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企业从“0” 到“IPO”需要多长时间?美股史上最大生物科技公司Moderna一路狂奔全记录

来自:IT思维 03月20日

文/邱伟龙

图 | Moderna Therapeutics(来源:Moderna)

编者按:从2010创立,到2011年正式运行,再到2018年上市,Moderna创造了美股史上最大生物科技公司IPO记录。本文从“mRNA技术萌芽——Moderna的诞生——公司初创——迅速崛起”四个部分系统的梳理了Moderna从“0”到IPO上市之间发生的故事。

全面读完本文预计需要25min。以下,Enjoy

技术萌芽

作为生命的核心分子之一,mRNA自从上世纪60年代被发现和证实以来,就一直是科学家研究的重点领域。

上世纪90年代初,美国科学家Jon Wolff发表的论文向世人证明了将体外转录的mRNA或人工合成的质粒DNA注射进小鼠骨骼肌内,可以在其肌肉细胞内产生相应表达的蛋白质。

由此,出现了一批科学家们想利用mRNA指导蛋白合成的能力,来开发一个全新的医学平台,来治疗疾病。

但在当时,基因泰克走过的路太过成功,加上mRNA实在不够稳定,蛋白的表达量非常低,因此人们把注意力主要集中在质粒DNA以及病毒DNA上。

而mRNA这条路,也并不是没人继续探索。在随后的几年,又有科学家发现,实验室合成的mRNA在注射之后会引发免疫反应,形成炎症。因此,一些科学家开始尝试通过修饰mRNA的结构来避免产生注射后的免疫反应。

2005年,在该领域研究多年的宾夕法尼亚大学生物化学家Katalin Karikó以及Drew Weissman有了重大突破,他们发现通过改变组成mRNA的四种碱基中的一种尿嘧啶的结构,将其替换为假尿嘧啶核苷时(2008年又发现了5-甲基胞嘧啶核苷可以替换胞嘧啶),可以避免细胞识别该类mRNA分子,躲避机体的免疫应答反应,从而可以在小鼠体内产生稳定的蛋白质。

由此,RNA疗法的大幕缓缓拉开。Katalin Karikó以及Drew Weissman注册了一家公司RNARx,希望把研究成果转化为商业价值,以RNA修饰技术为基础开发药物,并且获得了政府的近100万美元的小企业资助。

遗憾的是,当资金用完的时候,研究没有取得很⼤的进展,而且更严重的是,Katalin Karikó以及Drew Weissman和宾夕法尼亚大学对该技术的知识产权产生了分歧,最终宾夕法尼亚大学将专利权卖给了Cellscript公司,RNARx的商业化之路断掉了。

Katalin Karikó以及Drew Weissman的坎坷创业暂且不提,在他们首次研究成功后的2006年,出现了另一件影响Moderna诞生的技术。

2006年的时候,日本科学家山中伸弥在《CELL》上发表了关于诱导多能干细胞的研究,其利用逆转录病毒为载体,把四种转录因子基因(Oct3/4、Sox2、c-Myc和Klf4)引入小鼠成纤维细胞,使其变成了诱导性多能干细胞(iPS cells),该细胞在形态、基因和蛋白表达、表观遗传修饰状态、细胞倍增能力、类胚体和畸形瘤生成能力、分化能力等方面都与胚胎干细胞相似。

图 | 山中伸弥(来源:京都大学官网)

2007年11月,山中伸弥实验室和由中国科学家俞君英领衔的Thompson实验室几乎同时公布的研究成果显示,利用iPS cells技术同样可以诱导人皮肤纤维母细胞成为几乎与胚胎干细胞完全一样的多能干细胞。

这是一个里程碑式的成就,它绕开了经典胚胎干细胞技术使用人胚胎细胞伦理问题,还使得人们对多能性的调控机制有了突破性的新认识,进一步拉近了干细胞和临床疾病治疗的距离,因此,这一研究成果引起了科学界轰动,被广泛关注。2012年,山中伸弥也因此获得诺贝尔生理学和医学奖。

