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大数据,公开了 1200 万又宅又丧的成年人

来自:好机友 2020-01-22

以下文章来源于网易公开课 ,作者公开课白小哲

来源:网易公开课(ID:open163)

作者:公开课白小哲

这届年轻人,好像越来越不爱出门了。

对他们来说,蹦迪、聚餐、逛街已经失去了吸引力。对周末的计划,就只有简单的一个字:宅。

就在前几天,微信刚刚公布了一份 " 过分真实 " 的报告:

在 2019 年的周末中,有 1200 万成年人(微信用户),步数没有超过 100 步。

《2019 微信数据报告》 / 微信派

数据中有一个有趣的细节:

有 23% 的 " 百步青年 ",会在微信运动里被朋友点赞。

微信运动点赞界面,右侧的绿色数字为当日步数

点赞背后,可能是揶揄和提醒,或许,还有羡慕和默契。

放眼身边的 80、90 后,无论是单身,还是已婚,都对 " 出门 " 不怎么感兴趣。

一个人在家,打游戏,刷微博,睡到自然醒,外卖搞定一天伙食,不用化妆、不用应酬,更不用和陌生人说话。

足不出户,成了他们对周末最起码的尊重。

1. 宅,生活里的高光时刻

周末开始前,许多人在下班的地铁上,就开始规划完美的休息日。

满格 WIFI,外卖,耳机,游戏,视频 APP ……

概括一下,就是手机和床。

床上一躺,房门一关,世事纷扰,与我无关。

" 宅 ",从一个略带贬义的名词,变成了许多人忙碌生活里的高光时刻。

至于选择周末宅在家的原因,每个人都能给出不同的理由。

有的是因为懒(没)得(钱)折腾。

钱包的厚度,直接影响周末的活跃度。

为了出门而早起的那一瞬间,就感觉自己损失了一个亿。

人均 200 元的餐馆吃完(拍完、修完、定位完),又遇上刚刚爆火的网红奶茶,端着刚买的去冰三分糖,顺路就走进了电影院……

一天快要过去,差不多到了回去的时候,打车意味着财政状况雪上加霜,挤地铁和公交又毫无幸福感可言。

终于回到属于自己的小单间,进门的一刻,免不了要发出满足的叹息:可算回来了。

一瞬间真是懊恼万分:这么累的周末,和上了一天班有什么区别?

在属于自己的空间里,才能有属于自己的时间。

" 百步青年 " 们已经参悟出了人生哲理。

那个需要妆容精致、举止得体的世界,被隔绝在了门外。

抱着手机用各种姿势瘫在床上,放松的不仅是颈椎和腰间盘,感觉整个灵魂都被捋平了、心灵复苏了。

足不出户的他们,在假期成了 " 一滩烂泥 ",但只看到 " 懒 " 和 " 宅 ",可就太冤枉他们了。

2. 被工作榨干的年轻人

在 2020 年还没到来的时候," 第一批 90 后已经 30 岁了 " 冲上了微博热搜。

"90 后中年危机的表现 "、"90 后的老年生活真香 ",玩笑与自嘲背后,是 "90 后 " 与日俱增的压力和用生命工作的苦衷。

" 我已经不爱笑了,脾气也越来越没那么温顺,就像一只随时准备炸毛的猫。"

一个刚刚工作的网友如此形容工作后的自己。

有一个关于 " 工作后压力 " 的调查,点赞数最高的一些压力来源,个个让人窒息:

" 忙碌不堪却没有变强。"

" 日复一日做一样的事情,量变却不能引起质变。"

" 与人相处很复杂,想法意见从来不被采纳,越来越没有工作的激情。"

有个段子说:工资,就是公司给的精神损失费。

调侃之余,工作带给成年人的疲惫让人笑不出来。

中国青少年新媒体协会 2019 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47% 的青年选择将 " 奋斗 " 作为时代关键词;2018 年有 1400 万青年晚 8 点后叫外卖到办公区。

工作日的白天让人疲惫,下班回家后,也只想躺着,失去了做事的欲望。

不是我不想打游戏,我只是太累了,想一个人静静

不经意间,时间又跳到了第二天零点,整个人也会瞬间变沮丧:

又是新的一天了,新的工作、新的社交、新的客户、新的方案,不变的,是不高的薪水和遥远的 KPI ……

有时候不是不想睡,而是不敢睡。

"90 后 " 梁女士在某 IT 公司任市场部负责人,在她的工作群里,领导凌晨 1 时、3 时、4 时、5 时都发过消息,经常要回 " 收到 "。

" 上次凌晨 4 点收到消息没回复,结果领导第二天还拿到会上来说,说不回复是工作态度有问题。"

" 凌晨 4 点没回消息,第二天被领导说态度有问题 " / 成都商报 新华网

有过类似辛酸经历的人不在少数。

凌晨冷不丁发来的一条消息,一秒把人拉回工作时间;

领导无视双休日,发过来一项新任务," 今天就要 "

