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正耀的下一个“瑞幸神话”宝沃汽车也凉凉了?

来自:中国经济周刊 2020-04-13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侯隽 | 北京报道

4 月 7 日上午,新三板挂牌公司神州优车股份有限公司(下称 " 神州优车 ")发布了重大事项停牌公告。

同日晚间,神州优车又发布公告称,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有限责任公司监管一部于 4 月 3 日向公司下发问询函,要求公司说明瑞幸咖啡事件对公司的影响、是否参与对瑞幸咖啡(Nasdaq:LK)的投资及对宝沃汽车股权收购等 5 大问题。

宝沃汽车是神州系掌门人陆正耀正在讲述的第四个资本故事,号称另一个 " 瑞幸神话 ",而瑞幸咖啡 " 造假门 " 事件发生后,宝沃汽车是否会受到牵连也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宝沃汽车的前生今世

" 他来了!德国红点设计奖,贵!德国工业 4.0 智造,贵!79% 航母级钢材,贵!终身质保,贵!三次征战达喀尔,贵!贵才能好,好才能贵!好!贵!" 如此魔性的广告词正是宝沃汽车。

在很多写字楼的电梯就可以看到与以往画风意境十足、逼格满满的汽车行业广告不同,宝沃汽车请来了央视前主持人郎永淳以及网红车评人于虎,不断用 " 好贵!" 的广告语进行洗脑式宣传。

事实上,在 1963 年正式破产之前,宝沃确实是德国的一个豪华汽车品牌。

1919 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不久,宝沃创始人卡尔 · 宝沃在德国不莱梅创建了 Borgward (宝沃)汽车,它曾是除了奔驰汽车以外,德国唯一一家覆盖全部细分市场的汽车厂商。

1961 年,宝沃第 100 万辆车下线,领先同期豪华品牌梅赛德斯 · 奔驰和宝马,率先进入百万俱乐部。

但是好景不长,上世纪 60 年代以后,当奔驰、大众这些德国汽车品牌都在纷纷重视利润和控制成本时,卡尔 · 宝沃却沉迷于技术开发与性能的提高,并不在意产品成本以及整体质量等问题,最终在多方面因素的影响下,宝沃在 1963 年正式破产。

卡尔 · 宝沃最终选择了本人退出企业,并将所有工厂无偿转让给不莱梅政府,告别了自己一手创立的品牌。

宝沃汽车的工厂和品牌则被多方瓜分。

例如,宝沃位于不莱梅工厂的大部分资产在破产中被哈诺玛格股份公司收购,并继续生产商用车。1969 年,奔驰参股该企业。1978 年,戴勒姆 · 奔驰正式将这家不莱梅分公司命名为梅赛德斯—奔驰不莱梅工厂。宝沃家族则继续拥有并经营宝沃品牌,产业涉及手表、服饰等各个领域。

进入 21 世纪后,沉睡依旧的宝沃引起了东方买家的关注。

2014 年,福田汽车 ( 1.870, -0.04, -2.09% ) 以 500 万欧元的价格收购宝沃汽车品牌,希望以此为基础开拓乘用车市场。不过,经过几年的经营,宝沃汽车非但没给福田带来利润,反而大幅拖累其业绩,2017 年和 2018 年,分别亏损 2.75 亿元和 25.45 亿元。

宝沃的资本游戏

显然,宝沃汽车已被福田汽车视为 " 拖油瓶 ",急于把这个烫手的山芋卖出去。

2019 年初,陆正耀控制的神州优车以 41 亿元的价格从长盛兴业(厦门)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下称 " 长盛兴业 ")买下了宝沃汽车 67% 的股份并获得控股权。

陆正耀公开表态," 忘掉宝沃,忘掉德国,宝沃的未来将重新定位,一个年轻有趣贴近用户的最具性价比的汽车品牌即将到来。"

2019 年 1 月 8 日,在神州优车联合宝沃汽车推出新零售模式的发布会上,瑞幸咖啡的 " 轻资产小店模式 " 以样本身份出现在陆正耀的演讲 PPT 中,陆正耀表示,想要通过复制瑞幸模式,在半年内完成 " 千城万店 " 以及共享出行业务到达每一个地级市的目标。