但山中伸弥的诱导性多能干细胞技术,仍然需要克服许多关键障碍。其中, 最重要的就是该技术使用外源DNA或装载DNA的病毒载体来诱导正常细胞转化,其中DNA可能会整合⾄靶细胞基因组中,从而导致⾮预期的诱变效应,导致癌症发生,而这意味着该技术很难实际应用于人体。

由此引出了Moderna创立的一位关键人物Derrick Rossi,他是一位干细胞科学家,哈佛大学医学院和哈佛大学干细胞与再生生物学系的助理教授,哈佛干细胞研究所的首席教员。此前,Derrick Rossi曾在斯坦福大学从事干细胞和衰老领域博士后研究工作。

图 | Derrick Rossi(来源:哈佛大学官网)

2007年,在阅读到山中伸弥的研究后,Derrick Rossi产生了极大的兴趣,鉴于外源DNA或装载DNA的病毒载体诱导干细胞技术产生的不良结果,Derrick Rossi设想通过使用mRNA来引⼊外源转录因⼦,mRNA只需进入细胞质内就可以进行翻译,产生作用并且一段时间后就会被降解,不会影响靶细胞的基因组,也就不存在致癌风险了。

2009年11月,在过去了大约一年半后,Rossi团队里的博士后Luigi Warren完成了试验研究,RNA诱导的多能干细胞(RNA-induced pluripotent stem cells, RiPSCs)技术问世,该技术也被《时代》杂志评为2010年十大医学突破。

Moderna的诞生

RNA诱导多能干细胞技术的成功,为Derrick Rossi带来了荣誉的同时,他也想着把这项技术商业化,但是,此时的Derrick Rossi相对年轻,没有创业经验,为此,他向同在哈佛医学院任职的前辈Timothy Springer求助。

图 | Timothy Springer(来源:波士顿儿童医院官网)

Timothy Springer是一位在学术研究、新药研发以及投资领域都有卓越成就的传奇人物,早年师从诺贝尔生理与医学奖得主、单克隆抗体技术的发明者之一Cesar Milstein教授从事博后研究。早在1999年,他创立的生物科技公司LeukoSite就被Millennium Pharmaceuticals以6.3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多个上市抗体药物,包括Entyvio(维多株单抗)、Lemtrada(阿仑单抗)和 Raptiva(依法利珠单抗)等,都得益于他的研究或投资得以成功研发上市。

Derrick Rossi在RNA诱导多能干细胞上的研究成果也给Timothy Springer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为此,Timothy Springer将他推给了另一位鼎鼎大名,无数年轻生物科学家都渴望一见的人物Robert Langer,并为他们组了一个会话时长约2小时的局。

Robert Langer在药物传递系统、生物材料、纳米技术、组织工程和再生医学等领域进行前沿研究,素有医药界的爱迪生之称,是MIT的13位学院教授之一、全球组织工程领域的极顶级人物,被谷歌学术列为历史上被引用最多的七个人,也是美国最有钱的科学家群体中的一员,总之关于他的头衔太多。在43岁时,Robert Langer便已史上最年轻的身份获得了美国三大科学院院士头衔,目前他的研究论文发表量已达1200多篇,申请过900多项专利,400多项专利已经授权,而他也带领着他的学生们创办了20多生物技术和医疗器械领域的公司。

Derrick Rossi与Robert Langer的会话发生在2010年5月下旬,Derrick Rossi为Robert Langer详细解释了RNA诱导多能干细胞技术,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通过修饰mRNA的核苷酸来避免免疫系统的识别,从而使得mRNA顺利进入细胞内部表达相应的蛋白质,从而促使体细胞转化为iPS细胞。

作为纵横生命科学领域学术和商业界多年的老手,在听完Derrick Rossi的报告后,Robert Langer察觉到了mRNA技术的潜力,并告诉Derrick Rossi将mRNA递送至细胞内部的技术远比RNA诱导多能干细胞技术的商业前景大的多。

