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 IPO: “长期主义”的中国样本

来自:锌刻度 2020-01-14

撰文 / 黄枪枪 陈邓新

编辑 / 黄枪枪

一个月前的平常夜晚,荔枝(原荔枝 FM)的一位业务负责人,接到荔枝创始人赖奕龙电话后赶到一个咖啡厅。彼时,这家用户总数超过 2 亿、国内月均活跃用户数超 5100 万的 UGC 音频社区领跑者,已经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 IPO 申请。

不过,这位业务负责人,原本准备的相关业务的计划方案,却并没有成为原本预想中的谈话重点——他们聊得更多的是关于另一个看起来有点虚的词:长期主义。

同样,最近一年来,不少敏锐的员工越发感受到," 长期主义 " 这个一直被荔枝内部强调和贯彻的词,更加频繁地出现在了带路人赖奕龙的口中。

长期主义即将迎来又一次胜利——根据锌刻度最新了解情况,发行价格区间定于 11-13 美元 /ADS 的荔枝,1 月 17 日将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正式成为国内音频第一股。

面对上市后业务的透明、资本市场的审视,甚至可能的股价和市值震荡,荔枝又会有哪些应对变化?

" 股市表现固然重要,但我们更愿意站在五年、十年,乃至更长历史周期,去迎接挑战、抵制诱惑,真正聚焦于重要且长久的事业。" 荔枝内部达成了这样的共识。

这仍然是 " 长期主义 "。纵观荔枝成立到即将登陆纳斯达克这 6 年,这与赖奕龙及其带领的荔枝团队,过去多年来所奉行的价值观息息相关——荔枝,就是一段用宏观视角、长期视野,去坚持长期主义,不受短期利益驱使、不因短期困难动摇,而始终不放弃使命的发展史。

重走 " 亚马逊之路 "

如果把目光放得更远一些," 长期主义 " 这个商业术语,或许不仅是一次事关荔枝过去、未来的重大选择,而是中外众多知名企业家、管理者和企业的诸多选择。

1997 年,在亚马逊上市之初,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发布了一封致股东信:" 亚马逊立志做一家有长远发展的公司。公司所做的一切决策也将立足于长远的发展而非暂时的利益,我们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建立一家伟大的公司,一家我们的子孙们都能够见证的伟大的公司。"

其中,就包含那句著名的 "It's all about the long term"(一切放眼长期)。彼时,亚马逊公司股东不停抱怨贝索斯的经营策略太过保守和缓慢,但贝索斯并没有被股东牵着鼻子走,急于交出所谓靓丽财报。他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将赚取的收入全数投入到公司发展之中,比如建设物流网络、拓展国际市场、技术研发等等。

依靠快速的业务扩张和不断摊薄的服务成本,亚马逊将护城河挖得足够深和宽。当 2000 年网络泡沫来临时,那些快速成长的网络公司纷纷倒闭,只有亚马逊丝毫未损,投资界因此看到了亚马逊公司坚持长期主义的功力。

此后故事为人所熟知,亚马逊成了市值超万亿美元的科技巨头,贝索斯成了世界首富,他也因此被追奉为长期主义的代表——这足以让外界遐想,是否 23 年前的那句话,奠定了如今世界首富的基础?

现在,当荔枝站在纳斯达克敲钟门前,赖奕龙和他的荔枝,为何再次提起了 " 长期主义 "?是否再次想起了亚马逊的故事?

可能是的。很大程度上,荔枝的发展,其实就是一条中国版的 " 亚马逊之路 "。

或许是巧合,或许是注定。1997 年,也就是贝索斯那句 "It's all about the long term" 同年,赖奕龙也在电台进行 DJ 工作。这段经历影响了他一生:" 这一年,我看到太多有声音才华和热情的人无法获得体制内主播的工作。"

而且,当时做播客门槛也非常高,需要有很多设备,如调音台和麦克风等,录完之后还要用相应的软件进行声音编辑、降噪,操作很繁琐,赖奕龙希望有朝一日可以解决这个痛点,他甚至在 1999 年组织了一场摇滚音乐会,这些经历都成为了他创立荔枝的驱动力,因为他相信声音是有温度的,也是治愈的。

因此,尽管赖奕龙后来经历了诸多创业,但在 2013 年荔枝 App 上线时,伴随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兴起,赖奕龙第一时间看到了解决上述痛点的最好机会。

媒体公开报道的说法是,最初赖奕龙并不把荔枝当作一门生意,而是想帮助人们展现自己的声音才华。" 取名荔枝,就是试图将类似荔枝平台散落的一个个一个播客,汇聚起来,就是一颗完整的荔枝。而且荔枝果实的结出,是需要多年精心养护,一旦结果实,就可以百年千年不断产果子,这和我们的理念完全一致。"

