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不如新?这位24岁的Z世代设计师不这么想!

来自:胖鲸智库 2020-07-04

文章来源:快公司FastCompany

作者: 快公司编辑部

[图片来源:Bella McFadden / iGirl图片库]

她狂赚百万美元的秘诀是……

持续的疫情使得消费市场参与者重新洗牌,运来时至,这对于主打移动端购物及转售二手时装的社交式购物市场来说无疑是一个福音。今年1月至4月,社交购物平台Depop的销售额比去年同期增长了300%——而这仅仅是个开始。

24岁的贝拉·麦克法登在Depop平台上开设个人店铺仅四年之后,成为了该应用首个销售额达到100万英镑(约合126万美元)的设计师。新冠病毒星火燎原般引发的经济衰退并没有使贝拉的线上生意萎缩,事实上,自开始封城至今,贝拉的店铺销量猛增了146%。对此,贝拉在她洛杉矶的工作室接受《快公司》的线上采访时也表示“我原以为业务会因为疫情的原因放缓,”她随即补充道,“但我的工作量却前所未有地大增。”

Depop源自一家意大利技术孵化器公司,在2011年创立,随后把总部设在英国伦敦。近年来,Depop异军突起,成功以“黑马”之姿杀入时尚行业的移动应用端市场。虽然在美国,Depop的知名度比不上Poshmark或RealReal,也没有像Etsy这些平台那样早已熟悉了当地市场运作,但得益于逾1亿美元的融资,Depop的规模正在不断扩大,目前在147个国家拥有超过2,000万用户。赢利模式上,该公司通过从平台上出售的商品销售额中抽取10%来获得收入。

如今,尽管遭受了新冠疫情大流行和经济衰退的双重考验,但也因此用户有了更多的时间使用手机浏览平台上陈列的设计师产品,使该公司今年的销售业绩喜人。据Depop表示,今年1月至4月的商品销量较去年同期增长了300%;同时,这也给个人卖家带来了好处,在经济崩溃的时候,卖家们可以像贝拉·麦克法登一样借助Depop作为重要收入来源。

[图片来源:iGirl图片库]

Z世代时尚

但是,在竞争激烈的时装转售市场上,为什么Depop能成为黑马? 答案很简单:它深受Z世代的青睐。据估计,该平台90%的活跃用户平均年龄在26岁以下,这比Poshmark和TheRealReal等类似平台的用户群要年轻。

我们可以通过Depop一窥Z世代时尚设计师们活跃的精神世界,虽然他们美学的范围也很宽泛——从2000年的时尚到扎染设计再到logomanio——但他们的共同点是关注可持续性和可获得性。Depop上的艺术家会对复古着装进行创意设计,另辟蹊径,其独特风格在理论上也可以让这些衣服在市场上停留更长时间。(卖家们使用缩写“Repop”来描述他们在平台上转售的二手物品。) 贝拉·麦克法登认为,时装的未来需要设计师们坚持可持续理念,并将之融入到他们的创作过程中。“时尚应该是这样的,”她说,“我们不应该造成二次污染,而是应该找到创造性的方法来避免它。”

[图片来源:iGirl图片库]

重新定义时装设计师

Depop也为有抱负的设计师提供了一个无需借助传统科班的出身就能通过时尚理念和作品表达自己的机会。一般来说,要想进入时尚界,你必须去设计学校,在另一家时尚公司工作,或者与合适的人建立联系(或者更有可能是三者兼而有之)。

贝拉的成长也一如她的作品,独树一帜。在加拿大长大,经常往返于马尼托巴和多伦多的贝拉一直对时尚感兴趣,但因为认识到自己的人脉不够广,她一度以为自己将无法进入这个行业。在上大学时,她偶然发现了Depop这个平台,于是开始在平台上销售她在旧货店里找到的复古时装,并把它们设计得很酷。2016年,她从大学退学,全职在Depop上打造自己的品牌。

到目前为止,贝拉已经在平台上售出了40,231件货品,其中既有从旧货店和库存供应商处采购的古董衣物,也有她自己设计和制造的衣物。通过在社交媒体上的更新,贝拉已经拥有了60万Instagram粉丝和10万YouTube粉丝,稳定的受众也是贝拉成功的重要因素之一。随后,她还雇佣了四名员工帮助她打理各种业务:到全国各地寻找二手服装、设计和制造服装及珠宝,以及根据客户的品味要求量身定制衣服。

