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站的江湖,远比你想象的深

来自:金错刀 2020-01-11

以下文章来源于挖数 ,作者挖数

说人流量,火车站排第二,其他地方不敢排第一。

说人员的复杂程度,天南地北哪里的人都有,上到身家过亿的老板,下到睡天桥的流浪汉。

但火车站的江湖,远不是我们看到的那么简单。

文 | 挖数

来源 | 挖数(ID:washu66)

金错刀(ijincuodao)授权转载

金庸老爷子笔下的江湖充满了生命力,儿女情长、尔虞我诈,每次读起总让人思绪飞扬,恨不得立刻化身江湖人物,去体验五彩斑斓的人生。

回到现实生活,如果你问我哪个地方最有江湖味,我会不假思索地说出火车站三个字,说人流量,火车站排第二,其他地方不敢排第一,说人员的复杂程度,天南地北哪里的人都有,上到身家过亿的老板,下到睡天桥的流浪汉,说到儿女情长,火车站有太多太多的离别,地上的水迹都是亲人们流的眼泪,说到尔虞我诈,火车站骗子之多超乎你想象,就算你智商 108,也可能被人骗得裤子都扒。

这天,我按捺不住内心那颗悸动的心,跑到火车站体验那让人魂牵梦萦的江湖味。

1

他来了,他来了,走出火车站,扛着小推车的 " 棒棒 " 向我走来,见面一招狮子吼,嘿!要不要帮你推行李!?吓得我一哆嗦,抬头一看,只见他们摆开龙门阵,金属的小推车在太阳下闪着寒光,一股请君入瓮的架势。

我慌忙谢过,一招凌波微步,轻巧地从人群中走开。

一阵疾奔,不好,内力耗尽!我摸着饥肠辘辘的肚子,要吃饭了,烈日下一间龙门客栈隐隐可见,仔细一看,肯德基三个大字闪闪发光,一看就不是黑店,我摸了摸身上的盘缠,嗯,应该够。

我大喝一声推开门,正要大吼一声让服务员来两斤牛肉和两碗白干,不经意看到了柜台上的价格单,56 一个套餐!?

我又一哆嗦,赶紧跟服务员改口说是来借厕所的,服务员满脸鄙视,一招一阳指剑指门外,说了一声出门右拐,我谢过,夺门而出。

去厕所路上,旁边店铺的老板纷纷对我招手,来来,寄存行李,脸上露出慈祥的笑容,可能有诈,正所谓绵里藏针,我暗自对自己说,突然看到架子上的康师傅方便面 5 块一桶!

这个价格可比肯德基厚道多了,我不假思索,使出一招铁砂掌抓了一碗就找老板结账,二维码哔一声,使出吸星大法,身上的盘缠被吸走了。

正思索去哪里找开水,低头一看,康师傅样子不太对,头上怎么长两疙瘩,生病了么?

哎,到底吃还是不吃,正思索间,远方传来一声 " 盒饭盒饭,10 元一个 ",我心里不禁嘀咕一声,好一个内功深厚,回头正欲辨认是何方神圣,人已悄无声息近身,一个白衫小哥,身长九尺,臂力惊人,拎着几十个盒饭健步如飞。

我正欲作揖,白衫小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亮出了盒饭,这个叉烧的,20 元,这个鸡肉的,18。

说好的 10 元呢,才几秒功夫就涨价啦?我格挡了一下,把盒饭挡了回去,可惜练功不精,手上还是沾了一点油。

最后在牛师傅、黑化肯德基和盒饭三者中,我选择了旁边 30 多一碗的西北刀削面。

2

走出面店,我的体力和内力都补充了,这时我好奇地发现肯德基隔壁有一个长相狂野的大叔在打坐练内力。

大叔嘴里振振有词,对着走过的路人一人一句新年好,一个路人给了他一瓶矿泉水,他说得更欢,合家幸福、早生贵子之类的层出不穷。

我寻思另外找个地方坐下歇歇,一看便利店门口台阶上坐满了人,个个额头饱满,内功深厚的样子,我也过去找了个空位坐下。

看到旁边一位大哥 50 上下,骨骼清奇,于是找他聊了一下,大哥说他要去岳阳,高铁票 300 多太贵,于是跑来这里坐火车,才三分之一的价钱,我问他过年还早,怎么现在回家,他说自己在开发区的灯厂做普工,工厂减员,没活干了,只能回家,说完笑了笑,这个点走也好,人不多,不用抢票,我又问明年还来吗,大哥顿了一下,眼睛望向远方,不来了。

3

作别后,我在广场闲逛,看到一群绿林好汉在四处走动,逢人就凑过去一句 " 买票取票改签 ",或者 " 没买票上车补 ",还有 " 快速取票进站 ",碰到稍微柔弱的女子或男子还动手拉拉扯扯,路人纷纷使出金钟罩,错身而过。

广场有不少人在兜售东西,有卖 10 元一张椅子的,有卖 10 元一个充电宝的,还有卖 2 元一瓶康师傅矿泉水的,我正好口渴,就跟卖水的大叔买了一瓶,细看不是牛师傅就放心喝了。

大叔腿脚不便,这么大太阳还出来为人民服务真是不容易。

天色已晚,火车站行人渐少,大家都各回各家,但有一群人却依然四处流连,相互之间交头接耳,传递武功口诀,只要你经过,他们会立刻围上来,手里拿着明晃晃的圣火令,圣火令上写着住宿二字。

单间一个晚上 80,标准间 140,双人间 180,由于困意袭来,于是问了其中一人房间在哪,对方指了指广场边的大楼,喏,就在那里,还拿出手机给我看房间照片,我一看还可以,于是让他们带我前去。

对方告诉我要先登记身份证,我想起平常在客栈住宿确实也要登记,于是不假思索把身份证递给她,她接过去,脸上露出人质已到手的笑容,跟另一男的一起带着我朝大楼走去。

经过大楼,他们却没有停下的意思,带着我朝隔壁小道绕了过去,我问不是这栋么,她说是后面那栋,我又问,还有多远,回答很快就到了。

我不依了,大喝一声,不看了,把身份证还给我,对方却不依不挠的样子,情急之下,我使出狮吼功,大声喝道,再不还我,我去衙门投诉你们了,他们四目相对,可能怕打草惊蛇,随即把身份证递回给我。

逃离魔爪后,我继续寻觅客栈,路上看到一个超市,于是进去打算买一瓶水解渴,经过架子上的青岛啤酒发现不太对,仔细瞄了一下,原来是青岛的啤酒。

走出店,看到白天说新年好的大叔在席地而睡,鼾声震天响。

一阵寻觅后,我终于找到一间靠谱的客栈,单间一个晚上 100,可以先看房再登记身份证,房间还算干净,就住下了。

第二天一早起来赶路,大家都不容易呀,江湖咱就此别过。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