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拔了一颗牙,我却体验了一次现代版的“刮骨疗伤”丨果壳病人

来自:果壳网 2020-01-02

事情其实是 2015 年夏天发生的,不过现在想起来我还是心有余悸。

那年夏天我 26 岁,在最好的年纪里举行了一场我自认为完美无瑕的婚礼,并且拿到了欧洲学校的 offer,不久以后我就要去欧洲一边读书一边开启我的新婚生活了。

那本是我人生中的高光时刻,回想起来却因为一颗智齿蒙上了一层阴影。

远赴他乡之前,我决定把智齿解决掉

既然要远赴他乡,当然是想要把方方面面的事都打理好,包括身体健康检查。我对口腔健康非常重视,再加上之前在欧洲生活过一段时间,深知那边医疗程序的复杂,所以我决定把嘴里的智齿 " 解决 " 掉再出发。同时,我也劝老公趁着开学前的暑假去拔智齿。

其实我的智齿还算是 " 乖 " 的,从上高三就断断续续生长着,并没有困扰过我。只不过由于挤在最里面,智齿很难被清洁到,龋坏也许是最终的结果。与其到那时候再处理,牙医给我的建议也是尽早拔除。

其实我的智齿还算是 " 乖 " 的,从上高三就断断续续生长着,并没有困扰过我。丨 图虫创意

我爸认识一位开诊所的牙医阿姨,所以帮我们预约了去那里拔牙。到了那天我便轻轻松松地赴约了,完全不知道等待我的是什么。现在想起来,在小诊所拔牙可能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在就诊椅上躺下来后,医生简单探查了我的口腔情况。由于不可能一次拔除四颗牙齿,并且下颌的智齿很难清洁,所以我想优先解决它们。小诊所也没有拍片子,因为是熟人的关系,在我简单说明诉求之后,医生就开始动手了,目标是我右下颌的智齿

这颗智齿算是轻微的阻生齿,打完麻药之后,医生拿出了锤子,在我嘴里敲敲打打,主要目的是把智齿砸碎,然后拔出来。我十几岁的时候做过口腔正畸,长期拜访牙医,所以即使锤子震得头嗡嗡的,我也并不觉得有什么,反正一下就过去了嘛。

各种牙科器具 丨 图虫创意

大概十分钟以后,我右下颌的智齿从口腔深处转移到了牙医的盘子里,带着血。老公那边也拔除了一颗智齿,并且过程比我轻松、比我快。医生交代半小时后再吐掉咬在伤口处的棉花,并没有交代服用抗生素什么的,我们就坐车回家了。如果说在小诊所拔牙是第一个错误,那么没有服用抗生素可能就是第二个错误吧,我事后分析的时候这么想。

午饭我妈给炖了牛肉,说怎么也是拔牙了,要补补。老公跟没事人一样,大口吃肉,吃得很香,我却没什么胃口。因为咬棉花,嘴里分泌了大量的唾液,于是饭前吐了棉花后,我还漱了漱口,这可能是第三个失误吧拔牙后不能这么快漱口,凝血点可以保护伤口,而漱口往往会破坏凝血点。

牙越来越疼,疼得抓心挠肝

到了下午,麻药散了,我渐渐感觉到疼痛。其实这也正常,毕竟有创口,医生说拔智齿的疼痛会在第二天到第三天左右消散。从下午到晚上,疼痛由轻到重,还可以忍受却也让我烦躁,所以睡前我吃了一颗布洛芬。殊不知,这是我未来十几天享受的最后一个整觉。

第二天早上,我问老公,你牙还疼吗?他表示已经不疼了,但我这边又感受到那种不是很剧烈但也足以让人烦躁难安的疼痛,并且觉得右边脸颊微微肿胀。止疼药的药效应该是退了,那我再忍忍吧,说不定过一天就好了。好在当时距离我出国的日子也就半个月左右了,我早就辞职没有在工作了。

我这边又感受到那种不是很剧烈但也足以让人烦躁难安的疼痛。丨图虫创意

就这样,第二天白天我在家休息。好不容易挨到晚上,我给自己安排了一颗布洛芬,便睡下了。但这次我没有睡到天亮,大概五点就疼醒了,药效从大概 8 个小时减到了 5 个小时,并且疼痛似乎愈演愈烈。当时的我,其实也还没有慌,忍着疼下午又跟老公去了诊所,他拔另一颗智齿,我顺便去问问大夫我怎么还疼。

医生说看起来没什么大问题,可能是我牙神经天生比较敏感,并让我回去吃点抗生素看还疼不疼,最后嘟囔了一句,看起来也不像 " 干槽症 " 呀。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个词,但是也没当回事,毕竟医生说 " 不像 " 嘛。出了诊所,我想着一样是拔牙,老公第二颗牙都拔了也没事,一定是我太敏感了,再忍忍吧。

