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无纸化系统”形成流量平台后,「箱盟集运」将上线集卡运输的金融交易服务

来自:36氪 2020-01-08

编辑 | Jamie

最近几年,以集装箱单证无纸化的政策为契机,我国港口及配套物流领域开始迎来产业互联网的发展浪潮。为配合我国 " 推动船、车、班列、港口、场站、货物等一站式线上服务 " 的发展政策,全球第一、第二大港上海港、宁波港从 2018 年开始陆续实施集装箱提货单单证无纸化,目前以「箱盟集运」、「驮鸟货运」为主要无纸化实施平台;深圳港也在 2019 年底宣布进入提货单无纸化时代,以国资企业「鹏海运」为主要平台。

我国前七大港口占全球集装箱港口前十名;港口物流陆上运输规模约 2000 亿元,上海港的市场规模约为 250 亿。2018 年上海在全国率先实施港集装箱设备交接单无纸化。此前,纸质单证必须由官方发出,从船公司到司机手里,经过数个环节,耗时 10 多个小时,严重制约效率。

对此,箱盟集运与上海港合作,2018 年从 " 无纸化 " 切入开发配套工具和服务,用于支持车队和码头的日常运营,目前已形成一个覆盖智能派单、全程追踪、信息查询、TMS 系统、放箱预录、承运开票、金融保险、自动取封、ETC 等功能的互联网服务平台。

依托无纸化系统,箱盟与集装箱公路运输行业的车队公司和个体司机开始合作,正在开发 " 承运 + 撮合 "、" 信息 + 金融 " 的服务和产品。2020 年 1 月,箱盟即将上线新的服务和产品——箱盟乐运市场 & 箱融宝。

搭建金融交易市场

目前,集装箱公路运输行业中 30% 的业务量是通过同行之间的交易来完成的。这是由于,车队公司一般不会根据业务满负荷时所需的车辆来购车,因此当一个公司某天业务量超过其承运能力时,就会去找其他车队公司分担,且普遍以线下方式展开交易。

箱盟的创始人兼 CEO 吴峰发现了这一交易模式的痛点:接单方通常不能即时拿到交易款项提现,普遍要等 1-1.5 个月才能入账;且出现拖欠款项等各种纠纷时几乎没有法律保障,导致双方沟通运作成本高。

针对此问题,箱盟将在 2020 年 1 月上线一项新的服务:为车队和司机建立一个 " 金融交易市场 "。在这个市场中,箱盟把此前的线下交易转向线上,作为交易的第三方,为接单方提供资金垫付服务,让其能即时拿到款项,同时给发单方 30-40 天的付款期限,箱盟赚取的是接单方 2% 的手续费。另外,箱盟还会建起一套信誉体系和仲裁机制,来衡量具体车队和司机的信用程度,以此约束公司。

在测试阶段,这个市场每天有 30-40 车的交易量。从市场规模来看,每天会产生 5000-8000 单的成交量,客单价在 1500-2000 元。

" 箱融宝 " 平台

基于这个金融交易市场,箱盟还将发布一个衍生的平台 " 箱融宝 "。双方的交易不在箱盟的平台上进行,但是可以通过箱融宝完成支付,达成撮合,同时享受金融服务、保险服务、仲裁机制。目前箱融宝已经与 600 多家车队完成签约。箱盟希望以此形成自己的运力池,通过平台上产生的数据来做分析,开拓更多衍生服务。

另外,为了提高客户粘性,箱盟开发了一款 TMS 软件,为公司提供货代端、货主端、车队端、司机端的各种交易信息,赚取软件费。这款软件从今年 10 月开始地推,3 个月内有 70 多家客户注册,单价为 1000 元。

吴峰认为,公司的核心优势就在于他们以无纸化系统完成了行业基础设施的搭建,它很难被取代。箱盟提供的这套基础服务免费,占据 70% 市场份额;拥有合作车队 3000 家,日均活跃 2400 家,合作司机 3 万 +,覆盖上海港 80%;日均活跃出口单量 2 万,进口单量 5000;并与上港陆服、正泰集团等企业展开合作,于 2019 年获得两位具有上市公司背景的投资人近千万元天使轮投资。

有了无纸化系统这个流量入口后,箱盟就能通过提供衍生服务获取利润。如他们与平安公司合作,为车队公司提供定制保险,6 块钱保 60 万;以及提供无车承运人服务,用线下硬件配套设备 " 取封机 " 赚取服务费等等。

此内容来源于互联网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