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vidia 考虑收购 Arm?打的什么算盘!

来自:驱动之家 2020-08-02

北京时间 7 月 23 日凌晨,Bloomberg 发布消息称 Nvidia 正在收购 ARM,引起了半导体业界的关注。

2016 年,日本财团软银以 320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 ARM。当时的软银风头正劲,孙正义在当时下了大赌注押注人工智能和 IoT,而全资收购 ARM 正是软银在 IoT 领域的一笔巨额投资。

然而,在最近两年,随着几个软银重金投资的公司经营不尽如人意,软银正在选择战略收缩,其中一项重要举措就是打算把 ARM 的 IoT 部门合并进软银,而剩下的 ARM 则会重新上市或者出售给有意向的买家。

正是在这个时间节点上,传出了 Nvidia 和 ARM 进行收购谈判的新闻。

为什么 Nvidia 对 ARM 感兴趣?

与软银自 2016 年开始走下坡路不同,Nvidia 从 2016 年至今股价已经涨了 8 倍有余。作为半导体行业人工智能领域的领头羊,Nvidia 目前可谓是不差钱,因此考虑高规格收购一些重要标的也是情理之中。

那么,为什么 Nvidia 会考虑收购 ARM 呢?我们认为,从技术和市场上至少有两种动机。首先,Nvidia 虽然在云端人工智能领域处于遥遥领先的地位,但是其多年来对于移动市场的尝试都不够成功。

10 年前,在智能手机兴起的时候,Nvidia 试图以 Tegra 系列进入移动设备市场,可惜 Tegra 并没有得到太多移动设备厂商的认可,最终未能成为主流。在人工智能兴起之后,Nvidia 尝试凭借在服务器端的优势向下打终端人工智能市场,为此推出了 Jetson 系列移动端人工智能平台。

Jetson 系列仍然是基于轻量级的 GPU 架构,而在移动端对于能效比和成本都非常苛刻,因此 Jetson 的设计还是显得太 " 重 ",目前 Jetson 仍然没有进入主流应用,而是停留在学界研究使用和一些工业应用中,其出货量离 " 终端智能 " 的海量前景还相距甚远。

Nvidia 另一个进入移动端人工智能的尝试是开源的 NVDLA,NVDLA 是 Nvidia 发布的深度学习加速器 IP,它并不基于 GPU 架构,而是为了终端深度学习做了优化。

NVDLA 的性能数字很漂亮,但是在市场和发布时间上并不占优势——当时主流移动端 SoC 公司都已经有(或者非常接近有)自己的配套深度学习加速器 IP(包括 ARM,海思等等),而 SoC 厂商对于自家深度学习加速器 IP 的支持和 Nvidia 能提供的开源 IP 支持的力度不可同日而语,因此最终 NVDLA 也并没有在移动端得到大量的使用。

相反,ARM 在移动端 SoC 的霸主地位目前无人可以动摇,目前主流移动设备 SoC 都离不开 ARM 的 IP 授权,因此 Nvidia 如果想要一统云端 - 终端人工智能市场,那么通过收购 ARM 来实现对于终端人工智能市场的渗透肯定是合理的考量。

ARM 目前在移动端的产品包括 CPU,GPU 和深度学习加速器,其 IP 和 Nvidia 在人工智能方面的 CUDA 编程生态也存在非常好的互补性。除了移动端之外,Nvidia 另一个收购 ARM 的动机或许不是那么显而易见,但是却也是非常重要,那就是云端服务器的处理器。

目前,云端服务器的主流处理器仍然是基于 x86 架构,然而 ARM 在云端服务器领域的势头也非常好。亚马逊在早些时候公布了基于自研 ARM CPU 的 AWS 云服务器,而华为也发布了基于 ARM 架构自研鲲鹏 CPU 的泰山系列服务器,其处理器性能可以媲美 Intel 至强处理器。

对于 Nvidia 来说,目前在云端服务器端的应用主要是基于人工智能加速的 GPU,并且在人工智能生态上确实全球领先,但是如果想要进一步在云端服务器做突破,则需要在云端走入人工智能之外的应用,或者在云端人工智能领域应用到更多的领域。

这两者都需要 CPU ——目前,云端服务器上还有大量非人工智能的应用跑在 CPU 上,除此之外,即使是人工智能应用,也有大量算法难以用 GPU 加速,因此也是跑在 CPU 上。

如果 Nvidia 想要加强其在云端服务器领域的市场占有率,或者想要在云端人工智能领域巩固其主导地位,那么收购一个 CPU 公司并且和其 GPU 生态整合到一起将会是一个非常好的方案。

目前,CUDA 在 GPU 领域已经是公认的人工智能标准生态,如果 Nvidia 能凭借其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强势,把 GPU 和 CPU 生态打包去打开服务器市场也很有机会。

收购之路还有什么变数?

ARM 收购的主要变数在于政府批准。作为移动 IP 领域的绝对霸主,与一个半导体行业的其它公司合并将会引起各国政府的严格反垄断审查。

之前,也传出过三星和苹果有意向收购 ARM,苹果和三星对于 ARM 的兴趣主要在于移动 SoC 方面,但是苹果和三星由于本身也是移动 SoC 领域的重要玩家,因此收购 ARM 很难通过政府的审批。例如,苹果一旦收购 ARM,很大可能将会影响 ARM 继续给其他竞品手机 SoC 厂商提供 IP,这就会引起反垄断问题。

当年软银之所以能成功收购 ARM 主要还是因为它不是半导体公司,在半导体和移动设备市场处于中立地位,因此没有反垄断问题;而苹果或三星则不然。

相对而言,Nvidia 也属于半导体公司,但是它与 ARM 目前的客户并不存在直接竞争关系,因此通过反垄断审查的机会会比苹果和三星高一些,但是因为和 ARM 都处于半导体行业,因此反垄断审查对于 Nvidia 收购 ARM 还是会具有很大的挑战性。

还有一种可能是 Nvidia 选择仅仅收购 ARM 的一部分业务,例如服务器业务。由于 ARM 的服务器 IP 并非主流,因此反垄断问题不大,而且 ARM 在服务器领域的客户(如亚马逊,华为等)同时也是 Nvidia 的客户,因此这样的收购对于 Nvidia 也有很大的意义。

然而,这样收购的问题主要在于软银 /ARM 是否同意分拆服务器业务,还是他们会希望服务器业务继续留在 ARM,并以更高的价格整体打包卖给其它有意向的公司,或者重新上市。

总体来说,Nvidia 收购 ARM 这件事还处于一个有较大变化空间的阶段。之后的发展然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