之前牙长在这里都没疼过,牙都拔了反而疼起来,而且止疼药的药效在减弱。丨 图虫创意

就这样,我凭借着自己强大的忍耐力忍过了第三天、第四天……可疼痛丝毫不见好转,并且绵绵无绝。对,就是一种持续、绵长、不消散、不减退的疼痛,让人坐立不安、抓心挠肝,而且疼痛在升级。

都说牙疼不是病,疼起来真要命,之前牙长在这里都没疼过呢,牙都拔了反而疼起来,简直没道理!一开始我只在睡前服一粒止疼药,后来发展成白天也要吃。遗憾的是,止疼药的药效在逐渐减弱,后来一粒布洛芬只能缓解半个小时的疼痛。而且因为疼痛,我吃饭也逐渐少了,每顿就只能吃几口。

应该是第五天,我换了离家不远的一家中型医院的牙科就诊,挂的专家号。因为这种无休止的疼痛终于让我慌了。

干槽症是什么?居然要刮骨!

医生先安排我去拍片子,排除了因为牙齿碎片残留引起的疼痛。我躺上椅子,医生探查了一番,又进一步询问了病情,嘴里啧啧地说:" 干槽症,干槽症,典型的干槽症,诶呀,里面都臭了,能不疼嘛!"然后招呼科室其他小医生都来观摩:" 都来看看,这干槽症…… " 我其实一点都不排斥成为观摩对象,确诊了至少能让我不疼了吧。

我赶紧问大夫,这干槽症怎么治呀?大夫说:" 你这牙槽骨都感染了,治疗不难,就是清创,搔刮牙槽骨。"然后开了麻药什么的,我拿药回来就经历了牙槽骨搔刮治疗。

具体的流程就是:打麻药—搔刮牙槽骨—冲洗—塞碘仿纱条。先是一根针头扎进去,释放麻药,此时我的心态已经崩了,从无所畏惧到不堪一击,注射麻药的胀痛感在本来就感染的情况下更加令人不适。

治疗具体的流程就是:打麻药—搔刮牙槽骨—冲洗—塞碘仿纱条。丨 图虫创意

接下来是治疗的重头戏,医生用他的工具生生刮我的牙槽骨,而且力道还不小。虽然有麻药,但是那种器具在骨头上大力刮蹭的感觉还是太让人害怕了,你能清楚听到那种 " 嗝楞嗝楞 " 的声音,而且因为事发地是口腔,我本人听到的就是颅内外的环绕立体音。一番 " 刮骨疗伤 " 后是简单的冲洗,然后把一根长长的、带着刺激味道的碘仿纱条卷成一点点塞进伤口,隔绝污染。

一套流程下来大概也就 20 分钟,并不是很长。结束以后我问医生,什么时候就不疼了?医生说,隔两天来一次,大概三次之后就能好了,牙槽骨就能长上一层薄薄的肉芽,就没事了。

什么?要治疗三次!哎,没办法,只好听医生的了。另外,由于感染,我已经开始发烧了,再加上几天没吃下东西,休息不好,扛不住也是可想而知的,所以除了 " 刮骨疗伤 ",我还得去输液,输抗生素,配合 " 刮骨 " 治疗。其实我吃不下东西除了疼痛让我实在没胃口,还有就是这个病会导致张口受限,就是无法张大嘴。治疗的时候,医生说怎么不张嘴呀,可是我真的不能再张开了,这让我塞一小块面包到嘴里都很难。

终于在慢慢好转了

第二次去治疗的时候疼痛还是没有丝毫缓解,我问大夫怎么办,大夫说也没有办法,总不能因为你这种疼痛就给你打吗啡吧。

不得不说,疼痛真是对人心智的巨大折磨。我还记得自己从冰箱里拿出冰牛奶,冷敷脸颊,冰得半张脸失去知觉。在疼了七八天之后的一个凌晨,我甚至想从窗户跳下去。虽然现在想想感觉有些夸张,但当时真的产生了那样的念头。

我记得应该是第二次去治疗的时候,我已经虚弱到不能坐着输液了,于是护士给我安排了可以躺着的病床。旁边病床是一个急性肠胃炎的小姑娘,似乎快好了,跟父母说说笑笑。我这边已经疼了快十天了,这期间没睡好也没怎么吃饭,输液中途想要去厕所都要两个人架着我,场面一度非常严重的样子。

