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谷歌CEO皮查伊:管理大公司碰到无数成长烦恼

来自:腾讯科技 2020-02-01

图:谷歌及其母公司Alphabet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

腾讯科技讯 1月29日消息,据外媒报道,搜索广告巨头谷歌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于2019年12月3日成为母公司Alphabet的掌舵人,开始接替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打理两家公司的日常业务。升职后在谷歌位于加州山景城的总部首次接受采访中,皮查伊与记者进行了广泛的交谈,讨论了他的登顶之路、肩负的沉重管理负担,以及经营一家不再年轻的大型科技公司的利弊。

以下是专访皮查伊的采访摘要:

问: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是什么时候告诉你,他们打算辞去当前职位的?

皮查伊: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进行了一系列对话。谷歌在2018年庆祝成立20周年,我们当时开始就更长期目标展开对话。而当谷歌在2019年9月份庆祝成立21年时,那是个重要的里程碑。他们确实是在公司满21岁的时候和我谈过这件事,就像对待准备独立外出闯荡的孩子那样。他们确实想扮演不同的角色,既是顾问,也是创始人。

对新老板的期望

问:Alphabet成立后,你在2015年成为谷歌首席执行官。现在你同时管理这两家公司,那么现在Alphabet还有存在的理由吗?

皮查伊:我肯定认为需要。这让我们不必组建庞大的管理团队,试图扩展和处理许多不同的、独立领域的挑战。有时,我们需要已完全不同的方式对待这些领域。它们是不同的业务,囊括不同的范围。Alphabet让我们可以用我们需要的不同结构来进入其他领域。举例来说,我们有非常成功的风险和成长型投资组合,这使我们能够与数百家公司建立真正的合作伙伴关系。

我们可以用投资公司的纪律和严谨来管理他们。我还认为,有了“其他赌注”,我们肯定可以进入这样的状态:在我们着眼长远目标的同时,我们也希望能将确保它们做得好的纪律结合起来。Alphabet结构允许我们将其中某些东西作为独立公司剥离出去,并从外部投资者那里筹集资金。因此,以Verely为例,我们有像银湖(Silver Lake)和淡马锡(Temasek)这样的世界级投资者,我们有独立的董事会。它是可以正常运作的公司。

技术专家兼高管

问:你提到了投资纪律。Alphabet旗下的非谷歌业务损失惨重。现在,既然你掌权了,我们应该期待看到更多的投资纪律吗?

皮查伊:问题是,你如何评估你正在创建的实体的价值,你的其他合作伙伴和其他利益相关者又是如何评估的?这是我们已经前进的一个方向。但是你会看到我更多地关注这一点,并更多强调它。

问:你会为更多的Alphabet实体寻找外部投资者吗?

皮查伊:我们预计,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多数“其他赌注”公司都会遵循类似的过程。

问:我们了解到,虽然你是工程师出身,但你并不是计算机科学家。你学的是材料科学,那你为何选择的职业是高管而不是担任技术人员?

皮查伊:我在工程部工作了很长时间,我是一名半导体工程师。我早期的工作是构建1 GB的DRAM芯片。但随着互联网的出现,我意识到它将对我们所做的一切产生深远的影响。我看到了这种转变,并希望更直接地参与互联网的发展之中来。

问:你在谷歌扬名的原因是领导了Chrome浏览器的开发,为什么这件事这么重要?

皮查伊:2004年,Flickr、Google Maps和Gmail都是这个激动人心的努力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这个过程中,网络正在从仅仅关于内容转向实际运行应用程序。就在这一刻,我们意识到浏览器实际上是个平台,一个用于互联网的现代操作系统。我们大约在2005年开始研发Chrome,但它在2011年或2012年才真正站稳脚跟。这些事情需要时间,这就是创新的场景。

规模化管理

问:谷歌比你刚加入的时候扩大了很多。作为高管,你是如何面对其迅速增长的?

皮查伊:首先,规模优势很大。它使我们能够有长远的眼光,坚持以用户为中心,并追求更多项目,即使在短期价值不清楚的情况下也能够如此。例如,我们很早就开始投资人工智能(AI)。当我接任首席执行官时,我所做的重大转变之一就是真正接受了“AI优先”战略,并将AI融入到产品构建过程中。

许多年前,我们不得不投资数千万美元来建造特殊的AI芯片。那是在我们还不清楚我们会把所有这些都用来做什么之前,但规模化是让你作为公司能够在某种程度上押注于这些趋势的重要原因。随着规模的扩大,挑战无疑也随之而来。规模化的执行难度更大。

但你经常会发现,当公司规模较小时,他们会做出更多更像是将整个公司都押上的决定。然后,他们在规模上往往会变得更加保守。那么,你如何确保作为一家公司,你始终能够保持雄心勃勃,愿意承担风险,愿意犯错,在拥抱成功的同时容忍失败?