三天后,Robert Langer和Derrick Rossi与另一位人士Noubar Afeyan会面,Noubar Afeyan是著名生物医疗风投机构以及初创企业孵化器Flagship Pioneering(此时这家机构还没改名叫Flagship VentureLabs)的创始人兼CEO。

图 | Noubar Afeyan(来源:Flagship Pioneering官网)

Noubar Afeyan在听取了Derrick Rossi的报告之后,和Robert Langer的意见一致,认为mRNA技术大有可为,无疑是一种全新的治疗方式,商业潜力远超干细胞技术。

两周之后,Derrick Rossi又会见了一个人——哈佛干细胞研究所首席教授Kenneth Chien,Kenneth Chien是瑞典卡罗琳斯卡医学院(Karolinska Institutet, KI)教授、哈佛大学干细胞研究中心心血管疾病项目主任,也是国际著名的分子生物学、干细胞生物学、心血管生物学家,主要从事心脏干细胞领域的研究。两人很快开始了相关想法验证实验,并发现实验用的心脏细胞能够摄取这种经过修饰的mRNA,并将其翻译为蛋白质。而这也给Kenneth Chien带来了极大的惊喜,因为多年来他一直致力于寻找一种能有效修复因心脏病发作而引起的心肌及血管损伤的方法。

由此,一个围绕mRNA技术的核心创业小队诞生了,在Flagship Pioneering的支持下,Derrick Rossi、Kenneth Chien、Robert Langer和Noubar Afeyan一起创办了Moderna,而Timothy Springer则为最初的投资者和董事会成员之一。

公司初创

在公司成立的最初几年,Moderna一直在Flagship Pioneering内部进行孵化,以隐形模式运作。

成立之初,Moderna其实面临着不少问题,有人才的缺乏,也有技术上的隐忧。

在人才方面,Moderna成立之后,Noubar Afeyan就一直在为其物色一名符合其要求的CEO。2011年初,Noubar Afeyan再次邀请此前曾拒绝过他过多次出任另一家小型创业公司CEO职位的Stephane Bancel,此时的Stephane Bancel身份是法国一家诊断公司BioMerieux的CEO,这家公司的年销售额为20亿美元,是诊断行业的全球领导者,市值25亿欧元,拥有6000多名员工。

Noubar Afeyan告诉Stephane Bancel,虽然目前的Moderna只正式雇用了1名科学家,但mRNA药物潜力极大,一旦成功,无疑会是一次制药革命。

在经历了数周的调查和访问之后,Stephane Bancel意识到Moderna将极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基因泰克,于是辞去了BioMerieux高薪职位,接受了Noubar Afeyan的邀请。

在加入Moderna之后,Stephane Bancel一边开始聘用更多的科学家来测试和完善mRNA技术,组建了一支由经验丰富的生物技术和制药专业人士组成的执行团队。另一边,开始吸引波士顿地区科学界知名人士加入公司顾问委员会,其中就包含2009年诺贝尔医学奖得主Jack Szostak博士。

可以说,有了Stephane Bancel这名CEO的加入,Moderna才算是走上了正式发展的快车道。

图 | Stephane Bancel(来源:Wikimedia Commons)

在技术上方面,Moderna首先面临的窘境就是专利上的隐忧,虽然,Derrick Rossi申请了使用修饰的mRNA制造干细胞的专利US8802438B2,该专利保护⼀种产⽣诱导多能⼲细胞的RNA组合物,其中RNA的胞嘧啶和尿嘧啶分别⽤5-甲基胞嘧啶和假尿嘧啶替代。

但正如开头所说,其实这种修饰策略最初来⾃于宾夕法尼亚⼤学的⽣化学家Katalin Karikó以及Drew Weissman。他们已经获得了专利授权US8278036B2,该专利保护使⽤经修饰的RNA诱导哺乳动物细胞产⽣⽬的蛋⽩质的⽅法。

虽然由于专利之争,宾夕法尼亚⼤学将专利权卖给了Cellscript,但这对Moderna来说仍是一个极大的风险,如果找不到替代假尿嘧啶核苷以及5-甲基胞嘧啶核苷的化合物,将只能依靠别人的专利授权来支撑自己的技术。

