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团购“渡劫”

来自:i黑马 2020-02-11

本文来源|第三只眼看零售(ID:retailobservation)

受到疫情影响,在过去一两年高歌猛进的社区团购企业正面临严峻考验。

近日,《第三只眼看零售》采访一些社区团购企业负责人获悉,社区团购企业复工之后,正面临商品短缺,团长“罢工”以及因小区封闭带来配送艰难等一系列运营的困境。

社区团购经过几轮洗牌之后,跑出兴盛优选、新十荟团、食享会、同程生活千鲜汇这四家头部企业。疫情引发的困境,使原本烧钱扩张的社区团购企业,只能靠账面资金撑下去。这加速了头部企业的进一步分化。

在一些资本机构看来,上述企业要拿到新一轮的融资,则必须尽快展现出盈利能力。钟鼎资本副总裁顾阳表示,疫情之下,2020年第一季度GMV的数据将不作为资本方的考量。

“社区团购赛道,2018年是看GMV的一年,2019年随着中小型社区团购企业的退出,资本已经不单只看GMV,同时还要看企业的运营能力。2020年,则是希望能看到企业的盈利能力。”顾阳告诉《第三只眼看零售》。

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在本次疫情之下,不少社区自发形成了以小区为单位的、不以盈利为目的的社区团购群。疫情结束后,这些社区团购群将会作为“遗产”保留下来。而如何收编这些自发性社群,则成为一些社区团购企业获得GMV增长的一个新途径。

团长“罢工”,商品短缺,配送艰难

2月3日起,兴盛优选、新十荟团、同程生活、食享会等社区团购头部企业陆续在全国范围内复工。

以团长为链接的十荟团、食享会、同程生活千鲜汇复工之后,首先面临的就是团长罢工和流失的问题。

《第三只眼看零售》追踪采访了20多位从事社区团购超过一年时间的团长。在受访者中,直到2月7日,仅两位团长开团工作。

“公司催促我们尽快开团,但是疫情来了,我们也没办法,不想冒险,疫情结束后再找别的公司合作。”一位团长告诉《第三只眼零售》。

“我自己都还困在农村老家,没办法组织开团。”团长米拉表示。

兴盛优选目前在山东也已经开始运营。兴盛优选一位负责人告诉《第三只眼看零售》:“目前单量还比较低,兴盛优选依托于社区便利店,如果便利店老板不想营业,兴盛优选无法强迫其营业。这也是无法开团的一个原因”。

另一方面,一些已经开工的团长,则因为商品短缺,订单量太低而再次停团。

开了两期团购的李团长表示:“现在每期团购的货品种类不到年前的20%,而且群里的邻居需要的防疫用品一概没有,蔬菜品种太少,肉类也没有,其他商品大家也不感兴趣。团了两期蔬菜,一次隔了两天才送货,一次因无法配送而取消。我不想消耗群友对我的信任,于是干脆停团了。”

《第三只眼看零售》在食享会的直购平台,仅看到9支单品,且1月15日至2月9日无法发货,其缺货情况可见一斑。

新十荟团营销总监董旭亦表示,目前十荟团防疫类商品短缺,但已经做了商品品类的调整,重点供应生鲜类商品。

配送难题同样制约着社区团购企业。由于回家过节的员工暂时无法到岗,外包的物流公司暂停营业,小区封闭,团购商品配送艰难。

兴盛优选目前在湖南的一些门店订单量达到100%的增长,已经出现爆仓及配送人员不足等情况。

“一些服务经理不到岗,也无法配送。”兴盛优选一位负责人表示。同程生活千鲜汇的一位仓储员工表示,在广州南沙仓,30多个员工没回家过年,这30多个人要干平时需要数倍工人干的活。

与此同时,一些小区的封闭政策不断改变,无法保障配送的时效性。新十荟团的一位配送员表示,“现在要求无接触配送,沟通成本和时间成本很高,现在一天能配送春节前60%左右的货。”

除前述困难之外,社区团购企业这个春节期间所做的预售可能也会因为无法配送而退款,损失这部分预售商品所产生的的利润。

目前,兴盛优选春节期间对湖南省以外的其他区域所做的线上预售,目前因无法配送,已经将货款退还给用户。食享会的客服也表示,2月10日以后仍然无法发货的直购商品,可以退款。

“软肋”暴露

社区团购曾被资本看好的低成本、高效率的履约模式在疫情的极端压力下,暴露出其自身软肋。

在社区团购的链条上,团长收订单,从产地、厂家以单定采,运输到仓,再配送到社区,这其中任何一环出现问题,都无法完成团购行为。

《第三只眼看零售》采访多位社区团购企业负责人、团长及配送人员了解到,目前复工的社区团购企业之所以困难重重,主要有以下几方面的原因:

首先,社区社区团购企业与团长或者自提门店之间为松散型的联盟,无法快速响应疫情下的业务调整。

一位接近兴盛优选的从业者表示,与兴盛优选类似,不论依托自提门店的模式,还是依托团长的模式,社区团购企业与团长或自提门店主这样的松散型合作关系,即使团长不开团,企业也没有解决的办法。这使企业在面临重大社会危机时,没有足够的执行力去调整业务,迅速制定出应急机制,同时执行层面也不具备一致性,企业与合作伙伴之间需要更长的时间链条进行沟通。