第二次去治疗的时候,我已经虚弱到不能坐着输液了,于是护士给我安排了可以躺着的病床。丨 图虫创意

旁边床小姑娘的妈妈问我妈妈,大姐你家姑娘这是什么病呀?我妈只好苦笑说,没啥事,就是拔了颗牙。

经历了十几天的疼痛,在第三次 " 刮骨 " 之后我的疼痛得到了控制。之前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痊愈,所以我改签了出国的机票,浪费了一千多的改签费。本来是跟老公双宿双飞,变成他先飞过去。

其实我直到后边上飞机嘴里都还塞着碘仿纱条,医生说新生的肉芽会渐渐把纱条挤出来。果不其然,在我出国后的差不多一个月,纱条掉出来了,不过有一点布丝似乎长到了肉里,往外拽的时候又流了一些血。还有就是之后的小半年里,我右边脸经常能感觉到过电一般的感觉,医生说这是正常现象,会慢慢消失。我还从九十多斤的体重掉到了八十多斤,毕竟十几天几乎没怎么吃饭。

没啥,就是想让大家看看我的结婚照。丨 作者供图

两年以后我毕业回国,又开始动心思把另外一侧的智齿解决掉,这次我选了一家省口腔专科医院,拍了片子,跟医生说了我干槽症的病史。好在这次过程顺利,虽然也疼了三四天,但只是创口的疼痛,并没有感染。记得第三天去复查的时候,我反复问医生伤口怎么样了,为什么第三天了还是疼,是不是又干槽症了。医生说,放心吧,能看到里面长了新鲜的肉芽,不会干槽症了,还在疼可能是因为我本身牙神经比较敏感。果然,第四天就不疼了。

几乎人人都会长智齿,很多人会选择拔掉,给大家讲一下我的个人经历,是想让大家知道其实拔牙也会有这样的疼痛风险。所以任何医疗行为都不要掉以轻心,不要像我一样再演绎一番现代 " 刮骨疗伤 " 了。

医生点评

王赞 | 深圳友睦齿科颌面外科专科医生

首先,作者的描述基本符合干槽症的临床症状。干槽症最常发生于下颌智齿拔除后的 2~3 天,疼痛往往呈放射状且非常剧烈。在病理学上,干槽症表现为局限性的骨髓炎,拔牙窝内大部分为厌氧菌,临床检查会发现患者拔牙窝空虚或者变性。

目前并没有全面解释干槽症发病机制的学说。干槽症处理的重点在于彻底清创、隔离创口形成新的肉芽组织,常使用丁香油或碘仿纱条填塞创口。

那么,干槽症是可以预防的吗?临床上引发干槽症的关键点在于拔牙窝是否空虚,因此保证拔牙窝内有血凝块是预防干槽症的重点。不同于复杂的埋伏牙,往往越是简单的磨牙,拔除后由于创口深度过浅、四周骨壁光滑、周围软组织少等原因越容易导致血凝块脱落。另外,如果医生术后忽略了牙槽骨修整和搔刮,导致部分骨板过高不能被血块包绕,或残余的肉芽组织和牙体碎片未能形成质地良好的血凝块,也会引发干槽症。一些复杂牙拔除时创伤越大、手术时间越长,发生干槽症的几率也更高。

所以在手术中医生要合理设计切口,尽量减小创伤并缩短手术时间。术后可以进行缝合缩小和固定创口,减少食物嵌塞,并防止血块脱出。患者术后也要避免大力漱口、吸吮创口及吸烟等动作。做好以上这些,自然可以使干槽症 " 销声匿迹 "。

在医学高速发展的今天,患者对治疗要求更高,如何在安全拔除牙齿的前提下让患者术中体验更好、尽量减小术后反应成为重要任务。智齿单是按位置分类就有十几种,难度和风险各有不同,诸如神经损伤、术后出血、感染等并发症更是不胜枚举。往往患者说一个 " 疼 " 字,医生脑海里马上会想到若干种引起术后疼痛的原因。所以,每一颗拔除的牙齿从手术到恢复的过程,背后都是医生知识储备、精细操作和临床经验的结合,从而帮助患者规避各种风险。

即使出现某些并发症,只要医患双方良好配合、互相信任,医生也能够及时处理和解决问题。" 医术无高低,仁心促前行 ",自己的治疗得到肯定是每一个医生最有成就感的事情,祝大家身体健康,远离病痛。

作者:Jacqueline

编辑:黎小球

这是『果壳病人』专栏的第 45 篇文章。曾与果壳 er 分享经历的作者有喝酒喝到做胃镜的,有因为打鼾被父母担心要猝死的,有多年纠结后终于做了痔疮手术的,还有因为痛经打 120的。

如果你也有得病、看病的经历愿意写出来分享,欢迎投稿至 sns@guokr.com。

点击图片,查看更多『果壳病人』文章

点击左下角 " 阅读原文 ",查看果壳病人合集

本文来自果壳,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如有需要请联系 sns@guok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