为了避免陷入专利纠纷,Moderna在成立之初,就非常重视技术和专利的积累,而在前期,负责这个任务的是刚到Flagship Pioneering负责市场/技术和IP分析的哈佛大学生物化学与分子药理学博士Jason Schrum(在职日期:2010-2012),此前,他刚结束哈佛医学院的研究工作,而他的论文导师则是2009年诺贝尔医学奖得主Jack Szostak博士。

前期,Jason Schrum一个人开始试验,随着公司的发展,最终招聘了一个规模约为10人的研发团队,并成功地找到了一个化合物——1-甲基假尿嘧啶。2014年Moderna拿到了使用包括1-甲基假尿嘧啶在内的多种核苷的专利授权。

而除了mRNA修饰技术上的专利隐忧,对于mRNA的药物来说,如何把药物进行精准递送才是重中之重,这个痛点也是持续困扰RNA干扰治疗领域的难题,市面上也已经有几家药物开发商研究在RNA干扰治疗中使用以纳米颗粒为基础的给药方式,对当时刚成立的Moderna来说,开发一个自己的递药技术平台实在有够困难,不仅是人力上的,还有资金上的捉襟见肘。

因此,Moderna从其他市面上的递送平台中选择了一个,并从一家名为Acuitas的小公司购买了该技术的使用权,但这个递送技术平台,其实是属于Arbutus这家公司,Acuitas从Arbutus这里获得了授权,这也是一个有争议的点,毕竟Moderna并不拥有这些mRNA疫苗药物递送技术的专利权。

需要指出的是,这些都是Moderna在成立之初技术上的风险因素,Moderna的科学家在后面陆续通过研发对技术进行了数代升级。

目前, Moderna已在欧美日等国家/地区获得了100多项专利,另有数百项正在申请的专利涵盖了mRNA领域的重要进展。此外,也增加了几个获得许可的专利权,包括哈佛大学和宾夕法尼亚大学的许可权。

但仍有部分专利存在争议,或者说在mRNA技术领域,专利权的纷争就一直没有停止过。

迅速发展

Moderna在成立的最初两年,资金一直紧张,局面的好转还要说到由当时时任首席科学家的Antonin de Fougerolles (在职日期:2011-2013)领导的一项研究突破。Antonin de Fougerolles是哈佛大学的免疫学博士,在制药领域拥有超过15年的研发经验,之前在Tolerx担任过首席科学官,并在Alnylam Pharmaceuticals的管理团队中担任研究副总裁,帮助建立了研发渠道并推动了RNAi作为一种新药物的研发。

在Antonin de Fougerolles的主导下,Moderna的科学家通过改进了Rossi的技术,并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在药物开发领域,这速度还是蛮惊人的)为下一步进行非人类灵长类动物实验做好了准备。

2012年6月,Moderna的科学团队在蒙特利尔实验室对猴子注射了他们编码为特定蛋白质的mRNA药物,并在这些猴子的血液中检测到了这些编码蛋白,其引起的免疫反应也极低。实验的成功,验证了mRNA技术适用于灵长类动物,并且是安全的。

到2012年12月,此时的Moderna已经开始脱离隐形模式,正式对外曝光的同时,也完成Flagship内部的超过4000万美元的融资。这时的Moderna,围绕mRNA技术已经提交了80多项专利申请,涉及4000多项主张,包括化学修饰、RNA工程、配方、物质组成、路线管理和给药等等,并已在肿瘤、遗传性遗传疾病、血友病和糖尿病四个领域建立了临床前计划。

而等到2013年,更大的惊喜来临。实验的成功,吸引到了阿斯利康的注意,当时的阿斯利康CEO Pascal Soriot刚上任不久,却面临几项关键药物专利即将到期,多项临床试验结果失败的经营困境,因此决定重组研发业务,裁员了超过1600名科学家。