下班路上收到消息,立刻抱着电脑坐在公交站改稿;

同事遇到了芝麻大点的问题,一个求助电话就打了过来。

必须秒回,不能失联……

人人喊着 " 到点下班 " 的口号,身体却诚实地执行 7*24 小时超长待机。

在职场中打拼,可以不在办公室,但不能身边没手机。

想请一天假,暂时逃避一下工作压力。

可不断 " 有人 @你 " 的微信群,一个接一个打来的工作电话,让请假在家,变成了只是换个地方工作。

工作时间、非工作时间,全都被工作挤占,自然会产生 " 我太难了 " 的疲惫感。

挣脱工作的束缚、屏蔽微信工作群,允许自己手机静音,拥有一段完全属于自己的时间……

放空自己,什么都不做,已经成了深陷职场的成年人最大的奢望。

3. 成年人,逐渐被社交拖垮

席慕蓉在《独白》中说:

" 为了搏得他人的称许与微笑,我战战兢兢地将自己套入所有的模式所有的桎梏。走到途中才忽然发现,我只剩下一副模糊的面目,和一条不能回头的路。"

" 一副模糊的面目 ",戳中了多少成年人。

在不同的社交场合,我们熟悉地扮演着各种角色,却渐渐找不回真正的自己了。

" 我天性不宜交际。在多数场合,我不是觉得对方乏味,就是害怕对方觉得我乏味。可是我既不愿忍受对方的乏味,也不愿费劲使自己显得有趣,那都太累了。"

社交的累,并非披星戴月、早出晚归带来的劳累,更多的是一种心累。

要忙着揣测领导的暗语:" 看着办 ",是怎么办?" 知道了 ",然后呢?突然甩过来的链接,是要我干什么?

还要琢磨同事的小心思:怎么我一出现,他们都不说话了?她的朋友圈是什么意思,我该点赞吗?

日常给同事的各大社交平台点赞 /《风平浪静的闲暇》

这些都让越来越多的人不堪重负。

复杂的社交规则,比困难的工作还难以弄懂。

被称为 " 辩论之神 " 的黄执中在接受采访时,他多次强调自己 " 不会聊天 " 的个性。

在黄执中看来,社交场合是有语言 " 模式 " 的,他弄不懂,因此他选择一言不发。

什么时候该捧,什么时候该踩,什么时候该打岔,什么时候该附合,什么时候该说话,什么时候该闭嘴……

社交中充斥着察言观色,对许多年轻人来说,无疑是在生活带来的疲惫之上,再加一层暗流涌动。

美剧《生活大爆炸》中,谢尔顿是一个生活极其规律的人,就连坐沙发,都几年如一日地坐在同一个位置。

直到某一天,朋友们发现,他经常在下午 2 点后,神秘消失 20 分钟。

朋友们开始跟踪谢尔顿,发现了他消失时的 " 秘密基地 ":一间储藏室。

储藏室内空空如也,只有黑板上一个数字:43。

朋友们纷纷开始猜测它的含义,认为谢尔顿可能在研究 " 虫洞 ",又或许 43 是宇宙被毁灭的次数……

但其实答案很简单,这个储藏室,并不是什么捕获外星人的 " 秘密基地 ",而是谢尔顿一个人踢毽子的地方。

43,是谢尔顿踢毽子的个数。

当工作和社交占领了我们的生活,消耗着我们的精力和情绪,连无所顾忌地开怀大笑都成了奢侈品。

找到与自己独处、放空的时间,反而是年轻人最珍惜的时光。

周国平曾说:" 我独处时最轻松,因为我不觉得自己乏味,即使乏味,也自己承受,不累及他人,无需感到不安。"

在完全属于自己的时间,想宅就可以宅,想躺就可以躺;

想不回微信就直接屏蔽,想不接电话就完全静音……

毕竟,独处时你需要取悦的,只有你自己。

4. 与自己独处,不丢人

叔本华说:" 只有当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他才可以完全成为他自己。"

曾经," 合群 " 意味着成功,意味着被喜欢,意味着被社会所接受。

现在," 不合群 " 却成为了年轻人拯救自己的方式。

他们 " 不合群 ",并非是因为他们不够优秀、不会做人,只是因为他们不想合群。

《奇葩说》中,颜如晶说过一句话:

不合群,只是表面孤独。

合群了,就是真的内心孤独。

这正是越来越多年轻人,选择在自己的小窝里宅着度过周末的原因。

与朋友圈里 " 丰富多彩 " 的生活相比,宅在家里显得有点普通。

但是普通的 " 宅 ",可以让人获得喘息的机会。

在自己的小窝里,让自己完全属于自己。

疲惫的身体能得到放松,给 " 被生活掏空 " 的自己再次加满勇气。

然后带着更好的自己,继续前行。

让我们沉迷的,不是一个小小的房间,而是那一份小小的自由、小小的治愈。

又宅又丧的,来集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