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机器人,究竟是不是“刚需”?

来自:钛媒体 2020-03-03

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文|李北辰

在 " 技术变现 " 的路上,命运自有时间表,它通常不以 " 业内人士 " 的主观臆测为转移。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自动驾驶。

早几年前,从业者纷纷预言,2020 年将会成为自动驾驶 " 爆发 " 拐点——但事实胜于雄辩,迥异于各大厂商对外公布的美好寓言,2020 年已经过去了两个月,大多数人离自动驾驶还很远很远。

所以不要被 " 量产 " 这一模糊的概念所蛊惑,任何试图深度嵌入到整个社会系统中的技术,都涉及技术,场景,生态,政策,习俗乃至伦理等一系列必备要素,没凑齐,就是没凑齐,急不得。

不过我今天想说的不是自动驾驶,而是另一同样等待 " 拐点 " 的领域:面向 B 端的服务机器人。

如你所知,疫情期间,多家机器人厂商向武汉捐赠了多台机器人。不少医院采用机器人送药,有的机器人还能承担导诊,消毒,清洁,宣传防疫知识等工作,降低了交叉传染的风险,还减少了医护人员的工作量。而在酒店," 非接触配送 " 概念,也让机器人有了此前少有的真正的用武之地。

没错,此前谈及服务机器人,至少在大多数人的日常经验里,它们更像是在商场,餐厅,酒店等场景的 " 吉祥物 " ——譬如在商场,你可能见过它,甚至 " 摸 " 过它,但除了为现实增加了一点科幻感,似乎大多数人都没真正 " 用 " 过它,当人们想在商场寻找某品牌时,还是更倾向于随便找个人问问。这与服务机器人在武汉立下的汗马功劳,可谓判若云泥。

我们到底该如何解释这种现象?

机器人创业,B 端优于 C 端?

常识是,机器人大概分为工业机器人和服务机器人,后者又大概分为商用机器人和家用机器人。

在许多人看来,相较于已经初步产业化的工业机器人,中国服务机器人的创业机会似乎更大。最大的技术因素是,不同于工业机器人领域中国在材料和高精密加工等方面的起步较晚,即便放眼全球,当前较大的服务机器人企业的产业化历史也不足十年,技术鸿沟并不大,更何况中国珠三角地区拥有生产全部服务机器人核心零部件的能力。

所以在过去数年,在远离媒体聚光灯的地方,中国服务机器人也确实在以每年超过 30% 的速度迅猛增长。数据显示,2013 — 2018 年,中国服务机器人市场规模分别为 3.3 亿美元,4.5 亿美元,6.4 亿美元,9.4 亿美元,12.8 亿美元和 18.4 亿美元,同比增速分别为 30.4%,38.4%,37.1%,47.9%,36.2% 和 43.9%。另外根据《中国机器人产业发展报告 ( 2019 年 ) 》估计,2019 年,我国服务机器人市场规模也同比增长了约 33.1%,高于全球服务机器人市场增速。

而谈及服务机器人创业,在不少人的直觉里,B 端似乎又要优于 C 端。其中一个常见理由是,至少在理论上,企业对服务机器人的最大用途就是降本增效,所以抛去镀在机器人身上的营销属性不谈,只要企业一旦觉得机器人比人工更省成本,就会为它们买单。

与之相反,家用机器人是一个 " 消费增量 " 市场,在市场教育普及之前,很难说服早期尝鲜者以外的大众用户购买一台机器人。

就像远望资本创始合伙人程浩说的那样:" 直白说 B 端买机器人的目的是为了省钱,是以替代人力为目的,但 C 端确是在额外花钱,所以需求有明显的差别。To B 都是单任务的,机器人只要做好一件事就行了。而 To C 消费端,恨不得什么都能干,又能唱歌、又能跳舞、又能聊天、又能清洁。但现在根本不现实,技术成熟度还不够。"

所以大概从 2015 年开始,各种服务机器人就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带轮的,带屏幕的,带手臂的,带托盘的,甚至什么都带的,一时间风起云涌,热闹非凡。

" 形式大于内容 "

不过,尽管市场增速很快,尽管 " 做好一件事就行 ",但如前所述,在服务机器人涉足的商场,餐厅,酒店,园区等真实场景,给人感觉似乎更多是 " 形式大于内容 ",整个服务机器人产业也一直在规模应用的边缘反复试探,根据中国产业信息网数据显示,目前商用服务机器人市场渗透率仅为 3%。

为何如此?

有人说,这是因为服务机器人一直受制于应用场景的 " 非刚需 ",噱头大于实质。也有人说,这只是因为现阶段机器人降本增效的优势还不够明显,机器人自身也远远谈不上智能。

也许吧,但可以肯定的是,每个行业在面对服务机器人时,都需要在真实需求,替代成本,智能程度,和大众习惯等约束条件之间,觅得一个商业平衡,这让其很难在短时间内规模化落地。

而反过来说,这也解释了为何服务机器人能在疫情期间战功卓著。

面对最真实的场景需求,面对最艰难的实际问题,面对替代人力的确定性好处,我们无需考虑其他额外因素。

也就是说,疫情之下的需求,是真正意义上的刚需。

于是我们看到,机器人临危受命,被用来承担递送化验单,送药,送餐进隔离区,回收医疗垃圾等工作,在配送的 " 最后一米 " 实现无人操作,既降低了医护人员被感染的概率,也减轻了他们已经十分沉重的工作量。这种 " 配送 " 的现实意义,和平日所谓 " 机器人替代人力 " 的配送完全不同,这是真正意义上的技术福祉。

不止于医院,因疫情升温的 " 无接触服务 " 概念,也让酒店行业对机器人配送有了重新评估。你知道,很多酒店其实并未专门设置负责配送的岗位,一般会由当班服务生来做配送,而五星级酒店一般会由餐厅服务员送餐,行李生送其他物品。在平日,相比于机器人,人的配送其实更具温情,但当疫情来袭," 无接触配送 " 也与酒店管理能力真正划上等号。

总之不难发现,疫情期间的真实需求,得以让服务机器人行业重新回眸:何为 " 需求 ",何为 " 场景 "。

当疫情过后,别再 " 拿着锤子到处找钉子 " ——而是贴着地面,日拱一卒,挖掘机器人能为不同行业带来的确定性好处,才是让服务机器人不再 " 看上去很美 " 的关键。

【钛媒体作者介绍:李北辰,独立撰稿人,国内数十家媒体专栏作家,曾供职《南都周刊》《华夏时报》《财经》等媒体】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