Pascal Soriot在和Stephane Bancel沟通中,深感mRNA技术的潜力,或者说是Stephane Bancel所构绘的蓝图的潜力。

双方最终于2013年3月,签订⼀项为期5年的独家协议,旨在和Moderna共同研发和商业化⽤于治疗严重⼼⾎管疾病、代谢和肾脏疾病以及癌症的mRNA疗法。根据协议,阿斯利康将向Moderna⽀付高达2.4亿美元巨额预付款。这对于当时只有24名员工的Moderna来说,需要紧巴巴过日子来进行研发的时代就一去不复返了。

而在这之后,Moderna便开始了迅速崛起之路。至此之后的迅速发展,我们依照时间维度来展开,相较于技术萌芽与初创期的风波,自2013开始,Moderna开始了对外合作和迅速扩张成为了mRNA领域当之无愧的领头羊,我们整理了2013~2018之间的重要事件,供读者参考,一窥这只独角兽的成长之路:

2013年10⽉,美国国防⾼级研究计划局(DARPA)授予Moderna⼀笔⾼达2500万美元的拨款,来资助Moderna的mRNA技术研发,以此作为一种快速、可靠的手段来防御各种已知和未知的传染病及生物武器。

2013年11⽉,Moderna完成了由Flagship Pioneering和Boston Medical Investors投资的1.1亿美元新一轮融资。此时,Moderna的银行账户上已经有了3.4亿美元的存款可用。

2014年1⽉,Moderna与Alexion Pharmaceuticals达成战略协议,旨在发现和开发用于治疗罕见疾病mRNA疗法,后者⽀付将支付1亿美元,以购买10种利⽤mRNA的技术平台开发的罕⻅疾病治疗⽤药。

同样在2014年1⽉,Moderna为了加速mRNA疗法在肿瘤学方面的发展,宣布将推出了Onkaido Therapeutics子公司,该公司专门致力于开发基于mRNA技术的肿瘤治疗药物,Moderna将给予2000万美元启动资金。

2014年10⽉,Moderna 宣布与其于位于瑞典的Karolinska Institutet(KI)和Karolinska University Hospital(KUH)达成长期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双方将利用Moderna的mRNA技术共同发现和开发创新药物,为此,Moderna在瑞典斯德哥尔摩成⽴了一个新的实验室。

2015年1⽉,Moderna宣布完成4.5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参与此次融资的新投资者包括Viking Global Investors LP、Invus、RA Capital Management、Wellington Management Company、LLP以及之前的投资者AstraZeneca和Alexion Pharmaceuticals等。融资金额将主要用于进一步加快一系列药物模式和治疗领域的药物研发。

2015年1⽉,Moderna宣布推出Valera子公司,该公司将主要致力于研发预防和治疗病毒、细菌和寄⽣⾍感染性疾病的疫苗和治疗药物。

2015年1⽉,Moderna与默克公司达成的合作协议,以开发基于mRNA的抗病毒疫苗和被动免疫疗法。默克将向Moderna⽀付5000万美元的预付款,⽤于商业化5种候选药物。

2015年2⽉,Moderna宣布旗下专门致力于预防和治疗传染病的疫苗和治疗剂的发展的Valera子公司与巴斯德研究所达成长期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共同开发针对传染病的mRNA疫苗和被动免疫疗法。

2015年5⽉,Moderna宣布成立第三家子公司Elpidera,其将利用Moderna的mRNA技术平台开发治疗罕见病的疗法。

2015年10⽉,Moderna宣布成⽴第四家子公司Caperna,该公司将专注于开发个性化癌症疫苗。

2016年1⽉,Moderna和全球合同研究组织(CRO)巨头Pharmaceutical Product Development(PPD)达成战略合作,以支持新型mRNA疗法的临床开发。根据协议条款,PPD将在Moderna的临床开发工作中发挥重要作用,包括支持研究新药的战略规划以及临床试验的设计和执行。值得注意的是,这项合作是建立在独特的风险分担模型基础上的,该模型可以激励两个组织实现共同的目标。

2016年1⽉,Moderna宣布默克公司之间的合作正在取得快速进展,默克已经批准了一个针对一个未公开病毒靶标的疫苗项目,包括mRNA1566和一组相关的新型候选疫苗,第一个候选疫苗有望在2016年进入临床,其中,Moderna负责的工作部分,由子公司Valera主导。