尽管荔枝 App 上线时,音频赛道已格外热闹,凤凰 FM、多听 FM、喜马拉雅、考拉 FM、企鹅 FM 等纷纷进场,但彼时的荔枝 FM(备注:2018 年初,荔枝在一次品牌升级中已经 " 去 FM 化 ")一上线就打响了 " 人人都是主播 " 的口号,创新了音频内容创作和分享模式——荔枝技术团队费了很大心血,解决手机接收并处理声音录入的品质问题,以便让用户在进行录音同时,就能对周围环境音进行降噪,通过技术创新大大降低了播客的创作门槛。

这个模式,叫做 UGC ( 用户生产内容)。如同亚马逊当年一样,荔枝因为这个选择,在最初几年商业模式不通、融资不顺时受到了质疑:" 大家都相信音频是 PGC 的方向,不看好我们。"

"2016 年我们过得很辛苦,那时候商业模式还没有找出来,年中融资也不太顺利…… " 回忆荔枝过去的融资经历,赖奕龙感概万分," 半年见了 20 个投资人,没有融到钱。"

他去见了荔枝投资人、经纬中国管理创始合伙人张颖。" 自强则万强。" 张颖送了赖奕龙 5 个看似简单的字——在返回广州的飞机上,他一路思忖:张颖到底是什么意思?

后来,他想明白了," 当企业遇到困难时,到底是听资本的,还是听你的?"

他想起了创业者中敬佩的顺丰创始人王卫,一路风风雨雨,经受了多少冷漠和困难,其核心只有两个字:初心。" 企业想坚守自己的初心,不完全依赖于资本,时间肯定会更漫长,需要坐冷板凳。企业不要以融资论胜败,从第一代互联网开始,融资最多的企业反而基本已经消失了。因为,钱是有代价的,钱也很容易让人心态受到影响。"

坚持的价值

最终,这种基于长期主义的心态,坚定了荔枝始终坚持 UGC 模式,并在 2016 年 10 月敲定语音直播,成为未来发展的一大驱动力。

这成了荔枝快速发展的一大转折点,也成了荔枝 " 音频互娱 " 故事打动海外资本的基础因素之一。荔枝招股书就如此表示:其海量音频内容创作者群体、用户原创播客内容、语音直播及互动创新模式均为特色——对荔枝而言,因为平台内容主要来自用户原创,避免了因大量购买版权而带来的成本增加。

UGC 模式,某种程度上就是长期主义的一种尝试。

事实上,不管是国外的贝索斯、巴菲特;还是国内的美团王兴、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陈春花等,尽管都分别在不同场合,讲述过关于 " 长期主义 " 的信仰。但其定义,却迄今尚未有清楚地界定。

不过,长期主义的核心内涵却是公认的。这个核心内涵,简单来说就是 " 创造长期价值 " ——当一家公司能够创造长期的社会价值和商业价值,才值得市场的长期青睐。

很大程度上,UGC 是一场声音革命,它降低音频创作门槛,改变了广播收音等传统音频信息被动的输出与接收的交互模式,增强了主播与听众,听众与听众之间实时的交流和互动,为人们的休闲娱乐和社交提供了新的模式。

这是社会价值。商业价值的体现,用一位荔枝主播的话来说就是:荔枝的生态模式是,主播数量上涨→优质内容上涨→听众数量上涨→主播获得出人头地机会→吸引更多主播加入,形成一个良性的生态循环系统。

其背后,是荔枝遵循价值共生原则,逐年提高的主播分成比例:2017 年主播分成占荔枝营业收入的比例为 68.06%,到了 2019 年前三季度这个比例升至 70.49%。

在完善的主播培养体系下,诸多主播命运因此被改变——荔枝的头部主播之一、硬核电台的阿甘对此深有体会。

2014 年,身处北京的阿甘,闲暇之余听私人电台,萌生了去客串一下声音主播。不过,对仅有一部手机、暂时只想在业余时间客串一下主播的阿甘而言,诸多平台条件门槛过高。

直到他碰到了荔枝,在一个周五晚上,他左手端着手机,右手攥着底稿,开启录音,App 自动对周围的环境进行降噪,第一次录到满意的声音——想要实现这一点并不容易,因为对 UGC 平台来说,底层技术、服务、内容分发、社区粘性等能力至关重要,因此平台必须提供易用技术和服务,才能尽量为用户降低使用门槛,而只有建立内容分发、社区粘性等能力,UGC 内容才可以被合理传播,进而提高活跃度和用户忠诚度。

几年过去,辞去原有的工作组建专业团队的阿甘,已一跃成为荔枝头部电台之一。" 每月赚十万元以上。"2019 年 12 月,阿甘对锌刻度说。

事实证明,尽管开始会慢,但荔枝坚守长期主义是正确的抉择,UGC 模式更有生命力与高活跃度——怡乐电台主播张志远对此有难以忘怀的情愫。

2016 年,张志远兼职成为一名声音主播,反复权衡了之后将主要精力投入荔枝平台:"UGC 阵营的荔枝,年轻人居多,整体氛围轻松活泼,而 PCG 阵营的平台以课程为主,学习氛围更浓。"

