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不甘,陆正耀恳切,但都没用

来自:虎嗅APP 2020-05-23

出品|虎嗅大商业组

作者|敲敲格

题图|CFP

美东时间 5 月 20 日上午 7 点(北京时间晚 7 点),纳斯达克将恢复瑞幸咖啡的交易。在此之前,上市刚满一年的瑞幸已经停牌了 43 天,并接到了 " 摘牌通知 "。

5 月 19 日,瑞幸咖啡发布公告表示,公司已于 5 月 15 日收到了纳斯达克上市资格审查部门的通知,决定对瑞幸实施摘牌。瑞幸计划提交听证会申请,在听证会出现结果前,公司将继续在纳斯达克上市。但无法保证纳斯达克听政委员会会批准瑞幸保持上市的请求,听证会一般将会被安排在公司提出听证申请后的 30~45 天内举行。

一向较少对外公开发言的瑞幸咖啡董事长陆正耀连夜发布个人声明,除了为瑞幸事件向公众道歉、反思自己的激进风格外,陆正耀还表示," 纳斯达克不等最终调查结果就要求公司退市,出乎意料,对此我个人深感失望和遗憾。"

在声明末尾,陆正耀强调,自己创业以来的钱全部投入了实体企业中,没有用于个人挥霍、也没有转移资产,同时," 不论怎样,我都会倾尽全力维持门店运营,竭尽所能挽回股东损失,让瑞幸这个品牌能够走下去。"

言辞之间,陆正耀罕见地流露出个人情绪(" 过去的一个多月,我一直处于深深的痛苦和自责之中,夜不能寐 "),并反复强调自己 " 坚信瑞幸的商业模式与商业逻辑是成立的 "。

但面对着摘牌退市等几乎必然的结果,瑞幸为自救作出的种种举措、陆正耀言辞恳切的发声,都没什么用处。

走在悬崖边

瑞幸目前可以说得上是 " 在悬崖边行走 "。摘牌退市等来自资本市场的处罚只是一个开端,瑞幸或将面临后果更为严重的处罚与巨额赔偿。

目前,瑞幸面对着来中国境内、境外、机构投资者、一般投资者的多起诉讼。

中国境内投资人起诉瑞幸咖啡一案的代理律师、威诺律师事务所律师杨兆全今日告诉虎嗅,目前正在根据法院的要求,补充完善诉讼材料。由于涉及到境外取证和公证,需要的时间较长,预计正式立案要到 6 月份。

也有投资者在美国对瑞幸咖啡发起民事诉讼索赔,根据界面新闻的报道,美股维权律师郝俊波在 5 月 15 日表示,目前其代理的案件还在筛选首席原告阶段。

5 月 15 日,14 家境外机构起诉瑞幸咖啡一案在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开庭审理。根据财新报道,Linden、Aurigin 等 14 家基金作为瑞幸的债券持有人,提出诉讼要求瑞幸 " 不得转移香港境内资产,不得以任何方式出售或处置在香港及中国内地的资产,不得转移其通过今年 1 月发行的可转债所获得的收益 ",并寻求追回约 1.557 亿美元的损失。

当天下午,华尔街日报报道称,香港法院已下令冻结瑞幸在开曼群岛和香港地区的资产,限制其对开曼群岛及香港注册实体下的资产进行出售或转移。

另一边,在 4 月 2 日自曝虚造营收 22 亿后,瑞幸在采取积极的自救措施,希望重塑公司形象。

首先是人员管理层面,处理涉及造假的员工、管理层整体大换血。5 月 12 日,瑞幸咖啡宣布公司 CEO 钱治亚与 COO 刘剑已被停职,瑞幸咖啡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郭谨一成为代理 CEO,公司高级副总裁曹文宝与副总裁吴刚被任命为新董事。

在业务层面,开始收缩、暂停扩张步伐。据界面新闻5 月 15 日的报道,瑞幸咖啡将关闭北京地区 80 多家门店,占到当地总门店数的五分之一。对此,瑞幸咖啡相关负责人回应表示 " 这是公司门店战略调整的方向 ",受疫情等相关因素影响,确实在进行正常的门店优化,对个别效益不好的、客户覆盖重合的门店进行 " 关停并转 "。

2020 年 5 月 16 日,北京大兴区鸿坤广场瑞幸咖啡店已停业快一个月,图源 IC Photo

咖啡店还开着,但公司信誉已经没了

当然,目前的瑞幸仍在正常运转中。

在咖啡零售领域,瑞幸已经拥有很高的品牌认知度、遍布全国的门店。截止 2019 年年末,瑞幸公布的门店数量是 4507 家,虽然当时提出的 "2021 年末开出 10000 家门店 " 的目标在现在看来已经无望,但哪怕开始业务收缩、关店,瑞幸的门店基础保证了公司不会一夜倾覆。

但在资本市场层面,瑞幸作为上市公司的价值已不复存在。在复牌后,大批量抛售、股价跳水、市值蒸发都是可预见到的后果,瑞幸的造假事件还将对所有在美上市的中概股产生持续影响。

此外,瑞幸的案例让中国公司开始对 " 速度 " 进行反思,以陆正耀为代表的瑞幸高管团队也为此透支了自己创业多年来积攒的信誉。

关于陆正耀最新的消息是,5 月 20 日下午,路透社报道称,陆正耀持股的神州优车正寻求出售其在大钲资本基金中价值 10 亿元(1.41 亿美元)的有限合伙人权益。

他在今天凌晨发布的个人声明中提到," 相信最终的调查能够给所有人一个客观公正的评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