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7大厂商罕见联手,华为:???

来自:雷科技 2020-05-23

你有没有在地铁上收到一份来自远方朋友的问候,告诉你AirDrop没关?这份独特的体验,每个拥有iPhone的人,看到也许都会会心一笑。

没错,这就是苹果的AirDrop。

苹果AirDrop的体验一直为人称道。用户打开分享,就能看到附件的设备,轻轻一点,就能将文件稳定快速地在不同设备之间传输。不需要消耗流量,也不需要下载任何应用,这些自然无缝的体验,促就了独特的地铁AirDrop文化。

但是安卓用户感受不到这样的快乐。安卓系统高度的开放性带来了碎片化的生态环境,各个手机厂商往往各自为政。其实安卓手机都有类似于AirDrop一样传输文件的功能,但仅限于同品牌手机之间才能使用,若品牌不同,那仿佛是山与海的距离,想发文件基本就微信解决了。

系统级别的互传从技术层面上来说,从来就不是一件难事,难的是如何统一标准,让大家彼此之间可以互通。

去年8月,OPPO,vivo,小米三家企业携手成立“互传联盟”,希望通过系统级别的互通,解决安卓平台彼此独立的问题,实现不同品牌的安卓手机也能高效互传数据。

今天上午十点半,一加,魅族,黑鲨,realme真我集体官宣,加入互传联盟,宣布近4亿的安卓用户可以实现跨平台互传。

这是非常了不起的一步,它标志着,越来越多的安卓品牌认可这个联盟,加入到跨平台互传的愿景中。

也许未来某一天,我们可以看到所有国产手机厂商均成为跨平台互传大联盟的成员,大家在地铁上,也能热心肠的告诉远方的某个Ta,你的互传功能没有关。

互传联盟体验如何?

互传联盟将传输这个功能嵌入了系统底层,相较于传统的微信或快牙传文件,其速度,宽容度,方便程度都有了显著提升。

由于是嵌入系统底层的技术,用户无需下载任何应用,也不需要联网,不需要消耗流量,只要打开互传功能,即可传送文件,传输速度最高可达20MB/s。

同时,互传联盟基于“移动点对点快速传输协议”,耗能更低,使用范围更广。用户可以传送网页,图片,压缩包等多种类型的文件,文件大小也不受拘束。

而快牙,茄子快传则需要传输双方下载APP,使用门槛高。更常被人们选作传输媒介的微信,传输受到网络限制较大,还会出现传输中图片清晰度折损等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互传联盟还支持数据迁移功能,其使用体验无缝且快速,媲美iPhone换新机。迁移数据时,再也不需要下载各式各样的换机助手,换机成本大大降低。用户下次想换手机时,有可能会更倾向于加入互传联盟的手机品牌,这也增强了互传联盟生态圈的防御力。但缺点在于,生态内换机的壁垒较低,容易流失用户。

生态内无缝切换的使用体验一直是苹果生态的黏性所在,互传联盟提高了安卓生态圈互联互通的比例,也有可能吸引一部分苹果用户流向安卓。

为谁而盟

由于国内独特的环境,安卓系统的出品方谷歌在中国市场一直处于偃旗息鼓的状态。

谷歌服务的缺失导致了国内APP推送的混乱场景:都想多推送抢流量,所以要一直占后台,结果是手机卡得不行。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早在2017年10月,泰尔实验室就联合各大手机厂商推出了统一推送联盟,来填补谷歌服务在中国的缺失。

互传联盟在做的,也正是谷歌没有做好的事。

谷歌从9年前开始,就一直在努力解决安卓手机互传问题,但总是雷声大雨点小。

2011年,谷歌就推出了基于NFC的Android Beam,实现网页图片的互传。但是NFC的限制,传输必须近距离完成,且对大文件传输极其无力,速度极慢。

2019年Google I/O,谷歌放弃Android Beam,推出不需要NFC,基于蓝牙和 Wi-Fi的Fast Share,其实就是Android的AirDrop。这一行动,比苹果晚了6年。更令人沮丧的是,Fast Share的打磨非常不成熟,时至今日,使用的厂商寥寥无几。

所以国内手机厂商要联盟做互传联盟,做大陆自己的Fast Share。

不过,值得高兴的是,9to5Google去年曝光了Fast Share的最新截图。泄露图显示,Fast Share未来不仅可以用于手机,还可以用于 Chromebook、iPhone、智能手表等设备,打通了多个平台。

在万物互联的时代,安卓的开放性相较于iOS会更适合做连接的载体。Fast Share也许能踏着安卓的春风,连接万物,实现对封闭的苹果系统的AirDrop弯道超车。

不过那时,国内的互传联盟还需要安卓原生的Fast Share吗?

特立独行的华为,何去何从?

占据中国手机市场半壁江山的华为,始终还未加入互传联盟。

华为也有自己的传输服务,并且这个服务还处在领先地位。它就是Huawei Share。

Huawei Share可以实现传输文件在手机与手机、手机与笔记本之间的互通,3.0版本还推出了基于NFC的一碰即传的功能,非常巧妙。和苹果生态相同,华为手机和笔记本的剪贴板也已实现互通,手机上复制一段话,电脑上就可以实时粘贴。

据IDC数据显示,2020年Q1,华为手机市场份额占中国手机市场的42.6%。也就是说,华为市场份额非常庞大,庞大到接近其它安卓手机市场份额之和。

在这个基数上,中国手机市场其实变成了华为,苹果,和其它安卓厂商。 换句话说,华为也可以选择苹果AirDrop的玩法,服务自己的生态即可。

实际上,华为已经不满足于成为安卓中的一员,它正在打造类似苹果的完整生态。

在今年2月的新品发布会上,华为多次强调“1+8+N”战略。“1”是手机,“8”是PC、平板、TV、车机、穿戴、AI音箱、耳机等各类终端产品,“N”是泛IoT设备。华为要通过通过鸿蒙系统,打造一个基于5G全场景智慧生活的生态链。

而Huawei Share,就是构筑生态大厦的一块基石,华为自然希望它越强越好。

如果加入互传联盟,在手机与手机传输方面,同样是传输文件,华为用户自然会倾向于覆盖面更广的互传联盟服务,换而言之,Huawei Share的优势会被削弱。

这也许就是华为目前没有加入的原因。

当然,如果未来万物互联,华为也许会和其它玩家一起,连接世界。只不过那时候,互传联盟也许早已湮没在华为生态的进攻中了,华为用自己的标准,带领大家,连接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