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0MHz频段,等待5G唤其“重生”

来自:钛媒体 2020-04-14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紫金山科技

2006年就可在手机上看电视、在车里看电视,2007年后在公共交通上看电视,这些十多年前一度引领了时髦的“前卫”应用,都与当下第四家运营商中国广电发展5G的重头戏——低频无线电资源密不可分。

近一个月内,曾经被重用、后来被闲置、再到后来在广电和电信运营商之间被不断争议的700M无线电资源,因5G迎来了史上最大变数。

先是中国广电700MHz频段2×30/40MHz技术提案获采纳列入5G国际标准,成为全球首个5G低频段(Sub-1GHz)大带宽5G国际标准;

紧接着,工信部发布了《关于调整700MHz频段频率使用规划的通知》,要求将部分原用于广播电视业务的700M频谱资源重新规划用于移动通信。

“二石”激起千层浪,在很多相关新闻下面,都可以看到网友们的热评。

当然,立场不同,评论方向也有很大不同。

因信号传播损耗低、覆盖广、穿透力强、传输效率高、基站建设规模少、组网成本低等特点,700MHz频段一直被视为 “数字红利” ,对于5G来说,700MHz更是黄金频段,也正因此,此前三大电信运营商一直没放松对这段频率的觊觎。

而且根据估算,利用700MHz频段建一个全国5G网络只需要约40万座基站,而三大运营商使用的现有频段需要建约600万座以上的5G宏基站。所以对于广电5G来说建设成本优势极大。

此次广电获发的是703-743/758-798MHz频段,上下行各40MHz,共计80MHz的带宽,比之前业界猜测的30M×2的带宽还多。这也意味着,广电可以充分利用更多的低频优质资源,加速5G建设进程。

但鉴于一系列现实情况,并不是所有人都看好广电在5G上对700M的重新利用。

为何这一段频率资源多年来一直被热议甚至被争抢,不能不提到其14年前被用于发展“移动电视”的历史背景。

700M首次搭上“移动”东风

广播电视一直以来积累的48.5MHz-870MHz范围内的这一优质频段资源,在移动通信不断发展中曾被迫交出806MHz-958MHz给移动通信使用,但806MHz以下的大部分频段仍掌握在自己手中。

在2008年北京承办奥运会之前,很多产业都借着“服务奥运”的风口,发起了一波又一波创新。

2005年广电总局明确了CMMB(China Mobile Multimedia Broadcasting,中国移动多媒体广播)发展方向,也从2006年开始结合服务奥运的口号,短短几年就在全国300多个城市实现覆盖,以致当时很多移动设备都以支持CMMB功能作为卖点。

不同于通信的蜂窝网络,这种广播式的“移动电视”服务,是以无线数字广播网,向手机、MP4、笔记本电脑、车载终端等单向提供广播电视节目和信息服务,700MHz频段在幕后担当了主力。

因中国移动的支持,以及很多汽车企业的合作,手机、车载终端看电视一度很流行,至2011年底,CMMB迎来了发展中的顶峰: 其终端用户超过3500万,付费用户也超过1600万户。

但这种广播式的单向电视服务也有很明显的问题,信号不稳定、用户体验差,随着3G、WiFi和OTT在视频业务上的兴起,加上其维护费用巨大,收费模式没有成功,用户很快被更多新型终端和服务吸引,CMMB吸引力急剧下降,产业链受挫, 最终在2015年时被广电总局叫停。

2016年2月,广电总局明确将700M频段划给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后来成立了“中广移动网络有限公司”(由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和中国中信集团有限公司合资组建)负责700M频段运营。

当时,广电科技委副主任曾明确表态,700M频段得天独厚,广电一定会介入4G业务。

不知是不是移动通信“按下了快进键”,还没等广电在4G上做出醒目的成绩,5G悄然而至。当第四个5G牌照发放到中国广电手里时,700M在5G上如何施展,又称为新话题。

但这一频段在利用上也有其硬伤:与工信部在全国统一分配频谱资源不同,广电总局并没有在全国范围内统一分配700M频谱资源,中广移动成立时,全国范围内仍有至少3000多个广播电视播出机构在利用700M频段提供广播电视服务,众多的广播电视播出机构分别使用不同的频段资源,想要清频退网、重新部署,彻底解决频谱割裂问题极为困难。

