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0 亿美元梭哈,救市英雄孙正义

来自:格隆汇APP 2020-03-25

周一,软银集团宣布将在未来四季内出售集团所持有 4.5 万亿日圆(约合 410 亿美元)资产,并在市场上回购 2 万亿日圆(约合 180 亿美元)普通股,剩余资金将用于偿还债务、回购债券及增加现金储备。

本月 13 日,集团还宣布斥资 5000 万日圆进行回购。

截至最新,软银集团的总市值为 7.72 万亿日圆。集团本月宣布的回购计划规模约占公司当前流通股市值的 32%。

软银这是拼了。受消息影响,集团股价今日大涨 18.95%,报 3791 日圆。日经 225 指数亦受此带动,今日强势反弹 7.04%,报 18077.5 点。软银为日经 225 指数第二大成分股。四舍五入来看,孙正义比日本央行靠谱多了。

孙正义之所以舍得斥巨资进行回购,或是受集团股价持续下挫影响。2 月 12 日,软银开盘股价为 5780 日圆,随后便是疫情引发持续性下行,至今累计跌去 33.7%。

(图源:英为财情)

阿里巴巴持股或遭减

在昨天发布的公告中,软银并未透露会出售哪些资产。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最大可能遭到抛售的资产便是集团在阿里巴巴的持股。

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称,软银计划出售 140 亿美元(出售范围为 120 亿至 150 亿美元)的阿里巴巴持股。众所周知,软银为阿里巴巴的第一大股东,截至去年 11 月 26 日,集团共持有阿里巴巴 25.2% 的股份。对应阿里巴巴当前最新市值 4731 亿美元,软银该部分持股市值为 1192 亿美元。亦即是说,软银可能会在未来一年内出售其当前在阿里巴巴 11.7% 的持股。

(图源:彭博社)

昨日,阿里巴巴在美股市场上股价再跌 2.74%,一定程度上可能是受到软银该则抛售消息影响。

(图源:Wind)

除了阿里巴巴外,彭博社还指到软银集团计划出售的资产包括软银在日本国内通讯子公司软银移动公司及美国 Sprint Corp. 的部分持股。Sprint 为美国当地第四大电信运营商,目前公司与第三大运营商 T-Mobile 的合并方案已接近完成。软银持有 Sprint 83.8% 的股权。

2014 年阿里巴巴上市之时,软银共持有其 32.4% 的股权。至今六年多时间内,公司持股比例仅下降约 7%。按照外媒披露,如今软银却要在一年内出售其手头约 11% 的阿里巴巴持股,孙正义心中定是十分不舍。

1999 年,孙正义最初注资阿里巴巴金额仅有 2000 万美元,至今公司在阿里巴巴持股市值为 1192 亿美元,粗略计算增长约五千倍。如此投资回报率,精明的孙正义如非出于无奈,估计亦不会轻易出售手上的阿里巴巴持股。

据悉,软银月内两度宣布股份回购一方面可能是迫于股东的压力。上个月底,有外媒披露,软银股东之一对冲基金 Elliott 一再督促集团在市场上实施 200 亿美元的股票回购,将部分财富返还股东;同时,Elliott 还要求孙正义改变治理模式,提高对外投资的透明度。据悉,Elliott 持有软银约 25 亿美元的股份。

显然,如果要满足股东要求的话,软银手上较多其更值钱的阿里巴巴持股会首先成为出售目标。

另一方面,软银账上 " 囊中羞涩 " 更是促成集团出售资产的原因。截至去年年底,软银集团账上现金及现金等价物有 3.8 万亿日圆,同比上一个财年末(2019 年 3 月)减少 538 亿日圆。同期,公司有流动计息负债(包括租赁负债)4万亿日圆,较3月底增加约 6000 亿日圆。

(图源:公司季报)

计上非流动计息负债,软银去年年末的计息负债已高达 19.25 万亿日圆,当中包含近三年计划赎回的债券,1500 亿、8556 亿及 9510 亿日圆合共(合共 1.96 万亿日圆)。

(图源:公司季报)

