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门178天,1.2万家企业死掉,影院在观望中“复活”

来自:36氪 2020-08-01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电商在线”(ID:dianshangmj) ,作者 朱婷,编辑 斯问。36氪经授权发布。

“真可以开了吗?别最后还像上个月那样又实现不了。”

影城复工通知的往复,工作人员小郑已经有些“习惯”了。起初他也会内心激动,哪怕没有实现,还是会对下个月充满期待,“现在听到影城复工的消息,就像听到‘狼来了’的故事一样。”

终于,这回是真的。

7月16日电影行业从业者们的朋友圈炸了。小郑的第一反应就是,回去!

电影院吹响集结号

“我第一反应是赶紧从售楼中心辞职。”

在电影院关闭的178天里,小郑的不少同事都离开了原本的岗位。在留岗待命的人当中,大多都靠自己的“第二职业”在生活。

“很多都去饿了么、美团送外卖了,还有的临时去给人当保安。”小郑给自己找了一份售楼中心的工作。但天太热,没什么客户和业绩,一直在培训、跑楼。

“钱没挣到,抓钱舞倒是天天在跳。”小郑每天都在盼望着影城恢复,自己能安安生生回来工作。

像小郑一样17日一大早就去辞职的,还有很多人。

“感觉生活这才开始回到正轨。”杭州东影IMAX店宋店长告诉「电商在线」,在全国电影院关闭期间,影城一直给在职员工发放最低标准的工资补助,“但其他方面的收入,要靠自己。”

整个电影行业,也都在疫情影响下寻找新的机会增长点。

(《美人鱼》女主角林允进行淘宝直播)

“演电影的明星在家可以开开直播,但是我们这些放电影的人,真的没有饭吃。”小郑告诉记者,从贺岁档新片纷纷撤档开始,原本备战的项目群就从响个不停,慢慢开始冷清。

2019年的全年票房为642.66亿,仅7天的春节档就占到了58亿元、近10%的票房。可见失去了春节贺岁档的电影行业损失有多惨重。

2020上半年,已经注销的影院企业足足321家,近1.2万家影视类公司倒闭。

一开始对于疫情问题,大家都非常重视,关门停业都在情理之中。“有点坐不住,但工资还是照发的。”小郑回忆,差不多在2月份中旬,影城通知降薪。“三月份左右吧,听说有一些规模小一点,或者私人的店,裁员了。”

基层服务人员是被裁员的主要目标。

关于复工的动静,也不是第一次传出来。

阿里影业的瑶朶记得,之前每个月都有这样的消息。甚至头几个月,还会有影城根据消息,迅速做好了消杀工作。“这次复工消息真正在官网上能查得到,不光唤回了影城的工作人员,也让我们第一时间做好了准备。”

复工通知无异于电影行业新一轮的集结号。

随之活跃起来的,还有不少市场:电影院座椅清洗服务、出售电影院二手座椅、影厅专业消毒、口罩测温枪批发,等等消息接踵而来。

影院老板曹斌,专门把自己的的朋友圈签名改成了:影城招工,提供住宿。

率先迈进电影院的人

复工消息确认后,网友们奔走相告。20日还没迎来,微博话题先上了热搜。

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导演文牧野说:“饭都更香了。”

大家开始期待,各个影院里,率先迈进影厅的人。

“其实我是去影院拍摄第一天的复工画面的。”上午10:00,五环短视频的实习编导陈发有,成为了杭州亲橙里峨影1958第一个走进影院的人。带着拍摄任务,意外获得了影院给第一位观众准备的终身会员奖品。

当天钱江晚报的记者,也早早来到了影院蹲守,并拍到了这个画面。

当天午夜零点还有一分钟,杭州奥斯卡影城的9号厅里,也聚集着前来见证行业复工时刻的媒体人。

根据《每日人物》的报道,当晚的9号厅放映,是复工后的全国首场。“龙标”(电影公映许可证)出现了三次,为的是能让台下媒体人的闪光灯,能够捕捉到荧幕上的“龙标”镜头。

它标志着一部影片的开始,也意味着一个行业的重启。

媒体的集体关注,并不意味着电影行业迎来传统意义上的高光时刻,但的确是值得铭记的日子。

在率先买入电影院的人中,除了媒体记者,也有不少真正的影迷。

“影院关门178天,我没有看电影的日子也有足足178天。”郑大新闻学的学生苗苗告诉「电商在线」,在疫情之前,自己是电影院的常客。虽然专业需要,放假期间也会用自己的设备进行拉片学习,“但没有一部是完整看下去的。”