2016年1⽉,Moderna宣布已经开始在欧洲进行mRNA1440的1期临床研究,并向美国FDA提交了mRNA1851的新药临床研究申请,据悉,mRNA1440和mRNA1851都是未披露目标和适应症的传染病疫苗。

2016年1⽉,阿斯利康及其全球生物制剂研发部门MedImmune和Moderna宣布了一项新的合作项目,将共同研发和商业化用于治疗多种癌症的mRNA候选药物。这项合作将把MedImmune的蛋白质工程和癌症生物学专业知识与Moderna的mRNA平台相结合。Moderna将资助并负责候选产品的发现和临床前开发,MedImmune负责早期临床开发,双方共同承担后期临床开发的费用,并在上市后按1:1进⾏利润分成。

2016年1⽉,Moderna宣布与Bill&Melinda Gates基金会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并获得高达2000万美元的初始拨款,以推进基于mRNA抗体组合的疗法,来帮助预防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感染,开发工作将由Moderna专注于传染病的子公司Valera领导。

2016年6⽉,Moderna宣布和合同研究组织(CRO)Charles River Laboratories达成战略合作,后者将支持Moderna的非临床发现和开发工作。

2016年6⽉,Moderna与默克开展了⼀项新战略合作和许可协议,双方将开发基于mRNA的个性化癌症疫苗,这些疫苗将利用Moderna的mRNA疫苗技术编码患者的特定新抗原,即该患者特定肿瘤中存在的独特突变。当注射到患者体内时,疫苗将被设计为引起特异性免疫反应,从而识别并破坏癌细胞。而根据协议,Moderna获得了默克支付的2亿美元现金的预付款。

2016年7⽉,Moderna宣布和Vertex Pharmaceuticals达成独家合作研究和授权协议。这是一项为期三年的合作,双方将合作开发治疗囊性纤维化的mRNA治疗⽅法,根据协议,Vertex将向Moderna支付2000万美元现金预付款,作为其对合作的前期承诺的一部分。Vertex还将以可转换票据的形式对Moderna进行2000万美元的投资,该票据将转换为股票。

2016年7月,阿斯利康和Moderna宣布,阿斯利康已向Paul Ehrlich研究所和德国联邦卫生部提交了临床试验申请(CTA),以启动AZD8601的1期临床研究。据悉,AZD8601是一种基于mRNA的研究性疗法,编码血管内皮生长因子-A(VEGF-A)。该药物的研发还涉及Moderna最初的学术联合创始人、瑞典Karolinska研究所医学教授Kenneth Chien博士的合作。

2016年9月,Moderna宣布获得美国生物医学高级研究与发展管理局(BARDA)的800万美元前期资助,以加速研发Zika mRNA疫苗。根据签署的协议的条款,最初的800万美元奖金将用于进行1期临床研究、毒理学研究、疫苗制剂和生产。该协议还包括高达1.17亿美元的额外资金选择,以支持2期和3期临床研究以及大规模生产。

2016年9月,Moderna宣布完成了新一轮4.74亿美元的股权融资,最新的股权融资包括现有机构投资者和世界一流的战略制药合作伙伴的大力支持,以及来自美国,欧洲和亚洲的新机构投资者的参与,具体名单包括:Flagship Pioneering、Invus Group、Wellington Management、Alexion Pharmaceuticals、RA Capital Management和Viking Global Investors等。

2016年9月,Moderna宣布将在马萨诸塞州诺伍德市建设全集成GMP mRNA临床生产设施,初期投资1.1亿美元。

2017年1月,Moderna宣布加入人类疫苗项目,以帮助增进对人类免疫系统的了解,加速对主要传染病和癌症的疫苗和免疫疗法的开发。人类疫苗项目是一项长达十年的非营利性公私合营项目,旨在通过利用基因组学,生物信息学和系统生物学方面的最新技术进展来解码人类免疫系统,其使命是通过解码人类免疫系统来加速针对主要传染病和癌症的疫苗和免疫疗法的开发。