在负债相对高企的情况下,软银在昨日宣布出售资产,改善流动现金也就可以理解了。而从昨日的公告亦可以看到,软银出售资产所得金额在完成回购之后,剩余的钱将会用于增厚当前的现金储备。

当愿景基金没有了 " 愿景 "

再深一个层次去看软银去年负债加重的原因,大体可归结为公司经营不善。首当其冲便是愿景基金。

去年第三财季,软银集团录得利润 26 亿日圆(约合 2400 万美元),较此前一年同期的 4380 亿日圆暴跌 99.4%。当中,愿景基金录得经营亏损 2250 亿日圆(约合 20.5 亿美元)。18 年同期,基金录得经营溢利 1760 亿日圆。

统计前三个季度,愿景基金共录得净亏损 62 亿美元,2018 年同期则为净利润 64.9 亿元。该部分净利润计入了按公允价值变动计算的损益及投资损益。其中,软银对 WeWork、Uber、Brandless 等公司的失败投资为基金录得亏损的主要原因。

(图源:公司季报)

在去年第二财季中,由于 Uber、WeWork 及其三家附属公司的投资公允价值下降产生未变现估值净亏损 5379 亿日元,愿景基金自 2017 年成立以来历史上首次录得的亏损,同时令集团蒙受 38 年来最大经营损失。

去年开始,因为经营模式遭到质疑,WeWork 一再推迟了上市计划。而为了公司顺利上市,吃尽苦头的软银还同意向其一再增资,包括 15 亿美元认股权证投资、要约收购 30 亿美元及发行新债合共 50.5 亿美元等。

值得一提的是,WeWork 在去年提出上市后,其估值从最高的 470 亿美元直线下调至 100 亿到 150 亿美元,跌了近三分之二。

于是在今年年内,软银一度想抽身而去,却发现已撇不开难缠的 WeWork。

本月 17 日,软银向 WeWork 股东发出通知,因为 SEC 等部门介入调查等原因,集团在去年制定的 30 亿美元要约收购可能不会再进行;而 50 亿美元的注资计划则不变,且当中 15 亿美元已安排到位。

但在 23 日,WeWork 特别委员会提出,软银应该完成此前对公司要约收购承诺。它们认为,软银在未履行义务时给出的借口并 " 不当且不诚实 "。

愿景基金旗下投资有其他 " 嗷嗷待补 " 的初创公司,如滴滴、Grab(相当于东南亚的滴滴)及 Ola。这些基于共享理念经营的初创公司在最近一轮全球性的肺炎疫情中显然没有了用武之地。为了维持公司的正常运作,愿景基金可能还要向其提供更多的资金帮助。

之后,愿景基金还要希望以上公司能顺利上市,自己才能方便在公开市场上套现。于是便又可能面临 WeWork 似的撕逼困局。

即使已经上市,这些 car-sharing 的公司还可能像 Uber 一样不受市场待见。上个月内,Uber 的股价累计已跌去 45%,公司仍持有公司 16% 的股份。

当然,愿景基金当前最首先应该保障的便是让这些还没有造血能力共享经济新公司不再这波全球范围的大隔离中灰飞烟灭。背后又可能会牵涉到钱——愿景基金正一步一步地被这些 " 看上去 " 很好的共享经济模式运营平台公司拖垮。

本月 17 日,标普将软银信用评级展望由 " 稳定 " 下调至 " 负面 ",理由是公司此前股票回购计划及股价下跌对公司财务健康造成风险。

于是,在多方压力之下,软银遂提出出售盈利最丰富的资产,并在今日迎来股价大涨。

但此番远水恐怕还是解不了近火。软银回过头来看着要哭要死的 WeWork,还有隔离期间空荡荡的街道,一定也会知道事情还是并不简单。

在第三财季业绩发布会上,面对愿景基金连续两个季度亏损并拖垮软银的业绩,孙正义淡定地表示,趋势正在好转。

然后他便被全球性的疫情打脸了。

如今,软银终于决定套出多年的家底出来大干一番,但是前路相信仍不会是太坦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