“电影是一种仪式。这种仪式必定要在幽闭的剧场里,才能够完成。”这是她分享给记者,安德列在《电影是什么》中的话。

于很多人而言,电影院都承载着他们的仪式感。

哪怕复工后上映的片子,大多不是新片,影院复工票房,还是在周一工作日的上午11时1分59秒,正式突破100万。

截至发稿前,灯塔专业版显示《第一次离别》实时票房40.47万,排片占比达到20.2%,位列第一。而上线重映的《误杀》实时票房135.71万,拍片占比达到了18.2%位居第二。

“这些观众是真心在支持影院的恢复,不少是请假过来看,就是为了表达支持。”东影IMAX的店长宋涛告诉记者,很多影院都给第一名到场的观众,准备了后半年的观影礼包。

70%的观望者

所以电影院复工后,行业恢复了有几成?

“第一天也就一成吧。”东影IMAX的店长宋涛告诉记者,虽然行业在转好,但还需要一定的恢复期。

目前的排片量还不到平时的50%。上座率小于30%的规定,让影院只能隔排、隔座开放售票。单就总共具有17个厅的东影IMAX店来说,5个厅的开放量很难说影院真正全面“复活”。

“前期一定是亏的。”宋涛给「电商在线」简单算了一笔账。

考虑到放映成本,一般一个厅的上座率要达到30%-50%以上,才能够不亏。而现在除了放映成本较高,售票定价反而走低。

“目前的票价,最低有5元、9元的,晚上观影的黄金场次也差不多在29.9元一场。”疫情前的票价,一直是35-100元不等。除了电影票不足以负担运营成本,现在每场放映之间,还要增加一轮消杀环节。

收入减少最严重的,还有零食售卖。

“现在去电影院,门口寄存处满满的零食、奶茶。”20日下班就到了电影院的小陆,只能把刚买的喜茶猛吸两口,然后留在门外,“虽然贵,但是很想念电影院的爆米花和可乐。”

零食部分的收入,在平时的确能够平均占到10%-15%左右。根据公开财报数据,2019年万达电影商品销售的毛利润占29%,横店影视的卖品利润占32%。

这下禁止售卖零食饮料的复工规定,基本将影院的利润,砍去了三分之一,近一半。

影院复工要面对的困难,还不止于此。

“除了重新复工的成本过大,很多影院自身还有钱款问题。”阿里影业的瑶朶告诉记者,目前影院复工最主要的三大困难,一个是营业成本,一个是人员流失后人力紧张,还有就是钱款不到位。

疫情期间对电影院减免租金的场地非常有限,因此大部分影院在开业前,都面临一笔疫情期间的租金需要缴清。

在停业没有收入的情况下,这笔资金从何而来,交付后如何负担营业前期的亏本,都是大多数影院选择观望的原因。

“目前浙江的影院复工率达到了26.7%。”瑶朶告诉记者,这个还未过半的数字,已经在全国能够排名第二了。而全国的平均复工率来看,一线城市在16%左右,二三线城市只有10%。

从数字上看,还未复工的影院,超过了70%。观望者是这场复工中的大多数。

“不过这中间有一部分原因,在于通知太突然了,还来不及反应。”由于各地的审批环节不同,在7月16日接到通知后,消毒防疫审批,以及排片的密钥,都到位得十分临时。

另一边,还在兼职送外卖的影城曹老板也表示,自己还没有辞掉目前在饿了么做骑手的工作。“现在每场能上座的观众很少,影院在用最精简的编制上岗。”碰到休息日,他还在抓紧上午跑外卖,下午去兼职销售。

虽然没有放弃影城的生意,但他和不少没进入复工的影城老板态度一样,“情况还得再看看。”

真正想让影院生意回归到盈利,“这个暑期档,已经不是过去暑期档的意义了。”行业普遍认为,今年疫情后的暑期档不具备大的爆发力。

转机,或许要等待越来越多的新片上映。

“接下来会慢慢好起来的。”东影IMAX的宋店长坚信,没有哪位同行,会不期待这一天的到来。而一切的复苏,都需要信念和时间。