来养活自己,别人就用做人的标准来要求你,这是很公平的。

无论在职场中,还是在创业,我都是一个做事的人,所以遇到的问题都大同小异。但是创业会对人的要求更高,因为他更自由,自由是个很昂贵的事情,所以我觉得现在会比在职场的时候更累一点,也不会那么任性。

我现在做微信创业,微信这是个空抽屉,抽屉里面想做什么,想玩什么游戏,完全可以根据每个人的情况来。我最早在做微信公众号的时候,还不懂什么叫做创业,我只觉得这是我擅长的事,那么就做吧。

女性要成功得在工作上付出更多,我当然认可这句话,而且“工作”这个词可以换一换,就是在“地球”上,女性都比男性付出更多。因为没有任何一个女性是可以只工作,而不管别的,但是的确有这样的男性存在。

我试过早上要出门开会,女儿突发高烧吐在自己的身上,这个时候我就必须要做选择,是留下来照顾她,把她送到医院去看医生,还是说把她留给阿姨,自己去开会?有时候出差的时候,女儿会突然泪流满面地说“妈妈,你永远不要上班好不好?”那又该怎么办?

我当然希望一切都那么完美,所有的事情都能如我所愿,但这种事从来没有发生过。我能做的认真地告诉女儿,自己除了是她的妈妈,还有很多事要完成,要去做自己觉得很有趣的事。

现在也会遇到很多事业和家庭的冲突,我觉得在这二者之间应该再加一个选项,就叫做自己。永远是自己大于事业,自己大于家庭,遇到冲突的时候,我会停下来想一下,怎么做自己才会比较安心,比较快乐。那么在此时此刻此地,这个一定就是我能够做的最好的选择。

它一定不完美,但是一定有办法。

宋睿华

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微软小冰团队首席科学家

风险和收益是并存的,如果你不冒风险,你也不会有很大的收益。我加入小冰团队之前,职业规划是比较稳妥的,加入小冰团队对我来说是一次冒险。在小冰的这两年多时间里,我特别能够体会到的是大的成长可能会伴随着失控感。你如果做的事情在大家看来是100%有把握的,很有可能这个东西是收益不大的,相反,在别人还没有看清楚,你也只有50%的把握的时候,去探索并完成它,收获会更大。

就比如说有时你觉得一个研究方向很清晰,在某一热点上做一项工作大概率能发表一篇论文,但是可能结果并没有产生大的影响。相反,如果你发现了一个有价值的方向,哪怕它并不热门,哪怕自己也只是看到一点微光,但你有一种感觉,这个问题对领域来说有可能带来一种全新的尝试和突破,就值得去探索。

我之所以说有50%的把握就可以去做,也是因为女性更多的时候偏谨慎。记得在高考报志愿之前,我妈妈说,你估算出的分数可以再加20分,然后按照这个水平去找理想的学校吧。我问她为什么,她说,因为你会偏谨慎。后来最终的分数出来,正如我妈妈猜测的那样,比我估算的分数高出了40分。

这可能也是大多数女性的特点,我们谨慎,有时候可能会有点胆小。一个好的想法在头脑里萦绕很久,却害怕太出风头,不敢当众提出来。一个不错的计划,会考虑很多人的看法,而迟迟不敢去开始。因此,我们更需要鼓励,有时候是来自友好的上司、朋友,但更多的时候需要自己在内心宠爱自己,给自己信心。

我发现另一个特别有效的方法是问自己:“即使失败了,会怎么样?”可能会害怕丢脸?这时我会问自己:“如果是你的朋友或同事去冒险但失败了,你会嘲笑他/她吗?”通常答案是不会。其实就像你看到一个调皮的孩子飞跑的时候摔倒了,他爬起来没有哭继续跑,你心里是不是会有一种欣赏:“很酷嘛”。

在小冰的工作经历,也让我越来越意识到,最初需要控制的不是结果,而是过程。当设立了一个冒险的目标之后,我和员工、实习生会分头去找书找资料,一起学习讨论,定下来一些可行的方案,去实验。

有时候要实现目标,会缺乏某方面的资源,我也会去找去解决。有些努力发了芽,这些都会鼓励我继续浇水施肥。但比起收获,更快乐的是摸索的过程,你会为了不确定的事忧虑,但也会憧憬结果的那一刻。

我青春期该叛逆的时候都没叛逆,我遇上小冰之后才开始叛逆的。但是我感觉,叛逆也挺好的,追求不一样,没什么不对。人类发展就是靠追求不一样,如果大家都认为,原先就是最好的,那还发展什么?这也是我的一个观点,不要太迷信过去的事情,用你自己的头脑去思考,下一代永远是最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