问:除了在“其他赌注”中,还有什么例子可以说明你在谷歌“核心”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

皮查伊:量子计算对我们来说已经是努力了13年的项目。许多年前,我们看到了向其他公司提供我们的云计算技术的机会,但我们意识到,推动这一转变的是,我们首先要成为云计算领域的“企业优先”公司。这就是你所做的承诺和你所走过的旅程。所以我们总是下大赌注。但你必须更加努力地工作,以确保你的工作效率。

问:对于一位首席执行官来说,这肯定也是个艰巨的个人挑战。你有多少直接下属?

皮查伊:现在大约有16人。

问:那可是很多人啊!

皮查伊:的确很多,毕竟我们是一家大公司。

问:你想要个2号人物,或者说首席运营官吗?

皮查伊:我们有许多非凡的领导者,他们真正有权经营自己的企业。我们有世界级的职能领导者。我确实认为这是一项团队运动。例如,如果你想在Google Pixel的上下文中构建出色的“助手”体验,我们需要不同的团队联合起来才能实现这一点。我们有非常能干的领导人。以托马斯·库里安(Thomas Kurian)运营云计算平台为例,他可以为克劳德做决定,我和他密切合作。

问:我听到你说现在不是优先考虑在你和你的16个直接下属之间安排“中介”?

皮查伊:我们有运作良好的企业结构。

问:让我们来谈谈谷歌著名的企业文化。去年,您戏剧性地改变了公司的TGIF全体员工大会的传统。这是为什么?

皮查伊:我们将继续举行TGIF大会,并且我们将始终对TGIF进行更改。大多数员工,当他们从外部进入谷歌时,无论他们进入时的级别是什么,他们都会被公司内部的透明度所震撼。这些都是公司珍视的传统。只是当公司员工超过十万人的时候,你还能如何坚持做这些事情?

问:但您当时很清楚,TGIF存在信息泄露的问题。这意味着某些员工不再值得信任。

皮查伊:在如今这种规模上,TGIF肯定变得更加困难。没有背景介绍的透明度也不容易保持。当你有1000名员工时,每个人都有共同的背景来决定做什么。试图在10万人中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这些就是它的细微差别。因此,这是我们将要改变的东西,并不断发展和继续。

问:你认为谷歌员工的权利是否太大了?

皮查伊:哦,不。我感到幸运的是,员工非常关心他们所做的工作和工作所产生的影响。

问:你认为谁是你们最大的竞争对手?

皮查伊:我一直担心,作为一家规模较大的公司,最大的竞争对手可能来自内部:你不能很好地执行决策,专注于错误的事情,而且会分心。我认为,当你专注于竞争对手时,你就会开始追逐和奉行别人擅长的东西,而不是让你作为一家公司变得优秀的东西。

问:你有没有考虑过监管机构以反垄断为由拆分Alphabet的情况?

皮查伊:在达到当前这种规模时,我们意识到将会有审查。我们总是建设性地参与,并在某些领域有时可能不同意的情况下接受反馈。但显然,我们理解监管者的角色。

问:你如何才能让怀疑者相信谷歌可以被信任,把用户的数据交给他们呢?

皮查伊:如今,我们为用户提供许多最重要的服务。每天都有用户来到谷歌,向我们询问深刻的问题。保护隐私是我们不断发展并努力做得更好的东西。我们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可以使用AI给数据较少的用户带来更多好处。这就是我们正在努力的方向。

问:你对云计算的看重似乎清楚地表明,亚马逊拥有值得与之竞争的业务。

皮查伊:我们是拥有原生云计算服务的公司。作为一家公司,我们运营着许多服务,每项服务都有10亿用户,我们和其他人一样长时间地从事云计算业务。这是个巨大的机会,但我们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我们真诚地认为,当我们审视我们的技术时,我们看到我们可以提供与众不同的东西,而且我们的能力是世界级的。我们显然有竞争对手。但是你做某事的目的是为了关注用户。你想要从那里开始,因为那才是真正的前进方向。

问:在采访结束之前,我注意到手腕上的Fitbit,但我没在你的身上戴着类似设备。

皮查伊:我对自己穿戴的设备很谨慎,因为我们一直在测试东西,我从来不知道什么东西发布了。我们显然对利用技术帮助数百万人改善健康状况的潜力感到兴奋。

问:最后一件事。你上个月获得了巨额加薪,你和你的妻子对如何处理你的财富有计划吗?

皮查伊:我一直认为,社会在帮助我取得今天的成就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我们的目的是回馈社会。我一直认为我的生活已经进入这样的状态:我正在努力工作,并试图通过我们制造的产品在我所做的工作背景下产生影响。但在我生命中的某个阶段,我想退后一步,这将涉及到回馈社会。 (腾讯科技审校/金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