[图片来源:iGirl图片库]

当然,贝拉的成功也离不开个人的努力。她表示,许多卖家会随意地把自己衣橱里的物品或从当地旧货店淘来的好东西发上来,但从一开始,她就把开店当作一份全职工作,考虑到产品的低价薄利,贝拉必须大量销售她的产品,像15美元的耳环和25美元的t恤。

贝拉每天花费数小时寻找和设计产品,然后把它们进行美学分类。每次她都会有特定的主题;这一周可能是“公主风”,下一周则变成了“超现实主义未来风”。为这些主题的衣物拍照和陈列需要大量的工作,一般她会寻找一些有趣的场景,比如废弃的机库和小巷,然后开始整天的拍摄和创作(自从封城以来,她不得不在自己的办公室对着一个彩色的背景板拍摄)。“我从早上8点开始拍摄,直到晚上7、8点才结束,”她说。

贝拉并不是Depop上唯一一个标新立异并获得主流认可的年轻设计师。凯利•海斯将带有设计师标识的服装升级,他曾在《Elle》和《High Snobiety》杂志上亮相,歌手蕾哈娜也曾穿他设计的服装。美国中西部的设计师约翰尼•格鲁蒙斯也以其图案T恤系列而闻名,今年的销售额有望达到六位数。模特兼设计师Jazzelle Zanaughtti利用自己在Depop上的人气,也与Palladium和Chrishabana等时尚品牌建立了合作关系。

一些观点

但时尚是出了名的变化无常,贝拉成功的另一个原因在于她能够很好地把握当下的潮流趋势,并为其他人塑造这种风格提供帮助。她的美学来自于对90年代流行的狂热;她的品牌名iGirl(由最初版本的internetGirl缩短而来)也反映了她对早期互联网衍生的审美的迷恋;她的灵感来自于90年代和21世纪初的哥特和油渍摇滚,以及2000年时期出现的未来主义造型。为了塑造这些形象,贝拉花了很多时间浸淫于在90年代的流行文化中。“我订购90年代的杂志并研究它们,”她解释说,“我花了很多时间用Wayback浏览90年代的网站。”

[图片来源:Bella McFadden / iGirl图片库]

在贝拉的店里,你会发现一条带有光泽的红色眼镜蛇图案的中腰靴裤,搭配一件婴儿t恤和厚底鞋;或者一条粗短的头盖骨项链,搭配白色波尔卡朵紧身胸衣和黑色无指及肘手套;或者一件格子呢超短裙搭配蕾丝上衣和黑色及膝短袜等等——这些搭配都很真实地还原了那个大家熟悉的90年代。

贝拉凭着她独树一帜的“造型捆绑”一举成名。她把自己设计的时尚配饰和复古衣着混搭在一起,并每周为之创建一个主题:它们可以是“卧室坏蛋”,是“忧郁的女友”,是“做白日梦的人”……顾客花上200美元,贝拉和她的团队就可以根据主题、个人品味和他们的身材来量身打造一个形象风格。她认为这种方式有别于传统时尚界,后者往往根植于各种形式的“偏见”,例如只偏好为身材瘦削和付得起高价位服装的人设计。贝拉说:“我觉得自己在高中时,不合群得像一个孤独的哥特人,现在我想让每一个人们都可以来这里购买他们心仪的服装。如果他们不知道如何开始设计这些造型,我想帮助他们。”

接下来会如何?

Depop在过去几个月的增长是说得通的,许多消费者手头的现金减少了,他们都在寻找便宜的服装。与此同时,被困在家里的用户有足够的时间去倒腾闲置的衣服。但是,当经济好转时,这种势头还会继续吗?不断成长的Z时代卖家们还会继续使用Depop吗?像Etsy和eBay上的卖家认为,产品被拴在Depop这样的平台上销售还是有风险的,设计师们最终还是需要回归到如何打造属于自己的品牌。

目前,贝拉还是专心运营她的Depop店铺,她得以绕过时尚行业的桥梁人物,开辟一个繁荣的企业。她说:“想要在时尚产业获得成功,关键在于认识对的人,找到对的定位。”她接着补充道,“然而我不认为我能在渥太华能做到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