2017年4月,Moderna公布了一项正在进行中的1期临床研究积极中期数据,这是一项针对禽流感H10N8的mRNA感染性疾病疫苗mRNA1440研究,证明了mRNA1440诱导了高水平的免疫原性,并且安全且耐受性良好,这些数据发表在了《分子疗法》 上。

2017年7月,Moderna公布的最新研究证明,其Zika mRNA疫苗可以阻止Zika病毒在小鼠体内的母婴传播,该研究发表在《 细胞》杂志上。

2017年11月,Moderna宣布与阿斯利康(AstraZeneca)达成协议,将进行合作共同开发和商业化AZD7970,这是一种编码松弛素的mRNA治疗心力衰竭的药物。

2017年11月,Moderna宣布已开始在个性化癌症疫苗mRNA4157的1期研究中为患者给药,将主要研究mRNA4157单独使用和与默克公司的pembrolizumab(KEYTRUDA)组合的安全性和耐受性,以及免疫原性。

2017年12月,Moderna公布了其首个用于治疗甲基丙二酸血症的罕见疾病治疗候选药物mRNA3704。

2018年1月,Moderna宣布了一系列临床进展,其中,与阿斯利康合作开发了AZD8601 mRNA药物进入2期临床试验,这是Moderna的第一个进入2期临床试验的产品。

2018年2月,Moderna宣布完成5亿美元的G轮系列股权融资,投资方包括Abu Dhabi Investment Authority 、 BB Biotech AG、Julius Baer、 Singapore-based EDBI 、Sequoia Capital China.、Fidelity Management & Research Company、Pictet、Viking Global Investors、 ArrowMark Partners 和 Alexandria Venture Investments。

2018年5月,Moderna和默克公司宣布扩大2016年合作伙伴关系,以开发和商业化mRNA癌症疫苗,其中包括mRNA5671和Moderna的mRNA KRAS癌症疫苗。作为该协议的一部分,双方还可以发起和开展其他共享抗原mRNA癌症疫苗计划的合作。此外,默克还将以新定价的H系列优先股向Moderna投资1.25亿美元。

2018年7月,Moderna在马萨诸塞州诺伍德市开设的新制造厂正式启用。

2018年12月,Moderna在纳斯达克正式上市,并首次公开发行定价,纳斯达克股票代码:MRNA,此次上市创造了美股史上最大生物科技公司IPO记录。

从2010创立,到2011年正式运行,再到2018年上市,短短几年间,Moderna再造了基因泰克般的传奇故事。它的诞生,成为了生物技术企业发展的时代标志,在美股断崖式跌宕的当下,Moderna也有“逆袭式”的涨幅表现。

希望它的故事,能为后来者带来启发与思考。

图 | Moderna (来源:Moderna官网)

本文部分信息来源于已公开资料、Moderna官网和部分中英文网站,参考资料如下:

1.Wolff, J. A. et al. Science 247, 1465–1468 (1990).

2.Karikó, K., Buckstein, M., Ni, H. & Weissman, D. Immunity 23, 165–175 (2005).

3.Karikó, K. et al. Mol. Ther. 16, 1833–1840 (2008).

4.Warren, L. et al. Cell Stem Cell 7, 618–630 (2010).

5.//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960982215006065

6.//www.nature.com/news/business-the-billion-dollar-biotech-1.17674

7.//investors.modernatx.com/node/6716/html#toc577473_20

8.//www.bostonmagazine.com/health/2013/02/26/moderna-therapeutics-new-medical-technology/

9.//www.modernatx.com/

10.//www.drugood.com/2018/04/23/conceit-determination-and-frustration-the-unveiling-of-the-biggest-unicorn-moderna/

11.//www.sciencemag.org/news/2017/02/mysterious-2-billion-biotech-revealing-secrets-behind-its-new-drugs-and-vaccines

12.//www.sohu.com/a/251982134_282570

13.//med.sina.com/article_detail_103_2_44377.html

14.//www.trialsitenews.com/moderna-therapeutics-developing-the-software-of-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