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被人分尸的企业家,原本能大有作为

来自:差评 2020-07-27

昨天,一则新闻震动了美国互联网。

一位名叫萨利赫的孟加拉裔企业家,被发现死在了他纽约曼哈顿的公寓中。

虽然和马斯克、贝佐斯这样的商业巨佬比起来,萨利赫只算得上一个晚辈,但他的死还是引起了巨大反响,甚至孟加拉国的信息和通信技术部长都出面表示:" 他的死是孟加拉的巨大损失。"

因为,虽然萨利赫的公司市值不高,但他创立的共享自行车软件 Pathao 和摩托出租软件 Gokada 却给孟加拉国、尼日利亚这两个交通拥堵的国家带来了很多福音。

尤其是 Gokada,他们培训了很多摩托骑手,给尼日利亚的很多青年带来了就业机会▼

不过,这件事之所以引起这么大的反响,还因为他的死因诡异而且极度血腥,让人不寒而栗。

场面究竟有多残酷呢?前几天晚上,萨利赫的邻居听到响动,联系不上他,他妹妹在得知消息之后赶到他公寓,就看到了这惨绝人寰的一幕。

屋子里有一把还插着电源的电锯,旁边就是萨利赫的躯干,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垃圾袋,里边是萨利赫的头和四肢。

据警方调查,穿着黑衣、带着面具的凶手在跟随萨利赫进入公寓之后,用电击枪击倒了他,用刀杀害,在公寓内直接进行分尸,然后逃之夭夭。

这简直像是电影中是职业杀手的手法。

很多人开始对萨利赫的遭遇表示了同情,他创办的公司 Gokada 也在推特上对他进行了哀悼:

一时间,阴谋论也开始爆发,有人怀疑是他的商业伙伴,甚至是竞争对手 Uber 雇人杀害了他。

不过,警方的调查还没有出来,差评君也不想妄加猜测。

只是在了解了他的奋斗史之后,发现萨利赫原本是一个特别有想法,对家乡也充满责任感的企业家,他以一种悲惨的方式离世,所以我想给大家讲讲他的故事,希望能激励到更多人。

萨利赫出生在沙特阿拉伯,他的父母都是孟加拉人,因为父母工作的变动,从小他就随着家庭搬来搬去,最终在纽约定居了。

萨利赫从小就非常顽皮,但他家的条件并不优越,有一次他把人家车划了,赔了 500 美金,当时他全家就只剩下 1000 美金了,险些只能回老家,幸好他爸收到大学计算机教师的 Offer ,他们全家才得以留在美国。

虽然父亲就是计算机科学家,但萨利赫并没有从父亲那里得到什么启发,更多的则是跟我们一样,因为喜欢打游戏,所以对计算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在萨利赫初二那年,他就已经开始研究 Google 创始人的故事,并且开始琢磨: " 诶?我能通过什么新颖的方式赚到钱呢? "

对于萨利赫的想法,他的家人也是非常支持,他先是在美国在线创立了一个叫 salefamily.com 的网站,在家庭聚餐的时候,父母就强行让亲戚朋友每人都登陆一次,才让网站的月活达到 5 人次,就算这样,萨利赫也已经很高兴了。

不过,萨利赫并没有止步于此,在他 15 岁那年,就敏锐地察觉到了年轻人在社交方面的需求,创立了 "teen-hangout.com" ,用于年轻人约会。

萨利赫特别后悔错过了 Facebook 这个金矿▼

从那时起,他只是人在家中坐,就可以通过广告每月净赚两三块美元。

到了高中,萨利赫的才华开始得到了兑现,他创立了一堆满足年轻人需求的网站,有个网站在 Ebay 上卖出了 2000 刀,总共赚了得有几十万美金,父母也开始认可他的想法。

在本特利大学的日子里,萨利赫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制作好玩的东西里,他开过订制 T 恤的公司,做过一个能看到波士顿所有餐厅菜单的应用程序 ……

毕业之后,他的创业之路依然不循规蹈矩,完全按照自己的喜好来 .

因为自己就喜欢恶作剧,所以他干脆做了一个能提前录制声音,然后给朋友打假电话的软件:Prankdial。

这个软件虽然给他带来大量法律难题,但迅速吸引了年轻人的目光,很快月活就超过了 50 万,完成了几亿次恶作剧通话。

不过,萨利赫并没有在这些小打小闹中过多停留,而是把目光放回了家乡孟加拉国。

孟加拉国的首都达卡,因为交通规划太差,各种车辆堆在一起,司机们往往寸步难行,所以也被成为世界上最堵的城市。

在发现市场的空缺之后,萨利赫就和几个合伙人一起创立了 Pathao ,起初,这是一个共享自行车和摩托车的软件。

这个设想有点像滴滴顺风车,出行之前,先把自己的行程发布在 App 上,然后系统为你匹配另一个人,坐在后座上,可以最大程度地躲开拥堵,迅速到达目的地。

这个 App 立即受到了饱受拥堵困扰的,达卡的人民,很快, Pathao 就收获了十万驾驶员和上百万用户,公司的业务也从共享自行车,扩展到送快递、送餐,甚至送货等服务,估值一度达到 1 亿美金。

在 Pathao 大获成功之后,萨利赫又发现了一个饱受拥堵困扰的城市,位于尼日利亚的港口城市拉各斯:

这次,他自己一人创立了 Gokada :一款摩托车打车软件。

一直以来,拉各斯的摩托车乱象频生,各种乱收费、违法犯罪的情况时有出现,但 Gokada 培养了一批正规的骑手,价格低廉而且有保障,同样迅速受到欢迎。

为了确保乘客和骑手们的安全,萨利赫还推出了一款头盔,让这种淡蓝色成了拉各斯街头一道风景线。

不仅如此,萨利赫还一直都想在尼日利亚建立许多俱乐部,让这些辛苦一整天的骑手们,能够在俱乐部得到放松和修整。

然而,今年二月,拉各斯政府出台了一条禁令,禁止主要商业和住宅区从事摩托出租车业务,与此同时,疫情也让这个国家陷入了风雨飘摇的境地。

萨利赫被迫裁员,显得非常消沉,但他却一再坚称,仍然相信尼日利亚具有巨大的经济潜力,自己可以为年轻的尼日利亚人提供工作,他还成立了基金会,用于投资发展中国家的创业者。

即便公司的主营业务凉凉了, Gokada 依然通过转型送快递和外卖的方式艰难求生。

在今年六月,萨利赫还发布了一条推特,他说: " 对 2020 年有非常好的感觉。"

然而,仅仅一个月过后,他就在自己的公寓被人杀害,并且残忍肢解,生命永远停留在了这个命途多舛的 2020 年。

人们常说资本是逐利的、嗜血的,但萨利赫却坚信,企业家是真正改变国家和城市的人,是带来愿景和激情的人,是将人们团结在一起,创造出让人惊奇的事情的人。

虽然,萨利赫的所作所为远在大洋彼岸,跟我没有一点关系,但在了解他前半生的故事之后,我还是感觉有一些惋惜和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