张志远向锌刻度回忆了一件事:由于工作原因,怡乐电台中间断了整整一年,之后在荔枝复播时内心忐忑,也没抱多大希望,不曾想粉丝一个也没少全部来捧场。

某种程度上,这就是荔枝长期坚持 UGC 的价值——当荔枝的价值不断被挖掘、不断被放大之后,通过用户与内容之间搭建的共生桥梁,荔枝打造出一个年轻群体为主、高黏性、高高活跃度的中国最大 UGC 音频社区,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这和陈春花教授在《只有做价值共生,你才有可能成为长期主义者》中写的道理一样:" 当确定长期主义时,你一定要记住,其实就是要回答三个根本性的问题:第一,企业跟环境一定是一种共生关系;第二,你一定要有能力去认知这个世界;第三,组织的使命必须是向善的,而且这个向善的力量能够让组织获得真正能量的来源。"

一个相印证的事实是:赖奕龙在内部给高管团队分享自己的管理和战略心得中,陈春花是常常被提及的一位。他们都是长期主义价值的共同秉持者。

中国范本的未来想象

现在,如同腾讯从一家游戏公司,逐步进阶为社交公司、数据公司,甚至是一家汇聚各行各业产业价值、做广泛连接的公司——即将在纳斯达克敲钟的荔枝,也已从一家播客公司,进阶为语音直播公司、社交公司,演变为一家融入生活方方面面的综合娱乐公司。

是的,荔枝已经被广泛视为音频版的 Instagram 和 YouTube。

" 我们今天所做的仅仅是开始,荔枝的蓝图是一个全球化的 UGC 音频社区,在这个社区中,每个人都可以通过展现声音魅力成为主播,用声音分享故事以及建立相互理解的联系。" 从荔枝方面出来的消息显示,他们正拓展中东、东南亚等地用户,并逐步实现全球化。

PPT 截图显示,荔枝是中国最大的 UGC 音频社区和音频互动平台

荔枝于 2016 年 10 月上线的语音直播业务,早在 2108 年就收入超过 1 亿元。而根据荔枝最新公布的招股书显示,2019 年前三季度,荔枝已实现营业收入 8.15 亿元,超过了 2018 年全年营业收入,其中,2019 年第三季度荔枝收入增长明显,实现单季度净收入约 3.3 亿元,同比 2018 年第三季度,增速达到了 72%。

这让外界意识到,音频赛道是一个无限广阔的天地,甚至引来了陌陌、网易云音乐等其他赛道选手的跨界竞争。

它的下一个目标,是通过 AI 赋能做大做强声音生态圈——招股书显示,荔枝 2019 年前三季度的研发费用总额为 1.06 亿元,其研发费用同比 2018 年前三季度增长了 96%。

目前,荔枝不仅是行业内率先将 Al 技术应用于音频内容分发平台,同时也是中国为数不多的提供全智能 AI 分发的在线音频平台之一。而最新动作,则是在去年 10 月,与百度旗下智能音箱小度达成战略合作。

另外还有几大 AI 战略未来布局方向:一是千人千音,通过大数据对用户的分析,形成动态优化的推荐体系;二是语音识别,通过语音识别进行内容审核,实现多样化的流量变现。最后是 loT,这被视为下一个流量风口,国内外头部互联网巨头都在这个赛道上扳手腕。

5G、AI、IoT,这些前沿技术的布局,将对荔枝未来发展产生哪些重要影响呢?

目前下结论实在太早其实,如同人生是一场永不停止的长跑,暂时的胜利者是机会主义者,阶段性的胜利者是实用主义者,而永久的胜利者才是长期主义者——无论是亚马逊,还是巴菲特,或者国内的阿里云、华为麒麟处理器,他们都得益于在机会来临之前,选定一个方向布局和耕耘,耐心是他们的共同点,而不是风口来了再追风。

这就是长期主义和机会主义的最大区别,也才是长期主义真正的奥妙。

" 无论是个人还是公司,结果的评价,必然以周期的单位长度而循环迭代。周期越短,循环越快;周期越长,循环越慢。快有快的益处,也有快的促狭窘迫;慢有慢的难熬,也有慢的腾挪优雅。" 这的确是长期主义的应有之义。

从这个角度,人们也就能理解:在音频行业这条未完待续的赛道,面对即将敲钟成为 " 音频第一股 " 的诱惑,赖奕龙在那些深夜与下属的谈话中,不是说资本市场、商业模式、变现逻辑,却一再谈起了 " 长期主义 " 这个略显空洞的词。

也是,亚马逊过去 20 多年的经历足以证明:任何一个企业业务都会出现危机,任何一个企业的股价都会出现波动,但这有什么关系呢?最重要的,是这个企业的商业价值观是否发生改变,对长期价值的追求是否发生改变。

而赖奕龙和他带领的荔枝,给出了中国创业者的范本。

-END-

文 / 排版 / 图 | 锌刻度

商务合作、转载:13452396140

投稿、线索:pcw-huangxu@vip.sina.com

喜马拉雅独家音频:锌刻度漫谈(ID:30888705)

官方网站:www.znk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