所以,在近日工信部发出明确要求,把原用于广播电视业务的700M频谱资源重新规划用于移动通信时,更坚决彻底、同时也意味着难度更大的清频活动也就开始了。

ICT专家马继华在接受紫金山科技访谈时也提到,要将700M彻底用于移动通信,就意味着停止该频段上的地面模拟电视信号,这个难度还是不小的,按计划于2020年完成,但实际执行起来是否能如期,也是未知数。

在国际上,德国和法国很早就将700M用于移动通信业务,德国电信也将拍得的700MHz资源用于农村地区网络覆盖,可以说经济效益都很好。“不管怎样,中国广电要做5G,就必须充分利用700M,一方面可以提升产品的吸引力和竞争力,另一方面也是与三家电信运营商合作的重要筹码。”

文章开头提到的各地开展的公交车移动电视,在此次的700MHz频率迁移中也将受到直接的影响。据融合网&呼麦网总编、TMT产业观察吴纯勇表示,诸多地区的广播电视公共服务(主要包括当地的地面数字电视、公交车移动电视、CMMB等)都会涉及到700MHz频率,把这些服务在700MHz频率上进行迁移就意味着要为地面电视全数字过渡和新业务提供全新的规划,这个工作量就非常大,再加上中国广电还要在700MHz频率上部署5G网络,广电系统相当于在2020年的5G档口上要完成两件大事。

留给5G的窗口期,时间不多了

与三大运营商的5G所利用的2.5G-4.9G频段相比,700M是“低频适合广覆盖,但资源有限很难满足大流量5G应用”的存在。所以马继华也坦言,700M不太可能成为5G主流频段。但因其可以更低成本进行覆盖,可以在人口稀少的偏远地区更容易部署5G,或者适合一些相对比较偏僻的工厂的5G物联网覆盖。

熟悉湖南台娱乐节目的观众对“马栏山”这个名字不会陌生。3月31日,广电总局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5G实验室正式落户湖南广电,同时在马栏山开建“广电5G马栏山700M示范站”。广电总局同时称,湖南广电旗下上市公司电广传媒是广电总局5G实验室运营管理实施主体。

马栏山的700M示范站,也被称为广电总局的 “特批项目” ,由电广传媒旗下湖南有线支持搭建。

湖南广播电视台发布的实验室发展规划包括:启动5G NR广播国际标准、马栏山5G超高清试验频道等课题申报, 推进54云魔、5G频道、5G智慧电台、芒果虚拟世界等产品建设。 还将聚焦短视频、AI定制频道和慢直播强交互频道。

此外,还将成立包括华为、百度、阿里巴巴、腾讯、爱奇艺、优酷、咪咕视频等重点企业参与的5G应用产业联盟。

这意味着,在业务上,广电5G也要着手建生态链了。毕竟此前电信运营商主导的5G商用,尚没有结合电视业务、视频业务的杀手锏5G应用出现。

而广电在5G业务上是否能搞一番创新,不仅是广电自己,连ICT圈也开始集中围观。

也正如吴纯勇主编所说,留给5G的窗口期其实不太长了。如果有更好的战略投资者,例如BAT或者今日头条、趣头条、B站等互联网新秀们的深度参与,那对广电5G业务创新恐怕是极为有利的。

但一二线城市的消费者在音视频业务上的胃口很是刁钻、市场竞争也更为激烈。吴纯勇建议,在一些流量竞争的红海之外,例如自动驾驶这类新兴5G领域,在互联网企业、电信运营商们都尚处于探路阶段时,没有历史包袱的广电系统尤其广电运营商们也未尝不可大力投入一把,或许在新的5G领域可以实现赶超。

没有包袱的广电,也尚没有与5G能力匹配的基站、模式和内容,在广播电视发展了几十年后,一切更像是重来。

5G窗口期越来越短,这一次,手握黄金频谱的广电能否真正利用好700M,是其能否成功的最重要一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