其次,社区团购模式中,团长个人的安全防护问题及配送过程中可能出现的人员接触、感染风险等不可控因素,使得社区团购企业并不在政府第一批保障供应的零售企业范围之内,从而使得它们无法第一时间获得复工许可。

对此,一位社区团购企业负责人告诉《第三只眼看零售》:与商超、社区生鲜企业及生鲜电商企业可以对全员要求标准化防疫流程不同,从产地运输到配送到家这个过程中,运输过程、团长个人的安全防护问题、配送过程中可能出现的人员接触及消毒是否到位等都是不可控因素,使得社区团购企业并不在政府第一批保障供应的零售企业范围之内。

新十荟团品牌营销总监董旭对此回应称,虽然春节期间,新十荟团在休假之中,但从1月25日起,新十荟团内部就开始在商讨,如何在疫情之下运营,并尽快办理政府复工许可。大型商超企业是第一批复工的保供应企业,因此十荟团目前才刚拿到一些城市的复工许可证,后面会跟进复工许可证的办理,陆续开通各个城市的团购服务。

再次,这次疫情之下,销量爆发式增长的是生鲜品类,由于社区团购在模式上属于轻资产型,运输车辆为外包形式,因此当一些物流企业及运输公司停业的情况下,社区团购企业的物流能力相对薄弱;另外,社区团购一般是按单量采购,不控货,无法保障长期供应。

最后,社区团购企业与消费者建立起来的品牌信任感并不牢固,疫情出现后,消费者更愿意相信其附近的社区生鲜店或者大型超市的食品安全保障。

原因有以下几点:一是疫情前期,社区团购企业停团了,但小区附近的大超市还有社区生鲜店都还能配送到家,他们建了自己的微信群,每天收订单、配送,截走了客源;二是疫情之下,消费者更信任小区楼下开的社区生鲜店和大超市的货源;三是和大型超市比,社区团购价格优势不明显,送货速度又没有社区生鲜店快,品类也没有之前丰富了。

一位长期关注社区团购资本人士表示:“就目前社区团购企业的表现而言,这种模式的抗风险能力较差。

胜者为王

“假设你在1月31日那晚没有振作起来,没有发出《至暗时刻的一封信》,林清轩现在是什么状态?你会庆幸自己在当时的压力下选择了振奋而非沉沦吗?”笔者尝试向孙来春抛出这样一个问题。

“目前大多数社区团购企业都没有自我造血的能力,一直在盈亏平衡的边缘浮动,如果疫情持续时间超过3个月,账面资金的多少,决定社区团购企业的存活能力。如果大家都活不下去,或许社区团购这个模式将不存在了。”一位接近社区团购企业的人士表示。

就资金储备而言,《第三只眼看零售》通过企查查不完全统计,兴盛优选拿到了超过两亿美元的融资;食享会则在2019年10月完成腾讯双百及老股东B+轮融资,具体金额不详;十荟团2020年1月获得阿里巴巴、真格基金等投的8830万美元融资;同程生活则从2019年5月至8月密集融资4轮,其资本方与十荟团、食享会有交叉,最新一次融资发生在2019年8月29日的B轮,融资金额一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这四家企业中,只有兴盛优选有线下便利店作为配送点,按照其投资人的说法,它是少量亏损。而同程生活千鲜汇则是开城最少的一家,因此,现阶段资金较为丰富。

就盈利情况看,食享会此前公布的数据是已实现80%覆盖的城市盈利。兴盛优选相关负责人则表示兴盛优选目前处于在盈亏平衡线边缘波动的状态。新十荟团也实现了某些城市的单城盈利。

基于上述因素,有业内人士分析,兴盛优选和同程生活千鲜汇接下来存活的概率更大。

但另一位资本创始人则表示,尽管目前困难重重,但此次疫情,对社区团购这个模式存在的价值进行了验证。疫情之下,为了方便采购生活必需品,全国各地的小区或是在物业的引导下,或是业主自发的组织下,大量的小区业主微信群直接转化成了不以营利为目的的社区团购群,下文暂称自发性的非营利社区团购群。这表明,社区团购这一模有存在的价值。

同时,也为社区团购企业释放出一个机会点,如何将这些疫情下出现的团购群在疫情之后进行收编,做大盘子,既是机会,也是考验。

社区团购需要“养团”。养团就是提升单团的销售额。在团效没有达到较高水平之前,单均的物流成本很高,烧钱就会很厉害。收编此次疫情下已经形成信任的自发性的非营利社区团购群,则大概率省去了养团的成本。

“接下来,收编目前全国各地区自发形成的非盈利的社区团购群,是十荟团、食享会等依托团长模式的企业大概率会做的事,至于谁能接住,则是看谁账面的资金更多。但资本不会再出手,也不会产生新的社区团购企业”。顾阳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