更有意思的是,宝沃和瑞幸不断开始联袂营销,形成 " 神州好兄弟 "。

2019 年 10 月,瑞幸咖啡联合宝沃汽车推出 " 喝 3 杯 luckin coffee 就能开走宝沃汽车 " 的活动。活动期间,消费者通过瑞幸咖啡 APP 或者小程序,同一手机账户每消费 3 件商品,就能获得 1 次转盘抽奖机会。其中,重磅大奖便包括宝沃 BX5 汽车不同期限的使用权。而在全国各地的楼宇、公交地铁候车亭里,宝沃和瑞幸铺天盖地的广告也同时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

然而,神州优车 2019 年半年报显示,公司 2019 年上半年净亏损约 6.53 亿元,2018 年同期该公司还在盈利。亏损的主要原因为,报告期内神州优车联合宝沃汽车推出汽车新零售模式,当前正处于市场培育初期,公司在渠道建设、品牌建设等方面的资金投入较大。

2020 年 4 月 1 日晚间,福田汽车发布了一则公告称,长盛兴业应当支付的宝沃汽车股权款剩余 14.81 亿元仍未支付,对方表示将延期至今年年底支付。同时,福田汽车给予宝沃汽车的 46.7 亿元的借款对方也将无法用现金偿还,对方将使用固定资产抵偿 40 亿,剩余的借款及利息 9 亿元将进行协商。

陆正耀此前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长盛兴业是其同学王百因成立的公司。

2019 年 1 月,长盛兴业花了 39.7 亿元向福田汽车收购宝沃汽车 67% 的股权,此后神州优车又以 41 亿元的价格从长盛兴业手里买下了这部分宝沃汽车的股权。同时,神州优车还为长盛兴业就该笔交易提供了 24 亿的信用担保。

这 1.37 亿元的差价在近期也引起了监管层的关注。

4 月 7 日,神州优车发布公告称,公司于 4 月 3 日收到问询函,要求公司说明瑞幸咖啡事件对公司的影响、是否参与对瑞幸咖啡(Nasdaq:LK)的投资及对宝沃汽车股权收购等 5 大问题。

宝沃汽车会 " 凉凉 " 吗

目前,神州优车通过旗下的神州优车(厦门)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 厦门优车 ")持有宝沃汽车的多数股权。厦门优车的出资方包括神州优车、厦门市国资控股平台、愉悦资本以及两家外资企业。其中,愉悦资本是与瑞幸咖啡、神州优车、大钲资本等深度捆绑的资本方。

当瑞幸咖啡的泡沫破灭以后,与它处在同一个信用体系下的出行板块接连出现坍塌,神州租车、神州优车股价大幅跳水。

在陆正耀搭建的 " 人车生态圈 " 生态中,神州优车、神州租车、宝沃汽车都是闭环中的重要环节。那么,有一环出现断裂,其它环节会不会坍塌呢?

" 目前,陆正耀旗下有三个上市公司,在两个国家三个市场。除了瑞幸要面临美国证监会和司法部门的调查和投资人起诉外,在香港和内地则不存在强势诉讼和执法机关介入,所以目前尚可以暂时安全。"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

他认为,像瑞幸这样烧钱做大规模,密集融资,上市套现,将资本投入到下一个领域的套路在资本圈其实非常常见。现在有人说最流行的商业模式不是 2B(对企业),也不是 2C(对消费者),而是 2VC(对风险投资人),只要讲好故事就能圈到钱,但是 VC 不是傻子,之所以愿意帮着站台吆喝,那就是要跟着一起赚钱。

" 所以这种模式还会继续,金融机构逐利的本质就是要钱滚钱,对于投资者来说是为了赚钱,这就是为什么之前那么多投资机构套现后就赶快下了瑞幸这趟车的原因。" 沈萌表示。

如今,瑞幸咖啡神话破灭,号称另一个 " 瑞幸神话 " 的宝沃汽车还能继续撑下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